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見那玩意兒時,我有點吃驚。

因為我不認為我在課本上所學到的,跟我眼前所發生的事是相同的。



模模糊糊中,我好像想起國中時寫過的一個題目:


一、選擇題:(一題兩分)

( )1.人是屬於卵生 胎生 卵胎生 花生


或許是前一天熬夜所以神智不清吧,我記得我選了a ,而且被扣了兩分。

我很想請國中那位生物老師到這裡看看,然後把我的那兩分拿回來。




不過顯然現在還有比這件更重要的事。


我望著白色病床上的老婆和嚇呆了的醫生護士,有點恍神起來。

當然,上頭還有剛剛我老婆才生出來的那顆蛋。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眼前的這顆蛋竟然就是我兒子!?


我的腦海忍不住要想起老爸每天總要念啊念的話:

「生男孩啊!這個孩子就可以繼承我們家的香火了。」


爸和我都是我們家那一代唯一的男孩子,爺爺也是的。

當然他們和我都有好幾位姊姊跟妹妹,您可以想見老婆肚裡的這著孩子接受過多少期待了吧。

所以,現在我眼前的這個玩意兒可千萬不能讓老爸知道!



「先生……這個……」

醫生望著我蒼白的臉,有點說不出話來。


「又來了。」

一旁的護士像是見識多了,唸唸有詞的擦掉上頭的血跡。


老婆早就昏過去了。

當然一旁的護士也早就幫他戴上氧氣罩了。



等等……又來了?……這句話的意思是……?


「這個月已經是第三個了。」

醫生看到張大了口的我,相當體貼地用手輕輕幫我把下巴扶上。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最近常有類似的情況出現。說也奇怪,這樣的事情在其他的地方都沒有聽說過有發生。」

「我們則是為了怕引起恐慌,所以把消息封鎖了。」



「那……前面那兩顆……啊不……那兩個嬰兒呢?」

「嗯……」


醫生望了望一旁保溫箱裡的蛋,扶著床沿說著:

「第一個經過21天的孵化,已經出生了。第二個已經過了18天,大概也快出生了。」


啊?

21天?難不成孵出的是小雞哪?


我已經可以想像爸的表情了。


「您放心,第一位孵出來的確實是一般的嬰兒,甚至連臍帶也有,完全與一般的嬰兒一樣。」

乖乖,那臍帶可要接在哪裡啊?難不成像吸塵器一樣吸著蛋裡頭的養分?


「那……」

「我想你還是瞞著家裡假裝孩子還沒出生,等過了21天再來假裝正式生產。」


「啊……」

「您放心,我們已經很有經驗了,您的寶寶我們會密切觀察的。」


「唔……」我完全說不出話來。


總之,就是這樣了。

老婆在肚子塞了一個假的抱枕,在醫院裡住了下來。


「關於這件事我們必須要好好的研究一番。」

我記得醫生是這樣說的。



爸跟媽把臉貼著老婆肚子上的抱枕,隔著棉被邊笑邊說著:

「乖孫啊!趕快出來讓爺爺抱抱吧。」


老婆看著我,似笑非笑的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總之,也只能這麼辦了。



21天後,醫院舉行了另一場生產。

老婆依照排演過的陣痛……呼救……配合護士熟練的動作被推進產房中了。

當然我也在裡面。


醫生倒了一杯咖啡,遞給我。

「輕鬆一點兒,你的家人在外面等吧。」

老婆邊看著雜誌一邊假裝著陣痛喊著。護士小姐早已經錄好加油打氣的錄音帶,一邊播放著,一邊打開小說讀著。

我的腦海中總會不由得想起關門前爸和媽的緊張表情。

總之,這樣的畫面讓我有點覺得良心不安。


「張先生,很抱歉我們還是沒有找出原因,只是猜想這或許也有可能是突變、遺傳,或是某種病症造成的。」


這不就等於沒有答案嗎?

我皺了皺眉頭。


「總之,我們可以保證這個孩子的其他部分都和一般的嬰兒沒有兩樣。」

「當然,也希望您和我們繼續密切聯絡,觀察孩子成長後是否有異狀。不蠻您說,這三個禮拜以來,陸陸續續又有兩位生下蛋的產婦。」


「喔。」

我擺了擺手,順勢拿起老婆肚子上的抱枕放在椅子上,選了本雜誌也看了起來。


一個小時後,錄音帶捲完了,雜誌也看完了,於是我們決定這次生產到此告一段落。

護士抱著昨天從蛋裡孵出的小男孩,推開產房的門。

「恭喜!是個可愛的男孩!」



老爸和老媽興奮的臉迎面而來。


醫生偷偷遞給我一片蛋殼。

「這個,留作紀念。」


於是我把它寫上兒子的名字,放在小玻璃箱裡。


總之,就這樣了。

就這樣。


不然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



我可愛的兒子倒是很順利的成長著。老婆也又替他生了兩個妹妹,很幸運的,這兩次都是胎生。


醫生那邊卻再也沒有聽說還有誰生下過蛋的。

這種事他們也覺得十分奇怪,五個案例確實是少了點,要找出相同點是不難,但找不出來就是找不出來。


幾年後,我聽說那位醫生發表了一個研究報告。那好像是關於「人類其實是卵胎生」這樣的報告。


當然,他被嘲笑了。

但我還記得他裡頭所寫的那一句話給我的震驚:

「其實,很多的孩子都是卵生的,可是卻因為恐懼引起恐慌而被刻意隱瞞了。」


我從家裡的舊箱子翻出兒子的蛋殼,放在手上輕輕把玩著。


這件事……要告訴他嗎?

還是算了吧。

或許等到他也生了一顆蛋時再說吧。



「爸爸!你看爺爺這裡有剛出生的小雞喔。」

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向兒子呼喊的聲音方向走去。


帶著一點黃色的蛋殼被擺在桌子上。


我不會知道,後頭用簽字筆寫著的,其實是我的名字。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icecream
  •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短篇小說......
  • wubaibai500
  • 很有趣的故事,可是我不太懂故事背後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br />
    可以請大大解說一下嘛?
  • icecream
  • 其實並沒有想要表達什麼…… XD<br />
    <br />
    如果真要說的話,或許是「很多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或許只是表面<br />
    看起來如此」跟「我們在意的其實不是『真不真實』,而是『是不是跟別<br />
    人一樣』」這兩件事吧?<br />
  • wubaibai500
  • 喔!原來!<br />
    我看文的理解力果然還是有待加強阿~<br />
    <br />
    不過,這個社會似乎充斥的這種現象<br />
    大部分的人都不想當異類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