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小柔!」

路旁忽然傳出的女人聲音嚇了我們一跳,我們不約而同地向馬路中央望去。


轟隆隆!

那是一輛砂石車,正從小路的轉角處開過來。而在我們的正前方,卻有一個為了撿皮球而跑到馬路中央的小女孩。

在一旁著急大喊的,應該是小女孩的媽媽。

「危險哪!」媽媽神色慌張,卻無法做什麼。

砂石車衝了過來,完全來不及注意到馬路中間的小女孩!


危險!


我想也沒想,就把這個怪男人推了出去。

「快推開那個小女孩!」我喊道。


砰!


就在千鈞一髮之時,男人把小女孩撞到馬路另一邊(其實是被我推的),接著直接就被砂石車碾了過去!

發現闖了大禍的砂石車司機連忙煞車停止,但當車子真正停下來的時候,已經到達馬路的另一邊了。


眼前,是一片異樣的寧靜。


婦人看著小女孩,小女孩看著我,我看著砂石車,砂石車的司機看著後頭躺在地上的男人。

每個人都還站在原地,試圖整理混亂的思緒。


「呼!」就在婦人剛想到要打電話叫救護車的同時,男人站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雖然他整個人早就像黑炭一樣)。

「有點痛說。」他摸了摸後腦杓說。


婦人暈了過去。



接下來,就是隔天早上的事了。

那位年輕的婦人聽了我們所敘述的內容,滿臉不敢相信地向男人道謝。

「小柔是我跟我第一位丈夫所生的孩子,現在我也只有她了,要是她也離我而去,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年輕的少婦摀著面說著。

「您是說……孩子的父親現在?」大難不死的男人問道。此時的他已經換上一身乾淨整齊的衣服。

「很遺憾。」年輕的少婦抬起頭來,這時候我們才發現她雖然已經三十來歲,卻還是一位相當漂亮的女人。

「算命的說我命中剋夫,而我先後也嫁過三個老公,沒想到每一個都因為意外而身亡。」年輕的少婦挑著長長的睫毛,面露哀傷的說著。但在我們的眼裡,那的確是一雙會讓男人忍不住憐惜的表情。


「無論您們說的是真是假,」少婦用相當好聽的聲音說著。「您們都救了我的寶貝女兒,我應該要好好謝謝這位先生。不嫌棄的話,今天晚上可否到寒舍來,讓我能夠好好招待一下?」

我轉過頭去,這位不久前還覺得人生索然無味的男人,現在是點頭如搗蒜。

美女當前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當然我也在受邀之列,但還算識大體的我趕緊推說有事,製造兩人的機會。



那之後沒多久,男人就跟年輕的少婦結婚了。

當然,我還是聽過他被車子撞、或是從山上摔下來、碰上警匪槍擊被流彈打到的消息,顯然嫂子剋夫的「壞習慣」依然沒有改善。

所幸,我一直都跟他保持聯絡,而他也一直都活得好好的讓我聯絡。

據說他最近還嘗試過陶器或玻璃工藝方面的工作。

雖然沒有明說,但我想他大概是直接跑到窯裡去照顧陶器,或是用手去把還是炙熱狀態的玻璃直接塑形。

偶爾,他會聽從我的建議,蒙上臉在夜晚無聊時跑到附近的街道巡邏,然後找機會教訓一下飆車砍人的青少年,閒暇之餘還可以收拾企圖在晚上行搶的小流氓。

雖然他的功夫不怎麼樣,但「不死之身」本身就是一個很好利用的賣點,我想當這些流氓發現刀子捅到他,壞掉的會是刀子時,就已經嚇呆了。


前陣子聽他說嫂子想帶著小女兒去大陸玩,不過那麼多人去,機票錢有點貴。

「你不是要去金門嗎?」他在電話裡對我說。「我陪你一塊去吧。」

「等等,那嫂子呢?」我還不能猜到他想幹嘛。「你把嫂子跟女兒丟在家裡自個兒出來玩啊?」

「他們已經先搭飛機出發從香港再前往廈門,在那邊等我過去會合。」他說。



「我要用走的。」


「喔。」

電話這頭的我,相當平靜地應著話。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考完指考的人
  • 每次看你的小說...不知道耶...有種夏天早晨<br />
    的味道..很舒服...很溫暖的感覺....<br />
    <br />
    好可愛的一篇文章.....希望你能繼續寫下<br />
    去...我一定繼續支持的唷^^
  • max
  • 「我要用走的。」......<br />
    要走很久吧~~騎腳踏車會不會好一點
  • 夏天的早晨……應該蠻熱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