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好像很少寫這種事,忽然有感而發,不寫出來就渾身不舒暢。XD

照片裡的,是我前一台相機。在想說「搜秀資源網」的故事時,我總會放這張照片,因為這幾年拍了好多照片,前後也換了好幾台相機,這台則是因為拍太兇,快門整個掉下來,用膠帶勉強黏住。

沒打算再提搜秀資源網的故事。只是在檢視照片時,我忽然發現,前幾年自己真的很積極,想到處拍照蒐集景點,然後建造這個開放版權的教學圖庫。那時常會像自虐一樣,頂著烈日、扛著很重的背包,按照書上資料去某個地方一個個探查、拍照。

不過,最近這幾年卻愈來愈少做這種事。不是沒有,但大多只是就近拍幾個景點,有時候發現要跑的學校附近有什麼有名的廟或古蹟,也會湧起「還是早點回家休息」的念頭。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想或許是累了,又或許是太忙了。忙在與輔導團有關那些亂七八糟的瑣事,累在這件事似乎無法不易被理解。

DSC00125

∆ 藏在巷道裡、堆滿雜物的臺灣儒考棚。那天記錯活動時間,心想乾脆就來找之前一直想找的景點吧!結果遇到大雨,還躲到「臺中州廳」裡。

 

最初按下快門的原因是「輔導團」,但愈來愈不想按快門的原因似乎也是「輔導團」。我漸漸覺得這個團體(非指特定縣市,而是全臺普遍的現象)像是一個辦研習、辦活動、消耗經費的行政業務團體,而漸漸與教學現場愈來愈遙遠。於是這種不適合報成果、沒有經費的事,似乎不是這個團體值得去理解的東西。

會這麼說,是因為我今年又開始走,又開始像以前一樣拍,而我發現我之所以又開始做這件事,竟是因為我即將要離開輔導團。

那很諷刺。

當你發現你忙到愈來愈沒心力去做這些教學方法與教材研發,然後把精神都耗在那些瑣事上時,那就是你該離開的時候了。

DSC07828

∆ 這是雲林的太平老街,那天走到汗流浹背,跑到便利商店灌了一堆水之後肚子太撐,坐在裡頭好久都不能動。

 

DSC02050

∆ 這是新竹市的東門--迎曦門。這天演講完,沿著護城河繞了一大圈,後來因為肚子餓、天色漸暗(晚上拍照效果不好)而早早去搭車回家。

 

我發現很喜歡,或者說很懷念這種感覺,儘管自己不是對這種事很博學的人,但靠著書本跟網路,在巷道裡一邊搥著痠痛大腿一邊找景點,卻讓人感到十分有趣。

那種感覺很純粹,你不用思考這東西可不可以變成成果,不用思考現場老師會不會使用,更不用思考自己是不是還有好多業務沒做、稿子沒寫……反正就一路拍下去,因為很有趣。

 

DSC02710

∆ 這是宜蘭市西關廟中的「蠶絲關帝聖像」,據說全臺只有兩座這種蠶絲神像。拍這的前一天是演講,決定過夜第二天來拍宜蘭市古蹟。當天研究所同學跟她男友很感心地一路陪我到處拍照,還帶我去很多書上沒有的景點。回來後每個人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啊你變黑了?」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這篇想表達什麼。是對過去工作的抱怨嗎?還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感慨?或者是想記錄最近走過的地方?又或者只是想秀一下最近做的事?這些會有什麼用途嗎?會有人去用嗎?在離開輔導團後,為什麼還要做這件事呢?(這應該不再跟我的職務有關係了吧?)

我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應該會繼續這樣拍下去。

不再是為了工作,也不再是為了熱情,更不再是為了實踐什麼遠大的理想......

 

而是因為有趣,因為這樣很開心。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私心
  • 有時候想問。是不是大部分的老師都能做到像你一樣的程度,


    我想應該也不需要到像你一樣的程度,只要三分之一吧

    如果能做到你的三分之一,那教改應該就能成功嗎?

    但,每每看你的文章,又覺得你的三分之一對其他老師是一件困難的事

    那我們的教改要怎麼成功呢?

  • 我想每個人都有他自己擅長或專注的部分,帶學生閱讀的、運動的、社區服務的、表演的......沒有什麼幾分之幾的區別呢!坦白說經歷這段日子後,現在覺得不是認真或熱血就可以把事情做好,有時候反而容易搞砸。成功與否的定義也人人不同,或者就放輕鬆吧!這種事總有新水比我們高的人去擔心。

    風聆 於 2012/07/18 23:41 回覆

  • 私心
  • 但你應該知道,薪水比你們高的人不一定會去擔心到這個事啊

    不過也好,說不定放輕鬆後,能見到前所未見的畫面,能想到前所未想的答案呢
  • 不會啦很多人很認真。只是這時代最麻煩的,就是當每個人都很認真、堅持時,事情就容易搞砸......說起來實在不容易。
    既然事情會怎樣演變,我們一點把握也沒有,那就只好輕鬆點過日子了!

    風聆 於 2012/07/21 19:58 回覆

  • 沐恩
  • 現在很多研討會之類的東西都趨於形式
    沒辦法處成什麼進步呢
  • 我也常這麼覺得......不過比起「租稅教育書法比賽」、「廉能政府小學生海報比賽」、「全民國防動畫比賽」這些鳥東西,研討會還是ok的,勉強算是稍微有把錢花在相關的東西上。(但效用是比較好,還是一樣?就不便說了XD) 但老實說繼續這樣下去,可能哪天出現「12年國教著色比賽」,我也不會感到意外。

    風聆 於 2012/07/23 14: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