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乾淨國語推行委員會藉由電視媒體跟錄影帶、VCD來
消除人們對馬賽克原本應有的的異樣感與突兀感?」


「就是這樣。」

他嘆了一口氣,接著說。


「其實第四台的出現,本身就是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的陰謀之
一。妳還記得最初第四台剛開始時,還沒有什麼鎖碼頻道的事情嗎?」


「喔……」


「雖然在當時的社會輿論下,『全民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做
了一點妥協,讓這些馬賽克的畫面被歸入管理之中,不過他們還是不斷
製造一些便宜的解碼器,然後躲在公路的旁邊進行販賣。」


「你……你是說那些在路邊賣解碼器的人,都是政府所冒充、派來
的人?」


他點了點頭。「嚴格來說,他們應該是政府最高層最內部的主導著,
打從蔣公『新生活運動』時代就開始存在的一個機構。」


「當然後來的總統發現了這件事,也相當不甘心的開始對抗這個機
構,試圖到處公開發表著超過尺度的言論,企圖要喚回民眾的正常聽
力。」


「啊?」


「沒錯!根據K學長的研究報告顯示,從前總統開始,這種私底下
的鬥爭就不斷地在發生。歷代總統與副總統不斷發表著應該被消音的言
論,企圖挑戰這個『全民乾淨國語推行委員會』的尺度。」


「妳難道不覺得,其實打從很久以前開始,前總統就經常發表一些
應該要被消音,而且總是令人聽起來莫名其妙的話嗎?」



我忽然有了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原來總統跟政治人物們正在進行
這麼危險的戰爭,而我們這些無知的民眾竟然沒能夠瞭解他們發表這些
奇奇怪怪應該被消音言論的苦心!



我們真是太不應該了!



「如果依照全民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的標準,這些偉大的政治
人物們發表的言論,你就只能聽到像天線寶寶節目裡頻率那麼高的
『bi!』、『bi!』、『bibi!』聲音而已!」

他停了停,繼續接著說。

「所幸他們都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於是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
才不敢隨便造次去進行消音或打馬賽克。」


「不過委員會還是不斷的以『警方埋伏酒店,XX鏡頭全都錄』,或
是『又見檳榔西施OOXX』之類的新聞,來進行民眾對馬賽克與『bi』
消音的習慣式洗腦,因此政治人物們一時之間也沒辦法將情勢扭轉過
來。」


「這……這真是太可怕了。」

雖然門窗都已經關上了,我還是感覺到一陣陣的寒意從心底冒了出
來。


「可是……為什麼你要告訴我這些呢?」

我忽然想到,當初K學長一定是預測到自己恐怕難逃毒手,才會將
這麼重要的資料交給他所信任的A君。



那……A君竟然會忽然跑來找我,這表示……?



我的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預兆。


「我想你大概猜得出來為什麼。」A君露出十分嚴肅的表情。「接
續著K學長研究的我,終於發現全民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最後
的……大陰謀!」


「最後……大陰毛……啊不……最後大陰謀?」

我緊張地顫抖著,幾乎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說出正確的用詞。



「其實要是沒有這顆球發送出磁波的話,妳恐怕剛剛已經被『bi』
了一次。」

A君低下頭,摸了摸那顆神奇的球。


「根據我的瞭解,『乾淨國語最終兵器』已經被製造出來了。」



「乾……乾淨國語最終兵器?」


我的媽呀!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聽到這個名詞的我恍神了一
下,畢竟這聽起來的確不像「無敵鐵金剛」或是「中華大加農」、「阿姆
斯壯砲」那樣顯赫神氣的名詞,不過依照A說話時的表情看來,這個「最
終兵器」的威力絕對不亞於上述的武器或機器人。


「沒錯!如果消息來源沒錯的話,這具『乾淨國語最終兵器』的最
後部分就快完工,而且即將在不久之後被完全啟動。」

A君的表情中,透露出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被……被啟動……」我瞪大了眼,相當緊張的說著。「那……那
會怎樣?世界末日嗎?」


「不!」A君露出相當遺憾的表情。

「從那以後,所有的髒話或是不乾淨的國語、甚至看了會傷眼、長
針眼的東西都將會消失掉。」



我呆了。



「那……」過了兩分鐘之後,我才能夠提起勇氣問話。



「那又怎樣呢?那不是頂好的嗎?」



「妳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嗎?」A君有點憤怒。「如果你的周遭
四處都充滿了被打馬賽克或是說話都會發出bibi聲音的人,那會是什麼
感覺?」


「那樣……不好嗎?」

我實在不太理解A君在生什麼氣,畢竟那些在現實生活中總會聽見
的髒話都能夠被消音的話,也實在是一件好事。

更棒的是,那些每天去公司都要看到的豬頭上司臉上倘若能打上馬
賽克的話,實在是一件造福大家的好事。



「你太單純了!」A君察覺到我贊成的表情,禁不住大喊了出來。


「你以為被打馬賽克或是被消音的標準是那麼簡單的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