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三,你發生過很嚴重的意外。」弟的臉忽然沈了下來,


我覺得他是故意的。「為了讓你過正常的日子,爸媽瞞著失去記


憶的你,替你的身體動整型手術,所以很多器官其實是後來裝上


去的,包括……那個在內。」






  「這聽起……至少比外星人跟殭屍要實際多了。」老實說這


種說法讓我很焦慮,因為這代表我的「那裡」是假的。「可是……


如果這些器官是假的,為什麼它們離開身體的時候,我還是會有


感覺呢?」




  「這就要說到藍芽跟無線傳輸的技術了。」弟聳聳肩。「你


知道科技是很神奇的,這些都是尚未公布的新技術;我們家本來


是很有錢的,卻為了你的身體而傾家蕩產,最後變成一般家庭。」








  「你可以再唬爛一點。」我搥了他一拳。






  砰!在我幾乎要碰觸到他身體的那一剎那,我的右拳竟掉落


到地面上,滾了幾圈後又回到我腳邊。




  「該死!」我咒罵了幾聲,抬頭發現弟也看呆了。我只能用


左手把右拳撿起來,在底部貼上雙面膠帶,再黏回到右手腕上。


  




  「是不是唬爛,你打電話回家問爸媽就知道了。」弟將手機


遞給我。




  「如果我發生這麼嚴重的意外,為什麼你會不知道?」我用


左手接過話筒,還有點猶豫。




  「我是弟弟啊!搞不好這事發生時我還很小,或者還沒出


生。」




  「我們也才差四歲而已吧!」我還在掙扎。「再說我身體的


各部位也一直在正常生長啊!」




  「爸媽一定是趁你睡覺的時候迷昏你,然後帶你去動手術,


換新零件……」






  「喂?爸嗎?」我決定趕快打電話,以免他繼續亂編故事。


「嗯……有件事……我想問你……嗯……」






  弟把頭湊了過來,卻被我用腳踹開。




  「那個……我是說,我有出過什麼嚴重的意外,然後……我


的身體是不是有經過改造?比方說頭啊、腳啊什麼的……是不是


後來才裝上去的?」我說完才覺得自己蠢到極點。








  電話那頭先是陷入沈默,接著是一陣激烈的狂吼:「你是不


是學人家嗑藥啊?我不是說去台北要好好唸書,要謹慎交友!唸


書就唸書,不要學人家搞一些有的沒有的!說!你是不是跟一群


朋友在嗑藥或喝酒!」








  「那個……我現在跟弟在一起啦。」我被爸的氣勢給嚇到了。




  「喔。」聽到身邊是科幻迷的老弟後,老爸的口氣瞬間冷了


下來。「叫他沒事玩完就趕快回家,別在外面瞎扯蛋。」




  「那……掰掰。」我也沒膽子繼續問一些諸如「老爸你們信


不信作法可以讓殭屍活過來」之類的蠢問題。








  「哇!幹嘛打我!很痛耶!」掛完電話後,我決定不顧拳頭


可能會掉下來的危險,狠狠K了弟一頓。






  被我K完一頓後,老弟趕緊閃到客廳裡看電視;而我也回到


書桌前,開始思考這件事該怎麼收尾。








  「電影裡那些尋寶、外星人什麼的大冒險結束後,人總還是


一樣要過日子的。」我想起弟走出房門時所說的話。






  是沒錯,不管我到底是殭屍還是生化人,日子還是一樣得要


過下去的。那麼,我難道要一輩子帶著雙面膠,提心吊膽地過日


子嗎?會不會哪天我一跌倒,結果全身的頭、手、腳什麼的通通


散落一地,得靠旁邊的人幫忙再重新組合?






  所幸這些器官掉下來後都還可以用,只要黏上去就行了,這


似乎代表著我只要找到某種黏性超強的黏著劑,就可以跟以前一


樣正常生活?




  
  是嗎?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可怕的惡夢。






  我夢見我站在情趣用品店裡,架上到處是各式各樣讓人看了


會臉紅心跳的情趣商品。而當我低頭時,下腹部那邊卻是空蕩蕩


的。






  「猜猜看,哪一個是你的?」一位看不清楚臉的店員走了出


來。




  我慌張地四處張望,卻只能看到數也數不清、各式各樣的假


陽具,幾乎要把我整個人淹沒。






  「不要啊!」我滿臉驚恐地從情趣用品店跑出來,卻看到前


面有一個詭異的小池子。






一個穿著白袍、留著金髮的女人從池子裡浮了起來,右手拿


了個金色的……嗯……那玩意兒;左手拿的則是銀色的。她很親


切地問我:「這位同學,你掉到池子裡的是哪一個呢?」






  「都不是!」我快哭了。






  「同學,你很誠實,所以我決定獎勵你,幫你把這三個……


都一起裝上。」白袍女神笑瞇瞇地說。








  「哇啊啊啊——」我大叫了一聲,終於從惡夢中驚醒。








  我喘著氣,滿身大汗地坐在床上,餘悸猶存。










  我走到浴室,小心翼翼地用毛巾擦臉,然後對著鏡子把上衣


脫掉,確定身體的每個部位都還長在我身上——至少還算黏得牢


固。




  
  如果這是一場惡夢,那麼夢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不知怎麼的,我想起弟的那句話:「或許這一切本來就是虛


幻的夢?你不覺得有時候……前面好像有一堵隱形的門?會讓


人想忍不住伸手去推看看?」




  


  於是我對著鏡子,伸手向前推去。




  


  忽然,我好像握住某個類似把手的物體,儘管我什麼也沒看


到。






  我把「隱形的把手」朝順時針方向扭開,忽然一道ㄇ字型的


白光從我眼前亮了起來……炫目的強光使我睜不開眼,好一陣子


才能適應過來。
  




  我望向眼前的鏡子,鏡子的那頭站著一個巨大的人,嗯,那


是我。


  




  巨人的額頭上有個洞,不,嚴格說起來那是一道被打開的


門,裡頭有個握著操縱桿、坐在小椅子上,全身慘白的小人——


就像電影裡的迷你外星人那樣,滿臉驚恐地從門裡探出頭來。




  


  嗯,那也是我。








  我抬起頭,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四周盡是一


堆複雜的儀表板。還有一張紙貼在右前方,上頭寫了一些我從沒


看過的怪符號。






  奇怪的是,我竟然看得懂那些符號:








  「請注意,本機器若長期處在濕熱氣候的星球上,可能會使


黏著劑逐漸失效,需每十年就回原廠保養,或自行補充黏著劑;


另外,根據研究指出,長期配戴感應頭盔可能會使人過度沈迷在


遊戲中,得到俗稱的『電玩腦』,甚至可能會損害原本的記憶,


請每兩個月就關機休息二十分鐘。銀河玩具公司關心您。」








  我忽然覺得一陣頭暈目眩,然後想起弟的那句話:






  「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










  於是我伸出我蒼白的、小小的手,把門關上。
  


  繼續過我的日子。








THE END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蔡小如
  • 這個故事是在說,玩具要保養嗎?^^
  • 小傻的爹
  • 是我<br />
    非我<br />
    我是我<br />
    我非我<br />
    嗯<br />
    深~~~~~~~~~~~
  • zxvgwa123456
  • 推推<br />
    笑炸我了~~XDDD<br />
    那個金銀斧頭的故事套在這真是棒極了XD<br />
    <br />
    本來還以為是你的某個夢境說:目<br />
    最後那個外星人之類的<br />
    還很巧妙的連結到<br />
    <br />
    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了幾天前看的阿凡達= <br />
    v =
  • bigfireleg
  • 哈!我很喜歡你的作品:馬桶上的阿拉丁。<br />
    <br />
    這篇也很不錯…不過這結局我有點摸不透丫>///<
  • 感謝XD

    話說這年頭,結局愈讓人摸不透,大家就愈覺得有深度啊!

    風聆 於 2010/02/23 13:33 回覆

  • 私心
  • 不管發生了多麼可怕的事<br />
    最後的最後<br />
    <br />
    日子總還是要過下去的啊<br />
    <br />
    所以真實的故事,大多伴隨著普普通通的結尾
  • freedomWING
  • -口-...<br />
    <br />
    雞雞掉下來那部份真是驚悚(?)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