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張名片。

沒錯!就是那張名片!那張被我放在皮包裡,從郵局前的女推銷員手中所得到的名片!當時女推銷員對心跳停止的這件事似乎很有經驗,而且還提出了某種我完全聽不懂的解決辦法。

無論推銷員小姐的話再怎麼荒謬,此時此刻的我也只剩下這個希望了。,

於是我跳了下床,不顧後頭護士與醫師的嚷叫聲,拎著皮包就往醫院門口跑出去。

當然,我也注意到門口有幾位聽見「院內人員請注意,有位原本要被送入太平間的病患逃走了……」廣播的老先生露出恐懼的表情。

我掏出口袋中的名片,在醫院門口前叫了一部計程車,然後依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招牌上寫著「大心堂」的門市部。

出乎意料之外的,這間「大心堂」內並沒有擺出太多醫療用品或藥品,而只是在一間白色的房間裡擺上一張桌子、兩張椅子,就像那種只是專門用以推銷東西的場所。

一個頭髮稀疏,戴著厚邊眼鏡,看來大約四十多歲的先生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看到我時趕緊站了起來。

「歡迎歡迎!請問需要什麼產品嗎?還是讓我替您做介紹?」那位先生搓著手,神情相當高興地拉開椅子,示意我坐下。

「請問……」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不過面對這種情況也只好硬著頭皮說了。「這裡是不是有那種吃了可以讓心跳恢復的藥……」

「喔?」眼鏡先生皺了皺眉,然後端望了我一番。

「您有缺乏心跳這方面的問題?或者是您的朋友?」


「是……是我忽然沒有心跳了!」我終於說了出來。


出乎意料之外的,眼鏡先生並沒有露出任何懷疑或是不信任的表情,反倒顯得有點高興。

「原來只是沒有心跳這種事啊!放心!放心!」眼鏡先生像是對這種病症相當熟悉,很高興地從桌子下抽出一張型錄,並且攤開在桌上。

「等等……」我對眼鏡先生的舉動感覺到有點訝異。「你是說……心臟忽然不跳動的這種症狀你有辦法醫治?」

「也不能這麼說。」眼睛先生摸了摸有點小禿的後腦杓。「應該說,這種症狀其實治不治療都不會有什麼影響……」

「啊?」我瞪大了眼,這可不是那種吃藥或是打針,然後多喝水多休息就會好的病吧!

「那個,」眼鏡先生慢理斯條地說。「沒有心跳這件事在日常生活中有帶給你什麼困擾嗎?」


「嗯……」聽到他這樣說,我開始仔細地想了想。

老實說平時吃飯、看電視、考試、上廁所之類,實在都沒有特別會用到心跳的時候。而且老師也不會在考試前忽然喊道:「沒有心跳的到外面去,有心跳的才可以考。」

比較有問題的應該是健康檢查,不過既然這種東西不列入成績,我想應該就沒有什麼大礙。


「好像真的沒有哩!」我抬起頭來看了看眼鏡先生。


「那不就得了。」眼鏡先生摸了摸我的頭,對我笑了笑。

「等……等等……」為什麼我總感覺到眼鏡先生的笑容裡面包含了「你沒望了」的暗示。

「不對啊……我連我生了什麼病都不知道……」


眼鏡先生放下東西,兩眼注視著我。

「依照我的經驗,大概是這樣子的……」他停了停,然後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後繼續說道:

「沒有心跳又會走來走去的東西,國片裡常可以看得到,那種東西通常被叫做僵屍。」

聽到眼鏡先生的話,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我是僵屍?為什麼我是僵屍?這是不是開玩笑?莫名其妙為什麼一個十七歲的美少女會忽然變成僵屍?

「你不要以為那是不可能的,」眼睛先生慢理斯條地繼續說道。「根據我本人的研究,地球上很早已前就有這種僵屍症流傳著。」

「啊?」我感覺到話題漸漸脫離我的理解範圍了。

「這是我花費了數十年所做的研究。」眼睛先生板起臉,用一種相當嚴肅的口吻說著。「數千年前許多文明的文獻紀錄中就出現過『僵屍症』發病的記載,大多是原本被誤以為死亡的人忽然起死回生,尤其在聖經、古埃及、古代中國都有類似的傳說。」

「這……」我完全說不出話來。

「世界上的病菌或病毒那麼多,你怎麼能夠有把握沒有哪一種病只是讓心臟不發出砰砰砰砰的聲音?」

「所幸得到這種病的人並不多,而且對日常生活也不會有什麼大礙。」眼鏡先生停了停,然後看著我繼續說「而且只要購買本堂所販賣的『大心機』,就可以更像一般的正常人。」

「大心機?」我注意到眼鏡先生的話裡面出現了這個名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