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十幾分鐘後,李太太很快找到順利前進的方法。簡單地說,就是用手腳在半空中拼命揮動,身體就會像游泳一樣前進,而且比原本走的還稍微快些,只不過這裡並不是海而是空中罷了。


「真糟糕。」她緩緩地游到半空中,由於口袋裡還擺放著小石頭,因此整個人不致於毫無節制地往上飄。


底下是臺灣常見的街景……不……似乎是有那麼一點點不太一樣的地方。


蔣公!沒錯!來自鄰近各個國中國小、公園的蔣公銅像紛紛集合過來,並且排成一條整齊的隊伍,在「旅館街」開始「遊行」。

不!與其說是遊行,還不如說他們像是在找某個人,沿路不斷探頭探腦,還會整批人跑進某家旅館裡面一間間敲門。



「啊啊啊啊!」


「鬧鬼了啊!」


「救命啊!」



此起彼落的尖叫聲說明了事情的嚴重性。


「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收尾了……」臺灣一路發此時相當認真地考慮「跳槽到惡魔那邊」的念頭。


「回來呀!回來呀!哈啾!」李太太揮著手,想改善眼前可怕的景象,但這種時候神力不但毫不起作用,還不斷從她的袖子裡冒出鴿子、彩帶之類的東西。

「神力完全失控了!這時候只要祈禱不要降下隕石或天雷什麼東西就很偷笑了。」臺灣一路發擦去眼角的淚水,努力思索著這篇故事接下去會怎麼收尾的這件事。



根據「世界小說公會」所定的規則,照理說這種荒唐的情節一旦發生,接下來多半可以採用「喪失記憶」、「修改記憶」這樣的方法來收尾,可是這個方法作者已經在前一篇小說用過了,雖然說是本沒什麼人要看的冷門小說,不過對聖鬥士來說,一個招式用第二次就沒用了。

「其實還有一種方法就是不理他,反正篇章制的小說就是有一個好處,就是前一篇的尾巴即使亂七八糟,下一篇還是可以重新開始……」臺灣一路發嘴裡喃喃唸著,彷彿是被某種名叫「作者」的生物給附身了。


要不是此時李太太的身體處於隱形狀態,恐怕造成的恐慌還會更大。



「可惡……這一家也沒看到那死鬼與狐狸精……」李太太一面望著下面一棟棟傳出尖叫的旅館,一面喃喃自語。

「等等……您是說您是真的讓這些……蔣公去找李先生?」臺灣一路發白了一眼過來,不過還是沒忘記使用敬語。


「哈哈……當然不是……我只是……只是順便看看啊!」李太太露出勉強的笑容,配著聖誕……不!笨蛋老人的大鬍子,顯得更加滑稽。



說起來,連續劇不常有這樣的情節嗎?


寂靜的夜晚,伴著一點微微的醉意,兩人在公園或國小中散步,女孩子還會坐到鞦韆上面晃啊晃的,絲毫不理會旁邊「本設施僅供140公分以下孩童使用」的牌子。

接著下起雨來,兩人高舉著外套,在雨中跑了起來,好不容易跑到一旁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杯關東煮……不對!這是廣告的部分!應該是……兩人發現對方完全淋濕,於是便就近找了一家旅館想洗個澡,接著便……



「喔喔喔喔喔喔!」想到這裡,李太太忍不住模仿起蔣公銅像之前的動作,激動了起來。



「喔喔喔喔喔喔!」一大群的蔣公銅像似乎感應到李太太的憤怒,跟著也做起搥胸口的「國際大金剛標準姿勢」。


創作者介紹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