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變好了後,我們很快發現菜單上的東西不夠。



「得要放一些不一樣的咖啡。」我說。



於是我們的菜單上很快有了常見的卡布奇諾、愛爾蘭咖啡、

藍山咖啡、摩卡奇諾之類的咖啡,並多了鬆餅、水果小蛋糕、布

丁之類的甜點。



「為什麼這些東西可以加?其他的不行?」小咕嚕還是搞不

懂「風格」是什麼,因此她還是企圖在菜單上增加臭豆腐跟燙青

菜,但終究還是被我阻止了。



「除了這些常見的口味外,我們得要再加一些新的口味。」

在擦掉小咕嚕寫上的臭豆腐跟燙青菜後,我決定在咖啡那一頁的

空格多填些東西,以做為本咖啡館發展出來的特色。



「新口味是很簡單啦!反正食物合成機可以輕易做出數百

種地球上一般人沒喝過的口味,而且保證一定好喝。」大咕嚕拍

了拍咖啡機。



「所以重點是,該給這些從沒出現過的口味取什麼名字。」

我說。



「我大概抓到這所謂的『風格』是什麼了,這次就讓我來試

試看吧!」大咕嚕說。



我是有點不太放心,但他的確是辦到了。



隔天,一位桌上擺著詩集的女客人問我,菜單上的「阿魯比

卡拉摩西咖啡」是什麼東西。



「簡單地說,就是我們採用拉丁美洲著名的阿魯比卡山咖啡

豆,然後採用特殊的烘焙方法,也就是法國流行的卡拉烘焙法,

並加上來自埃及的特別調味料,終於做成這杯清爽不澀不油膩又

不沾手的阿魯比卡拉摩西咖啡!」我胡亂鬼扯了一通。



當然,女客人在喝過阿魯比卡拉摩西咖啡後,大為讚嘆,之

後每次來幾乎都會點這種咖啡。



「簡單地說,就是愈奇怪的文字組合看起來愈符合咖啡館的

『風格』。」大咕嚕做了初步的結論,而他也把這個結論徹底的

執行了。



沒幾天,我們的菜單上又多了「哈魯比比島咖啡」、「摩魯迪

卡納咖啡」、「李奧那多皮卡丘咖啡」,以及最新的「阿摩尼亞咖

啡」。



我當然又被另一位抱著詩集的客人問到「阿摩尼亞咖啡」是

什麼。



「簡單地說,就是我們採用拉丁美洲著名的阿摩山咖啡豆,

然後採用法國特殊的的尼亞烘焙法,終於做成這杯清爽不澀不油

膩又不沾手的阿摩尼亞咖啡!」我的專長就是「一招半式走天

下」。



當然,我們的「阿摩尼亞咖啡」很快變成UFO咖啡館中最

熱門的咖啡。



在經營了兩個禮拜後,大小咕嚕雖然很滿意目前的情況,但

我還想要更上一層樓,當然UFO咖啡館不太可能開連鎖店,所

以目前要做的,就是增加這家店的知名度。



「我們需要廣告。」我說。



「好耶!我老早就想拍廣告了!」小咕嚕興奮地說。



於是我們的第一個廣告便這樣出來了。



那是扮演帥氣老闆的小咕嚕,他露出嬌媚的眼神,抱住年輕

漂亮的大咕嚕老闆娘,然後說:「男人四十歲,不能光靠嘴巴。」



「我推薦這味——UFO咖啡館的哈魯比比島咖啡!」小咕

嚕比出大拇指。



「現在來店都有特價喔!」大咕嚕補充說道。





「……」



  不用說,我當然搖頭。



「風格!風格不對啦!」看完他們利用太空船電腦,模仿地

球廣告製作出來的廣告,我差點暈過去。



「所以我們做了兩片。」大咕嚕又讓我看了另一個廣告,同

樣是模仿地球廣告製作出來的:



「挖就想要睏!」一個瘦弱的考生在書桌前打瞌睡。



「不能睡!」他拿出布條,綁在額頭上,布條上還寫著「必

勝」。



「愛睏嗎?」一個漂亮的媽媽打開門,走了進來。「囝仔人

要讀冊,但係一直愛睏要按怎?」



「像這個這個時候,你就要來一片青箭……我是說要來一杯

UFO咖啡館的李奧那多皮卡丘咖啡!按耐就對了啦!」



瘦弱的考生喝了那杯李奧那多皮卡丘咖啡,忽然精力充沛,

開始猛做作業。







「……」



「……」



「不喜歡嗎?其實我們還有煮咖啡煮不出來,然後情人跳到

咖啡機裡,終於讓男主角煮出世上最好喝的咖啡……類似這種感

人的廣告故事……」大咕嚕注意到我難看到不行的臉色。



  聽完這句話後,我沈默了半分鐘,然後決定自己規劃廣告的

內容。

  

  

  

  最後出來的廣告大概是這樣子的:

  

  

  口白:「又是一個寂靜的夜,我漫步在阿布理卡達的街道,

懷念著妳。」

  

  畫面上,一個戴著眼鏡的「文藝青年」走在異國的街道,然

後忽然間下了雨,他頂著書,跑到街角的一間咖啡館。

  

  「我輕啜著,那口中的阿摩尼亞咖啡,而思念溶在其中,化

而為苦澀與甘甜的回憶。」

  

  下一幕是文藝青年獨自望著那沿著玻璃流下的雨,提起咖啡

嘗了幾口,桌上則擺著一張泛黃的相片。



  「宛若愛情般,鼓動你最深沈的思念。」

  

  「阿摩尼亞咖啡。」

  

  

廣告結束。

  

  

  「等等……阿布理卡達是什麼地方?」看完這個廣告後,小

咕嚕顯然很有意見。「還有,我們的阿摩尼亞咖啡跟愛情有什麼

關係?這個廣告到底跟我們的咖啡館又有什麼關連啊?」

  

  「還有妳寫的那些『思念溶在其中,化而為苦澀與甘甜的回

憶』、『宛若愛情般,鼓動你最深沈的思念』又是什麼意思?我怎

麼看不懂?」

  

  「其實我也看不懂……」身為作者的我坦白說了。

  

  雖然如此,這個「言不及義」、「毫無關連」的廣告卻頂受歡

迎的。當然要讓廣告送上媒體,對這兩個外星人而言並不是什麼

難事,只是一直到咖啡館的顧客人數破萬人,大小咕嚕都還是搞

不懂這個廣告到底在表達什麼。

  

  事實上,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無論如何,一個月後,UFO咖啡館成功地累積到一萬人次

的顧客,而大小咕嚕也成功地拿到這個科目的學分。

  

  最後的那個晚上,大小咕嚕把店關了,跟我一塊在咖啡

館……喔不……太空船裡慶祝。

  

  「非常感謝您!」大咕嚕拿起豆漿,向我乾了一杯。

  

  「哪裡哪裡!我也賺了不少學費。」我舉起我的珍珠奶茶,

同樣向大咕嚕敬了一杯。

  

  「如果沒有您,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修到學分

的!」小咕嚕走了過來,抱住了我。

  

  「別這麼說……」我拍了拍「他」的背,順便把嘴裡的炸雞

塊吞下去。

  

  那天晚上,我提著裝滿錢的手提箱——這些錢對大小咕嚕一

點用也沒有——,站在咖啡館的外頭向他們道別。

  

  只見咖啡館發出淡黃色的光,然後迅速升空,沒幾秒鐘便消

失在夜空中。

  

  我站在原地發楞,好一陣子後,我瞭解自己今晚是睡不著覺

了。於是我一個人沿著無人的街道,漫無目的的走著。

  

  沒有任何理由,只是忽然很想這樣靜靜地,一個人走著。彷

彿整個世界只剩下我一人,而那種從四面八方湧過來的孤寂感,

忽然讓我感覺到自己是獨特的、是唯一還清醒著的。

  

  然後我見到了那間咖啡店,那是這附近很常見的,24小時營

業的某連鎖咖啡店。

  

  我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坐在靠窗的位子旁。

  

  服務生遞過來一杯水,然後問我需要什麼。

  

  我抬起頭,望了望窗外那鵝黃色的路燈,以及遠處大樓少數

還亮著的燈,然後就像隔壁每一桌的文藝青年那樣,沈思了好幾

秒鐘。

  

  然後我做了決定。

  

  「滷肉飯,加一顆滷蛋……喔!還要一碗貢丸湯!」我說。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operate77
  • Good Job!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