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氣很冷,露在外頭的手指常是冰冷的。

說也奇怪,我總會對快凍僵的手指頭感到恐懼,平常也不太會去想它,但仔細推敲卻又發現那是一種很奇妙的聯想。

只要手指感到快凍僵了,我的腦海就立刻會聯想:「這時候如果挨棍子的話,一定很痛吧!」接著覺得很害怕,便很努力地要趕快(在挨棍子之前)把手指弄暖……

然後我才會想到,咦,我幹嘛害怕?現在不會有人拿棍子或教鞭打我了。我想一笑置之,但隨即又發現到,只要手指一凍到,那種念頭就立刻從身體裡冒出來,而我也會隨之感到焦躁不安,直到意識到這個念頭是荒謬的,才又停止焦慮。只是沒多久,那種念頭又會悄悄地鑽出來,像是早就深深烙印在身體裡似的。

這也不是沒原因的,我幾乎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我的雙手在桌底下不斷搓著,而講台上則是一個個上去領考卷,同時等著受罰的同學。那樣的記憶如此鮮明,就好像我現在仍停滯在那個時刻似的,而手指指節傳來的痛楚,竟也如此清晰。

當然,我對當時的老師還是報著感謝的心情,更沒有什麼怨恨。在那樣的時代,那樣的環境背景裡,這些不但是理所當然的事,甚至於會願意這樣督促學生的老師,都算是很認真的老師。

但我也為此感到訝異,那時的記憶竟如此深刻,以致於二十多年之後的今天,我竟然怎麼也甩不掉那樣的記憶。然後我才意識到,其實每年冬天,我的腦袋裡都不斷繞著這件事,只是自己沒有刻意去察覺。其實那對我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影響(所以通常也不在意),但就是叫人感到很困惑。

今天早上也是,升旗時,總導護老師在台上說著話,而我忽然很想上廁所。這時我開始感到焦躁,因為導護老師還沒說完話,得要等一陣子朝會結束,大家才會進教室。「拜託導護老師趕快說完話吧!」我心裡一直這麼想。

然後我才忽然發現,我為什麼需要焦躁?我現在是老師,不是學生,甚至也沒帶班(帶班的話還得要看著學生),如果我中途直接離開操場去洗手間,也不會有人管我。

我忍不住要嘲笑自己,脫離學生時代都這麼久了,甚至擔任教職也都十幾年了,怎還會有這種焦慮?

那並不是誰的錯,只是一種習慣,一種在這樣的教育下,我們身體裡被種下的習慣。

我會覺得無所謂,但會不會有人非常在意?當然,我的手上並沒有棍子,也沒有教鞭,因為時代早就不同了。但而我會不會也正在別人的身體裡,種下其他會深深烙印在他們身體裡的記憶?那些事情在現在我們並不覺得有錯,但二十年後它卻可能變成是一種罪惡?

我並不知道,就像二十年前,我的老師們無法想像自己明明是認真的好老師,但二十年後這標準竟然會改變一樣。

  

我的手掌暖了,但不知怎的,我總覺得上頭還留著火辣辣的印子。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YaTaiMei
  • 寫得不錯啊
  • 謝謝XD 只是忽然有些感觸......

    風聆 於 2011/01/04 15:18 回覆

  • MOTONARI
  • 小時候的影響果然很大...
  • 奇怪的是,現在想起來,還多的是被霸凌或是被修理得更慘的一些記憶,但好像不刻意去想也不會記得,或者說也不太在乎(其實這個也是)。或許沒影響,或許也是因為過去的一切而成為現在的自己......(倒也沒有什麼好或壞的意味在)
    其實大家都是這樣的。

    風聆 於 2011/01/05 22:09 回覆

  • 私心
  • 話說我國小的時候,也有我一位很敬愛的老師。
    但因為你這個主題的關係。當我回想時,卻大多是留下了我被打的那些回憶。
    還真的莫名奇妙

    我真的覺得我可以體諒老師對於教導學生的無力感
    但是擁有體罰的權力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我也被白爛老師因為自已的情緒就處罰過

    當時的心情

    好吧,真的只差沒有對老師動手而已

  • 我比較害怕的是,我現在是老師,也是父母。

    當年那些事在那個時代是對的,但N年過去,標準竟然也改變了。
    會不會某些我現在以為是對的事或做法,但N年之後卻反而變成是被控訴的事呢?
    誰知道......搞不好隔個二十年,現在不體罰的這些人,又在新的標準下變成怠惰者了?

    風聆 於 2011/01/05 22:12 回覆

  • 私心
  • 老實說,這些事情在那個時代也並不是對的。
    而是不是錯的,不是不能接受的

    雖然在那個年代,體罰是大多數老師用以管教的選項。
    但也有沒有選擇體罰的老師,而用其他的方法來面對學生

    有沒有用心,有沒有做事。學生都感覺得到的
  • 我自己對體罰的想法是這樣的:「對於某些情況而言,體罰絕對是有效的管教方式,但我們並沒有被授權採取這種方式。」(至於體罰的定義就不談了,那個超煩人)
    從這點延伸出來就很奇妙了XD,因為你可以說老師是因為貪圖方便而體罰,也可以說老師太認真,在意了超出自己職權的事,畢竟「老師」就像社會上其他的事情一樣,本來就是一整個團體,不是一兩個人,更不能用單一種價值觀去判斷,裡頭的例外情況總是多得說不完。

    不過討論這個倒是還蠻不錯的就是

    風聆 於 2011/01/08 11:59 回覆

  • K
  • 這樣想想

    現代老師們的無力感與痛苦

    也許是種報應也說不定。


  • 其實現代老師的老師也很無力啊XD
    那個就更複雜了~~~

    風聆 於 2011/01/08 12:00 回覆

  • 私心
  • 我只能說體罰就像抗生素,
    吃了立刻見效
    但是吃太多就會產生抗藥性
    沒病亂吃也反而會生病

    只不過我覺得,如果老師沒學習過這個抗生素(體罰)的使用時機和方式。
    就照著各自已的想法去做。這不會讓人覺得很危險嗎?

    對這方面的事其實還有很多想法。不過要說真的說不完啊~(笑)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