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列印

 

據說,這次去台北書展,可以在明日工作室的攤位上拿到萌經典的預告小禮物喔!

來,我們先來局部放大一下……

列印

有我有我耶,而且跟一堆名人排在一起 >////< (不過書還沒出就是)

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企劃,將許多「經典」透過現代的作者,用另一種面貌呈現出來,並希望大家在讀過這些新作之後,也能回去再讀讀經典原著。

你也可以說是「致敬」的最高境界-----是新作,但也是致敬……其實這要寫出來很難的 @@ 幸好最後的成品自己還頂喜歡的。

我的部份跟「兒童文學」很有關係,尤其自己是唸這個的,更覺得這件事很有意義。(老師~我沒有辜負您老人家~〒.〒 )故事其實是很久以前就開始了的(算是以前的合作),不過直到之前才真正完成 :P

第一個登場的是四月時,小另(Div)的「酉妖怪」!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標題超長的……

是的,歐洲有句俗諺,每天一盞囧燈,醫生的臉就亮了……嗯,怎麼怪怪的?不管了,總之我們今天的新聞是這一篇:

玉山飄初雪 合歡山積雪廿公分  不畏低溫 遊客上山開心打雪仗  穿學士服上山 拍難忘畢業照  憂路面濕滑 小山貓出動鏟雪

新聞出處:http://www.ttv.com.tw/100/01/1000112/10001124701516L.htm (台視新聞)

這種一定要備份的:http://ppt.cc/D-H0

這篇新聞光靠摘錄沒辦法看出其中奧妙,得要整篇附上才行:

 

 

2011/1/12  吳幸樺 報導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話說這個標題實在是……orz

最近好冷,點個囧燈看會不會暖一點。

倪安東寶貝蛋遭踢 痛到嘔吐難行

新聞出處:中時電子報

以下摘錄部分:

2011-01-08 宋志民/台北報導

 倪安東9日在Legacy辦音樂會,騎單車練體力。他腳力好,高中是美式足球守門員,他笑說:「我的臉是被球員踢帥的。」但當守門員,要害「蛋蛋」也常被踢到受傷……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天氣很冷,露在外頭的手指常是冰冷的。

說也奇怪,我總會對快凍僵的手指頭感到恐懼,平常也不太會去想它,但仔細推敲卻又發現那是一種很奇妙的聯想。

只要手指感到快凍僵了,我的腦海就立刻會聯想:「這時候如果挨棍子的話,一定很痛吧!」接著覺得很害怕,便很努力地要趕快(在挨棍子之前)把手指弄暖……

然後我才會想到,咦,我幹嘛害怕?現在不會有人拿棍子或教鞭打我了。我想一笑置之,但隨即又發現到,只要手指一凍到,那種念頭就立刻從身體裡冒出來,而我也會隨之感到焦躁不安,直到意識到這個念頭是荒謬的,才又停止焦慮。只是沒多久,那種念頭又會悄悄地鑽出來,像是早就深深烙印在身體裡似的。

這也不是沒原因的,我幾乎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我的雙手在桌底下不斷搓著,而講台上則是一個個上去領考卷,同時等著受罰的同學。那樣的記憶如此鮮明,就好像我現在仍停滯在那個時刻似的,而手指指節傳來的痛楚,竟也如此清晰。

當然,我對當時的老師還是報著感謝的心情,更沒有什麼怨恨。在那樣的時代,那樣的環境背景裡,這些不但是理所當然的事,甚至於會願意這樣督促學生的老師,都算是很認真的老師。

但我也為此感到訝異,那時的記憶竟如此深刻,以致於二十多年之後的今天,我竟然怎麼也甩不掉那樣的記憶。然後我才意識到,其實每年冬天,我的腦袋裡都不斷繞著這件事,只是自己沒有刻意去察覺。其實那對我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影響(所以通常也不在意),但就是叫人感到很困惑。

今天早上也是,升旗時,總導護老師在台上說著話,而我忽然很想上廁所。這時我開始感到焦躁,因為導護老師還沒說完話,得要等一陣子朝會結束,大家才會進教室。「拜託導護老師趕快說完話吧!」我心裡一直這麼想。

然後我才忽然發現,我為什麼需要焦躁?我現在是老師,不是學生,甚至也沒帶班(帶班的話還得要看著學生),如果我中途直接離開操場去洗手間,也不會有人管我。

我忍不住要嘲笑自己,脫離學生時代都這麼久了,甚至擔任教職也都十幾年了,怎還會有這種焦慮?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