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裡的我,還是相當無法忘懷剛剛的事。


不在地球上?

王子?



幫幫忙!我可沒有興趣嫁給那種大頭大眼睛小身體的外星人。


「阿馨啊!都二十幾快三十了,還不趕快交一個男朋友,以後會不會嫁不出去啊?」那是老媽,沒事總喜歡拿這個來調侃我。

「好啦!我改天隨便到街上找個人問看看要不要娶我啦!」


我實在相當厭煩老媽每兩三天就要念一次這件事。


「不是媽說妳,妳也老大不小了,不要老是跟公司那群女孩子在一塊混,偶爾也讓媽幫妳物色幾個對象認識認識。」

慘了,老媽又開始「相親說服戰」了。


「好啦好啦!如果我三天內沒嫁出去的話我就去相親啦……」


我一面唸著一面把廁所的門關上,試圖逃進這個小小的避難空間。門的另外一頭還傳來老媽的碎碎念:

「隔壁的金水嬸啊,有一個姪兒的同學的表哥的朋友的姊姊的補習班老師的兒子的同學的朋友,剛剛好也就跟妳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聽說長得一表人才,而且又……」



乾脆一開始就說是我同事就好了嘛!



我翻了白眼,在廁所裡雙手合十跪了下來。


「神啊!隨便一個人也好,誰來娶我啊啊!救我離開老媽的魔掌啊!」







轟隆隆隆隆!






等……等等?



忽然,一旁的馬桶裡傳出了一道怪異的聲音。



「芷馨小姐您好!容我先自我介紹,我是來自仙女星系編號10286號金貝貝星球王族隨侍大臣『巴拉松希不利卡』!」

我被裡頭傳出的男聲給嚇了一跳。


「很抱歉讓您嚇了一跳,不過在下是在身負緊急重要任務的情況下,不得已利用這麼突兀的方式跟您通信的。」

「這種方式……是蠻突兀的。」


我實在沒有勇氣爬起來去看清楚聲音的來源,萬一馬桶裡頭還冒出一個外星人的頭,我大概會永遠不敢上廁所。



「在下謹代表金貝貝星球王子『金尤去』,前來向您商量提出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要求。」




真……真的來了!



「等……等等!我不認識什麼金貝貝星球之類的人啊……」

我記得老媽好像告訴過我,小時候用的是噓噓樂。


「事實上,本星王族都有一個傳統,就是在十八歲成年時旅行到其他的星球,並且尋找其他種族相近星球的人類為交往對象,以成為未來的王妃。」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事實上,當王子旅行到太陽系附近時,遇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乍看之下,應該是某個有生命的星球所放出的機器與資訊。」

「喔……」



我在想,他所指的該不會就是「航海家二號」吧?



「王子立刻被上頭所繪的女人著迷了,於是日夜抱著那塊唱片聽著、看著,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找到上頭的女性。於是最後我們到了地球上,找到了妳。」


「等……等等……航海家二號送那東西出去的時候我還沒出生啊!」




忽然馬桶沈默了好一陣子。




「嗯……是這樣子嗎?」等待了將近五分鐘之後,位於馬桶內的大臣終於開口了。


「可是……看起來妳們地球上的人都長得一個樣子啊。」


我想「外國人長得都一個樣子」這種事我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這樣的「一見鍾情」也太過草率了吧!


「總之,王子自從到地球上以後,就處處找機會可以來和妳接近,甚至於就在這長久的相處中,迷戀上了妳。」


「啊……」

聽起來實在有點恐怖。


「可是王子是個害羞的人,覺得直接就這樣跑來找妳太丟臉,於是派遣在下前往此處與您做初步溝通。」


等等……敢情派代表從馬桶裡面講話就比較不丟臉?


「你是說,這位『金貝貝』王子已經在我身邊觀察過一陣子了?」

「是『金尤去』王子。」馬桶裡面的聲音顯得有點著急。「他刻意在妳周遭待上一段時間了,終於在長時間的單戀後,決定派我前來提親。」


「啊……」

我還是不太能夠接受這種荒唐的事。



「事實上,跟地球有來往的外星人除了『金貝貝星』以外,還有『妙而舒帝國』跟『幫幫象聯邦』。」「巴拉松希不利卡」隨侍大臣補充道。

「不久前,本國的『金貝貝大王』駕崩了。根據本星的王族律法,王子必須要在三天內立即決定婚事,並帶著王妃返回國內登基。」

「那……不是很遠嗎?」

我有點擔心,倘若回娘家要花上兩三百年的時間,那麼老爸老媽大概不太能夠接受。

「不不!我們已經建立好『空間跳躍通道』,從地球的據點到『金貝貝星王宮』只要五分鐘。」



「啊……」

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多啦A夢卡通中任意門的想像。


「可以容在下以私人身份說幾句話嗎?」隨侍大臣忽然壓低了聲音,以一種極謹慎的音調說著。


「嗯……」

怎麼說你都已經在「那個東西」裡面說很久了,我想再多說些也是無妨。



「在下是看著王子長大的,從來不曾看他這麼迷戀一個女孩子過,特別是外型與身體都與金貝貝星人相同的地球人。在下是相當希望您能夠答應這次的請求。」「巴拉松希不利卡」嘆了一口氣。

「事實上,王子是個相當喜愛地球文化的人,更是個認真負責的好男人,甚至對感情的事有點害羞。如果不是因為三天期限的關係,王子可能還要在妳身邊默默守候很久都不敢向妳提出這個請求。」

「可以的話,在下想要安排一次會面,讓妳和王子殿下可以在明天中午見個面,就在您與王子殿下公司附近的『XD咖啡廳』。」


「嗯……」




唰的一聲,平時很不客氣的姐忽然打開了廁所的門。


「到底在幹嘛啊?我敲門敲了那麼久都沒反應!結果一看發現居然在這裡自言自語發神經。」



姐瞄了馬桶一眼,習慣性的按下馬桶的沖水板手。



「啊……等等……那個……」



我完全來不及阻止,只聽見一陣細微的哀嚎聲越來越遠。




「咕嚕咕嚕……哇……」




「咦?什麼聲音?」姐停了一下,皺著眉頭問我。


「沒……沒有,是妳聽錯了。」我趕緊揮著手急速離開現場。




想當然爾,這一天晚上我根本沒有辦法安穩地睡著。整個夜晚,腦海中不斷浮現著馬桶、外星人以及那個算命老伯的影像與聲音,直到最後就像在咖啡裡倒下奶油球一樣,繞著意識的中心轉出一團一團的乳白,最後所有腦海中的怪東西完全攪和在一塊。

或許因為前一天失眠的關係,我一直在床上昏睡到十一點才清醒過來。



「明天中午在妳與他公司附近的那家『XD咖啡廳』見面。」

我依稀記得那位「隨侍大臣」的確是這麼說的。


雖然一個晚上的距離讓我開始懷疑昨天的事是不是只是一場夢?我還是挑出衣櫃裡最好看的一身洋裝,拿出化妝品對著鏡子好好打扮一番。

平時的其他禮拜六中午,我是絕對不會把這些穿起來更像人類的衣服給掛在身上的,更不用提那每到週末就要蓬亂到可以當作鳥巢的頭髮了。


好吧!無論怎麼說,對方都是一位王子啊。


我的腦海中浮現出幾年之後的同學會上,那些總是愛比學歷、比名牌、比老公薪水的同學們之間預期會出現的對話:


「唷!這不是我最親愛的好同學嗎?妳怎麼來?開什麼車來?」

「我……我坐計程車來的。」

「哎!真方便哪!像我老公硬是要我開我們家那一台凱迪拉克來,找不到位子停車真是麻煩死了。」

「是啊是啊!我還更麻煩呢!白白買了一台直昇機,可是同學會的場地這麼小,根本沒地方停。只好請司機開著勞斯萊斯載我來了!路上真是顛哪!」

「唷!妳也嫁人啦?老公在哪高就啊?」

「唉……別提了!我老公開的公司最近生意不好,一年下來比以前少了三、四千萬的收入,害我在家裡為了省電費都不敢吹冷氣,最後只好蓋一個游泳池勉強消暑了。」

「妳好命多了!我老公說最近經濟不景氣,我們結婚紀念日他居然只在『聖阿摩不達尼亞群島』買了一個小島送我,害人家每次都得要搭飛機去那裡,真是累死我了。」

「咦?阿馨哪!聽說妳也嫁人啦?先生在哪高就?」

「咳咳……對不起我老公等一下還要跟亞利安星球的總統開銀河共同防禦會議,我要搭飛碟走先,不好意思喔!」



嗯……



就在我的胡思亂想中,我已經騎著我的50cc愛車到了咖啡店附近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