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微的雨飄落了下來,在這充滿寒意的夜。

李太太拉高了衣服,這才發現這件厚重的大衣只是看起來大,其實根本不能禦寒,更不用說沾濕之後完全無法抵抗那一陣又一陣的寒風。

「哈啾!」李太太打了一個噴嚏。

「好像感冒了啊!」她摸了摸鼻子,這才從方才混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

那兩個傢伙呢?李太太這時才發現,李先生與「歐陽語瑩」的聲音早已消失有一段時間了。

她慌張地四處張望,卻遍尋不到兩人的蹤影。

「糟……哈啾!」她再度打了一個噴嚏。

「這兩個傢伙該不會……」一股不祥的預感冒了上來。

李太太努力在腦海中思索自己所聽過的最後那句話……


「等一下想請妳陪我去那裡。」


我的天!為什麼自己聽到這句話時,竟然沒有任何反應?

李太太整個人跳了起來。也是在這時,她才發現自己原本綁在李先生身上的線早已脫落!

「哈啾!」李太太努力往校門口的方向跑去,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而愈來愈大的雨更把自己打得東晃西搖。

她發現自己只要一離開身邊的銅像,便可能被風雨吹到其他莫名其妙的地方。

「可惡!為什麼這個銅像是不會動的啊!」眼看著風雨愈來愈大,自己又濕又冷,而先生又不知道跟那個女人鬼混到哪裡了,李太太此時實在滿肚子火。

「哈啾!」

「別……別亂講話啊……」臺灣一路發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那是「某種很難收拾的事情就要發生」的預感。

在一般的小說裡,通常「不祥的預感」這種東西通常都是很準的,而這篇小說當然也不能不配合「世界小說公會」所訂定的規則。

雖著李太太的噴嚏聲,一道綠色的光從李太太的身上亮了起來。

「這……這道光……」李太太揮舞著手,發現綠光是從自己的手掌上發出來的。

「哈啾!」她又再度打了一個噴嚏,順勢便將手朝銅像拍了下去。


轟隆隆……


「不要啊!」眼看著「不祥的預感」再度成真,「臺灣一路發」發出哀嚎。

銅像,是的!銅像居然動了起來!

李太太身邊的這座……這座蔣公銅像竟然復活了!


最糟糕的還不只如此,由於李太太的身體仍處於「輕飄飄狀態」,因此她雖然滿臉驚恐,卻也不敢隨便放手,深怕自己的手一離開銅像,整個人便要被風吹走。

「喔喔喔喔喔!」

蔣公……不……蔣公銅像伸了一個懶腰,接著發出一陣奇怪的低鳴。

「等等!這傢伙究竟只是『銅像』?還是真的是『蔣公復活』?」李太太死抱著蔣公銅像的大腿,慌張地朝臺灣一路發問道。

只見臺灣一路發還沒從方才的驚嚇中回神,張開嘴呆呆地望著眼前的蔣公……銅像。

「算了!我也不想知道這個答案……」李太太撇了蔣公一眼,再度打了一個哆嗦。
創作者介紹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