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早上,將大寶送上娃娃車後,王太太照例將大寶尿床的被單晾
了起來。


「轟隆隆隆……」


那……那是什麼聲音?

王太太有點不太敢回頭,直到聲音從遠處漸漸出現在牆壁的另一頭,
並且停了下來。


我的媽呀!他們居然包了遊覽車!


「嗶嗶!請從這邊下車!」

岳先生舉著小旗子,嘴裡吹著哨子,一面指揮著遊覽車上扶著柺杖搖
晃著下車的老先生們。

當第一個隨著岳先生下車的老人抬起頭望向王太太家裡的庭院時,他
跟王太太一塊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了。


「這……這真是藝術啊!好一個『春』字!」

眼前看來像是某位在電視上會看到的國寶級大師很努力地調整了呼
吸,說出這一句洋溢著興奮之情的話。


「而且還是倒著的!這真是太點題!太貼切了!」


王太太隨著他們的視線,照例看了看大寶的被單。上頭的確隱約呈現
出一個倒著的「春」字,就像過年時總會在牆上貼的那種。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是的,就在第六天。



一邊看著電視螢幕一邊吃著晚餐的王先生從嘴巴裡噴出了麵條。


「這……這不是我們家嗎?」


王太太沈著冷靜地點了點頭。

只見得電視畫面裡出現了新聞記者拍攝某間三樓透天的房子(而且還
有十年貸款的這一棟),上頭出現留著尿床印記的被單特寫。


「記者現在就在這棟引起國內書法界軒然大波的住家前,為您拍攝下
這個號稱『有史以來最完美的字』。」

鏡頭拉近床單,上頭顯現出四個強勁而有力的書法字:










「天」




  「下」
  
  
  
  
  「為」
  
  


  「公」






「……」





「怎麼樣!感動吧!」鏡頭前的記者興奮地說著。

  「我們在現場立刻為您採訪國內最著名的書法名家—『王鬚汁』大
師,看看他對這副『傳說中的名作』有什麼看法。」

鏡頭帶到一旁淚流滿面的長鬍子老先生,沒錯,就是第二天因為太過
感動而昏倒的那位。

「這……這幅字的作者一定是上天所賜給我們的天才,在簡單的四個
字裡,不但包容了中國幾千年來各家書法所表現不出來的氣勢與技法,筆
力之深厚,甚至透入被單中三分,古有云:『入被三分』就是這個境界了
吧……嗚嗚……」

老人說完又再度暈過去了。


「啊啊!大師?大師?」

記者慌了手腳,趕緊扶住大師。周遭的人趕緊跑了過來,上次的那位
年輕人又拿出手機,顯然是要撥打救護車的電話,動作十分熟練。


「大師由於最近受到太大的震驚與感動,身體有點負荷不了。」

岳先生湊上前,對著記者說著一句話便扶著大師上到一旁休息。




「果然是『入墓三分』……」

王太太站在廚房裡,冷冷的說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