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由於公司最近有點忙,所以等到我想起這件奇怪的事時,已經快到下班時間了。

我騎了摩托車,沒先回家就直接騎到她住處了。


「那條裂縫呢?」我打開門,急忙對著門口拿著愛情小說的她嚷著。

「這麼急幹嘛?來,我幫你把西裝外套吊起來。」說完,體貼的她將我的西裝外套拿去掛在牆壁旁的衣架上。

那裡還掛了幾件她的衣服。


等……等等!

那個位置不就是……


「你……你把它拿來當衣架掛衣服?」我差點暈了過去。

我的天哪!這可能是危險的時空裂縫呢!

「它的形狀剛好像是勾子嘛!而且又固定在半空中,蠻堅固的,所以我就……」她毫不在意地說。

我慌忙的把她的衣服都拿了起來,仔細看了那條裂痕。

裂痕還在,而且還裂得更大。



這是不是代表我們所在的世界,從這裡開始裂開啊?

我的天哪!我得趕快去找人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是……該找誰呢?」我皺緊了眉。

請新聞記者來報導?還是科幻小說的作者?或者有什麼研究超自然現象的專家學者?


「要不要找房東?」她眨了眨註冊商標的大眼睛,像是想幫助些什麼似的對著我說著。

「找房東?找房東幹嘛?」

「因為屋子有裂痕啊。這樣子,這個屋子是不是不太安全呢?」她說。


我決定不要再跟她進行任何對話了。


「各位親愛的聽眾大家晚安!今天我們特別請到國內對於超自然現象相當有研究,也寫過許多相關著作的江晃晃先生。」

無巧不巧的,女友的收音機所播上的廣播電台節目,正好傳出我們所最需要的call in節目!


「各位聽眾如果有任何問題想請問江先生,非常歡迎打電話到節目來,我們的電話是.……」


「趕快打!」我一把抓過女友剛接好不久的電話機,撥了電台的電話號碼。


這原本就是一個比較冷的廣播節目,所以我的電話很快就打進去了。


「這是位台北的楊先生,楊先生請說。」

「江先生!我女友的房間裡出現了一條浮在半空中的裂痕!看起來像是這裡有一道隱形的玻璃裂了開來。想請問您……」

話還沒說完,我已經看到女友在裂痕的勾勾上面掛上蚊香,然後準備……

「喂!」

她露出無辜的眼神,把蚊香收了起來。


「楊先生是嗎?據我的瞭解有幾種情況,第一,這就像是我在新書中所提到『時空裂縫』。而且這道裂痕可能會越來越大,最後形成一條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不過您放心,過一段時間後這道裂痕又會再度消失,但這些都還好,我真正怕的是……」

「是什麼?」主持人像是為了配合節目的進行,努力搭腔。

「有另一種說法,是說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的空間同時存在!不過空間也是有可能崩解的……我懷疑那道裂痕代表著我們的世界即將開始崩解消失!我想……」

「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

他說到這裡,話就忽然中斷,看來是廣告時間到了。


「楊先生,我想要私下跟你聯絡,請留下您女友的住處與您的聯絡方法,我會在近期之內去拜訪。」所幸電話裡還繼續傳來江先生的聲音。

真是太好了,至少有個看起來要清楚點的人來幫忙了。

「不過,可千萬別先把這件事傳出去,搞不好政府相關的秘密研究機構會過來掩滅證據,到時候就麻煩了。」


我想起他的小說中,常有那種穿著白色衣服,臂上有著像X檔案影集圖樣的臂章,四處以精神病患為理由把人帶走,但實際上卻是要防止可能引起大眾恐慌,企圖將資訊洩漏出去的政府秘密研究機構人員。


無論如何,那天晚上我心滿意足地回家了。


只是接連過了兩天,江先生都一直沒來聯絡。而我公司的工作也又忙了起來,連加了兩天班,晚上也沒找女友。


星期五,電力公司那邊出了一點問題,所以我們這一區都停電了。

我打電話給女友。

「喂,小薇!想不想出來逛一逛,你那邊不也停電了嗎?」說實話,我對於她竟還待在黑漆漆的房間這點感到訝異。

「喔,我現在不想出去。」

「為什麼?你現在在做什麼?」

「沒有啦!我在看愛情小說,現在正看得精彩。」

「喔。」

我知道她最愛就是看愛情小說了,要是看到精彩處時,無論我用拖的還是拉的,甚至放火燒房子,她都不會離開她的書一步。


嗯……


咦?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小薇!你那邊不是停電嗎?你到底是怎麼看小說的?」

「沒有啦,剛好裂痕開了一個洞,有光透進來。」

「啊?」一時之間我還不太能夠體會她話裡的意思,只能握著話筒努力的思索。

「以前不是讀過那個……鑿壁借光的故事?就像那樣啊!」她說。


鑿壁借光?

我忽然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隨即便騎上我最心愛的摩托車,火速趕到她那裡。


我想的沒錯。



那道裂痕已經變得更大了,而且裂痕中的小洞還透出一道光,投射到地板上,正巧就像一座具有照明功能的檯燈。

小薇向來很會利用環境。

她把小桌子搬到裂痕下,再蓋上一層布,我猜這大概是用來控制光的明暗吧!要睡覺的時候就把布蓋上,這座檯燈便等於關了。


「你看!這座檯燈不用擔心電線走火或是耗電的問題喔。」小薇很高興的對我說著。


我……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裂痕越來越大,會不會真的代表江先生先前節目所講的,我們所在的世界正在崩毀中呢?

我朝往裂痕中的小洞看進去,但那道白光卻讓我看不出裡頭有什麼。

這實在太奇怪了!


接著我的手機就響了。

是江先生。



他帶了一夥人,約了明天禮拜六要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