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個恐怖的乾淨國語推行委員會早就製作了恐怖的『乾淨
國語電波放送機』,並且完成了一些簡單的實驗,包括消除世界上最常
被提起的那個髒字……」



「那個髒字,你是說……bi?」(作者按:此為本小說被消音所發
出的聲音)


「不,其實真正的髒字另有其發音,這只算是排行第五的髒字罷
了。」A君仰起頭,像是在懷念某種距離現代相當遙遠的東西。


「你之所以不知道,就是因為這個世上最可怕的前四名髒字已經被
完全消音了。過了一陣子之後,它就漸漸被大家遺忘,甚至於地位被排
行第五的-bi-給取代了。」(作者按:這也是被消音的)


「啊……」


「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將會有更多的話被消音。而人類用來溝通的
語言也會漸漸越來越狹隘……」

A君露出相當憂心的眼神。

「全民乾淨國語推行委員會當然不明白這一點,他們只是不斷利用
一具又一具更強的『乾淨國語電波放送器』來企圖消滅世界上所有不健
康的語言。」

「只要那具『乾淨國語最終兵器』被架設好進行啟動後,所有更可
怕的語言消滅與『馬賽克現象』將會完全充斥整個社會甚至於全人
類……所有的生態環境也會因此受到破壞……」


「啊……」



「你將會不時在路邊見到打了馬賽克,不時還bibi叫著的狗或貓,
甚至於所有的廁所也將會更難以清理。」


「為……為什麼廁所會難以清理啊?」


「因……因為打了馬賽克看不到,所以對焦上都會出現問題。」


A君用一種相當嚴肅的表情說著,似乎要讓我瞭解這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甚至於,倘若最終兵器被啟動了,屆時所有的新婚夫妻都會有一
個奇妙的新婚之夜……」


我試圖想像那個四處都是bibi消音,以及在bi處打了馬賽克的世
界。



那的確是有一點恐怖。



「甚至於,這還有可能會導致人類繁衍後代的重大危機!」

A君激動地說著,而我也不禁跟著他熱血了起來。


「除了因為被打了馬賽克找不到地方-bi-之外,兩人之間只能發出bibi
的聲音,也會讓雙方失去興致......」(作者按:這當然還是被消音的。)



「而我此行就是要去破壞『乾淨國語最終兵器』,為了怕我有萬一,
我決定將這顆球與資料完整的留給妳。」

A君露出哀傷的神情。


「倘若我無法回來,妳可得要繼承我與K學長的遺志,繼續找尋機
會與『全民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戰鬥著。」


我緊握住A君的手,不禁落下了幾滴眼淚。


「相信我,我一定會徹底解決『乾淨國語最終兵器』的!倘若失敗
的話,這世界或許就只剩下擁有這顆球保護的妳還是清醒著的,那麼妳
必須要繼續研究下去,並且把這顆球大量製造,以致於有一天可以東山
再起……」


A君站了起來,做出電視影集中圍上圍巾的帥氣動作。雖然他其實
拿錯了剛剛那條亂丟的抹布,可是那種豪氣萬千的眼神,還是深深撼動
著我的心。


「妳放心,我已經知道『乾淨國語最終兵器』的確實位置,它就在
本社區附近剛落成的那個公園裡,而且會被掩飾為一個巨大的紀念碑,
然後從公園中開始不斷發出『bi』的電波影響所有的人類……」



「難道你要去破壞……」


我忽然有點擔心起來了,雖然我確實知道附近的公園即將要在今天
下午舉行落成和啟用大典,而且中間還會有座代表性的奇形怪狀紀念
碑。

「沒錯,雖然做完這件事之後的我,可能會被乾淨國語委員會帶
走,不過我還是決定挺身而出,在紀念碑的附近使用出這個。」


他將那顆從剛剛開始就不斷握緊的球給舉高了。


「K學長曾經對我說過,只要在四公尺內的距離對準『乾淨國語最
終兵器』丟出去,擊中該最終兵器就會立刻遭受到完全的摧毀而失去效
能,其間甚至不會有任何人員或建築物的損傷。」


就在我還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A君看了看時間,整理了一下脖
子上的抹布,毅然決然地打開門……



「下午四點,只要過了下午四點的『紀念碑』啟用時間,一切就會
恢復原狀。」

站在門口的A君回過頭,看了屋裡的時鐘一眼,然後充滿信心的說。




「我走了,時間也差不多了。」

A君拋下我,頭也不回地從門口躍了出去。




「要……要保重啊……」

我哭紅了雙眼,嗚咽地說著。


  因為……沒記錯的話,我家門口正在修路,這樣隨便就跳出去是相
當危險的。更何況A君還身負著拯救大家的任務……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完全陷入一種不知所措的情緒中。




A君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世界獲得解救了嗎?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而四點鐘也即將到了。



我扭開電視機,上頭依舊報導著「警方查緝酒店,OOXX全都錄」
以及「檳榔西施OOXX」之類的新聞畫面,當然,馬賽克跟消音還是沒
有少。



沒事了嗎?



我看了看時間,這時應該差不多是「紀念公園」剛被啟用的時間了。
於是我不斷地轉著台,試圖尋找相關的新聞畫面。


「記者在-bi-公園為您進行採訪……bi……對不起我們的連線似乎
有點問題,不過各位觀眾還是可以看到……bi……在記者背後這一群對
紀念公園興建與紀念碑啟用而抗議的人群。」

我很快就認出來,那應該就是A君所說的,用來掩飾「乾淨國語最
終兵器」所興建的公園。


「抗議的民眾不斷丟擲東西到紀念碑前,高喊著『政府只知道蓋紀
念碑,卻還沒有為因這件事而受害的民眾負責到底』……我們可以知
道,現場雖然是一片混亂……bi……不過啟用大典還是依舊按照正常程
序進行著……」


我注意到從人群中丟出了無數的雞蛋、雜物,其中的些許擊中了紀
念碑。看起來要是A君身在其中,或許也能夠做相當安全的偽裝。


「在那些雜物中,想必A君一定也將『球』拋了出去吧!」

我高興的這樣想著。




「bi!bibi!」

電視裡群眾的爭吵越來越激烈,看來現場的警察必定不斷吹著哨子
警告民眾。



一定是沒事了。


我看著牆上的時鐘,長針早已經過了「十二」,在我沒察覺到的時
間裡移動到「五」的數字邊。


然後我打開了窗戶。


街上的確沒有出現臉上被打著馬賽克的人。

或者,是我經過洗腦的腦袋自動略去那些馬賽克的印象。


我如何能夠知道,這些我所見到的現實,是經過篩選的,或者是真
正的現實呢?


應該……應該沒事了吧。

我看著手上的那疊資料,開始懷疑不久前A君對我所說的話,究竟
是真的有那回事呢?或者只是我在某個假日的下午,忽然因為無聊而做
的白日夢?


一切的真實,似乎並沒有辦法那樣簡單地被確定。



而我呆坐在房間裡,還沒能夠好好釐清這一切,而一旁的電視新聞
仍然持續地不斷播報著……


「一名男子在不久前因為跌入工人在住家前修路所挖的坑洞中而
送醫急救。據醫生表示,男子因為傷勢較重,目前仍須住院觀察。而男
子的身份無法確認,只知道他在進入病房前不斷緊握著一顆球,並且不
斷喃喃自語著。」

畫面上出現一名臉部被打馬賽克的男子,迅速地被推入病房中。

「不好意思,病患目前不太適合進行採訪。」戴著口罩的醫師對著
鏡頭說著,然後就把男子推了進去。


為一能夠拍到的,只有醫師的背影。


還有那一襲領口後面標著著「乾淨第一」字樣的怪異服裝。



如果沒記錯的話,我好像曾經在路邊停著小卡車賣解碼器的老闆
中,看過和那位醫生長得很像的傢伙……



那些都不是重點。


除了我再也沒能夠見到A君的這件事情之外,那之後我的生活並沒
有太大的改變,至少我是這樣感覺到的。



只不過,偶爾我還是會有那種明明才見過某個人,卻始終想不起來
容貌的經驗。還有那種你好像才聽了某些人說了什麼話,卻總好像搞不
懂對方在說什麼的情況……

偶爾,我還會發現到,平時常逛的網路小說中,有幾個總愛寫不正
經小說的作者id,漸漸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篇一篇裡頭bibi字樣出現頻率越來越多了的,被
消音的小說……



甚至於還有一篇小說的名字直接就被消音了的!







bibi……




bi……






故事結束了,再見。




再見……



再見……




再見……再見……再見…… 再見再見…… 再見再見……

再見再見…… 再見…… 再見…… 再見……



bibi…… bibi……


bibi……







BI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ydarkheart
  • 好一個馬賽克世界(汗)
  • icecream
  • 這篇小說最初的想法是:「會不會電視上那些打馬賽克的人,實際上真的<br />
    長那個樣子呢?」然後配上那時候常玩的bibi(簡單地說就是把一些不方<br />
    便講的字消音),寫了這一篇。<br />
    當時迴響不是很多(有點可惜),不過隔一陣子再拿出來,現在看還是覺<br />
    得很歡樂啊!
  • bluecoffee64
  • 這,會成為台灣的未來嗎?......(笑)(一直笑)<br />
    (狂笑)(拼命笑)(超級超級......(天音:你還<br />
    要說多少個阿?)~Believe
  • S.W
  • 咦,那個球總共有幾顆啊!?<br />
    A君不是要留給主角,最後怎麼拿走了呢?<br />
    還是那是不同的東西,只是都叫「球」??<br />
    BUG BUG BUG BUG BUG BUG BUG BUG BUG Bi
  • szx10121012
  • 風聆...這篇看到沒啥耐心耶...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