是因為最近有關洪蘭教授vs.台大醫學院學生的新聞的關係,關注了一陣子。其實正反意見都沒錯,洪蘭教授說的確實是實際現象,網友說到處大學生都看得到也是真的,學生會因為課的「重要與否」、「教授是誰」而有不同態度也是真的,還有一些來湊熱鬧的政治人物說學生聽不聽課老師要檢討什麼的。

其實我覺得,這件事去細想的話,裡頭牽涉到不少東西,比方有一篇共筆的新聞,細想其實跟「老師在課堂上存在的意義」有很大的關係(教師是一個朗讀者、知識控制者、伴讀者、考卷印刷機嗎?);其他如「學生該扮演的角色」以及什麼是「素養」,表現出來又是什麼,這些每一點都很值得深思,絕對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可以感嘆一句這些學生如何如何或教授如何如何就結束了。

不過這篇依舊不是要講這個。XD

有趣的在於後續的作法,就如同全台灣所有的教育或行政機構一樣,後續解決之道恐怕就是來開一門「教養課」。是的,那就像是回到源頭一樣,學生覺得通識課不重要所以態度隨便,我們的作法就是再開一堂通識課要學生去重視。聽起來矛盾嗎?不,事實上這不見得沒有效果,只是效果恐怕有限,而且總一定會涉及到上面那些根本的問題(如果有這樣一門帶領學生思考跟討論這些問題的,我倒會覺得不錯,但如果是直接告訴他該如何如何,那麼大概還是只會停在形式上吧)。
 
這就是我們一般處理問題的方法,教育界非常非常容易見得到,但那是因為我在教育界,我猜教育界以外的地方大概也差不了多少吧?(而且似乎只能這麼做)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