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490

常覺得自己是個很怪的傢伙,有些事情上很隨便,但在某些事情上卻龜毛到近乎病態。

這本也不是件新鮮事,但最近改作業時這種病又發作,讓我不禁又覺得很困惑:這所謂龜毛的程度到底該怎麼拿捏?

我是一個會把學生考卷通通照相存檔的老師,算算時間(剛查了一下相簿)這種習慣也將近十年了。當年課少時拍70個學生,現在課多230個學生也是照樣拍,原因很簡單,我希望營造出一個「沒有偷雞摸狗機會」的環境。

image

▲電腦裡紀錄著每次、每班、每個人的考卷相片

可能很多老師都有發現學生偷改考卷的經驗吧?跟作弊一樣,這都是讓人感到很生氣的行為,但更生氣的是,總會有一些人睜眼說瞎話,裝無辜死也不肯承認,而這時你又不能怎辦,要一個不小心,還可能落得「不信任學生」的評價。(20年後的學生上電視:「當年我就是因為老師不相信我,所以我才變壞的……」我相信人的記憶是會依照需求而改變的。)

當年就是遇到這種事,被激到,從此之後考卷都拍照,然後跟學生說清楚,不是針對個人,或是不信任誰,而是一個長期固定的習慣。只要檢討時學生有修改成績,我就一定會再拍一張來做比對,通常學生也都能理解。

說也奇怪,從十年前這麼做開始後,我改錯考卷的機率竟然爆降……

這當然也有些額外的好處,比方事後比對成績時(請參考我的社會評量成績單,就知道這種複雜度非常需要「修正機制」),也常可以查到。甚至發現答案有問題時,即使考卷在學生手上,你還是可以把成績改正。

DSC07491

查資料也是。

我不知道別的老師怎樣,但我會把學生所寫的網址key進電腦去查,看看是不是真有這個網頁,如果只是抄錯,我還會幫他改。(如上圖)

書本當然也是。

我會去對照學生所寫的書籍,對照出版社跟作者,確認有沒有這本書。而且基本上給他們的作業題目我自己都會先查過,所以絕大多數他們會查到的書,我大多也都看過,或者自己就有這本書(教學相關的書我幾乎都會收集),想瞎矇書裡沒有的資料,是不可能的。

DSC07492

錯誤的頁面當然要貼上標籤紙,黃色是這次的,藍色則是第一次評量範圍的,代表他從上次以來一直沒訂正,而我在成績單上也會呈現這些缺訂正的次數。習作還好,筆記本就是重點項目。(為了預防偷撕標籤,我甚至還會做類似齊縫章的效果)

其他數不清的龜毛案例就不說了,這些作法背後其實都有一個概念:我想塑造出一個無法偷雞摸狗的環境。我以為這件事很重要,因為在求學時代,我們都遇過很多「因為縱容而讓守規矩學生反而吃虧」的經驗。

我根本不相信那種「讓大家自己信任自己」的作法,我覺得那叫掩耳盜鈴。(大學時甚至有教授試題出很難,但解決的作法卻是睜隻眼閉隻眼縱容作弊)

而我面臨的問題應該與很多人一樣:這些作法其實會耗去非常多時間與精力,所以我們似乎應該設一個停損點,去取得比較好的平衡。(相同的時間可以運用在更有用的事情上

但這個平衡點到底在哪?漂亮話人人會說,但實際做起來卻很難。

你為什麼不問神奇海螺呢

大概中二病年紀的孩子,都會嚷著「大人都好虛偽」,但稍大一點,中二病痊癒後就會知道這只是一種自我展現(透過否定成人或既定事物,來提高自己的自我存在價值或強化自我意識)。只是又再更大一點,竟發現原來大人還真的都很虛偽。

只是這虛偽與否似乎不是一刀黑白切那麼簡單,而是有無數灰色地帶,裡頭似乎有個平衡點,只是這點到底在哪,似乎每個人都不一樣。

當你把某件事確實做了之後,就會開始發現一些很奇怪的事。

把考卷都拍照後,你會發現原來偷改答案的人這麼多。(那之後大概平均每兩、三年還是可以抓到一個,通常是那種很乖的孩子)

把學生的網址與書本一個個確認後,你會發現原來自己亂編網站或書籍名稱的人這麼多。(我私下問過後,發現有些是安親班老師要他們寫的)

當你在高速公路上開車,習慣切在最高速限那一點時(有病啊我),你會從一輛輛呼嘯而過的車子發現:原來遵守速限的人這麼少。

當你覺得輔導員應該熟悉課綱、應該收集各版本教材、應該把理論與實務相結合,而實際這麼做之後,你會發現原來那些滿口「教學應該依照課綱」的長官或專家其實根本舉不出半條課綱、真正任教該科目的輔導員可能不到一半、批評教科書亂編的專家們常只熟悉自己剛好看到的那本(還常是很老舊的版本)。

我反正信了

過了中二病的年紀後,其實我並不會為此而激動什麼的,只是覺得愈來愈困惑。因為我覺得問題在我身上,而我一直找不到那個平衡點在哪,有些事情上我真的太隨便(像截稿日就常沒遵守orz),有些事情上又做得太過火。

有時候也不是知道或不知道的問題,而是你就是會忍不住去做。

那些小細節就不要在意啦

我知道改70本作業時這樣玩ok,但改230本作業時這樣就會出事,但還是做了。反而在改筆記本時,很多錯字或小地方我卻都可以視而不見略過,因為來不及。

以前學生時代做美工、畫海報,有些時候的海報很「奔放」,有些時卻又會在很忙很累的時候去「刻」那種等身的人物紙雕海報。

像這些其實都是小事,但人生卻是這些小事累積起來。離開輔導團的這件事,就算是我自己設下的停損點,但人生還有很多選擇,我實在不知道這停損點或平衡點該放在哪裡,一不小心,我們就會被套上「不負責任的XX」這種名號。(XX可能是父母、夫妻、員工、老闆之類的)

這真的很難。

你對我的生活方式有什麼疑問嗎

所以我升旗時會唱國歌(但為了不引人注意會很小聲),公假時只調課不代課、遇到那種莫名其妙的檢定測驗即使投影出答案我也不看、考卷永遠自己出而且絕不用題庫、遇到地圖常還會自己畫……即使生活很多事都很隨便,但卻還是在很多小事情上忍不住要斤斤計較。

這是我們的生活方式,但那些耗費的時間,值得嗎?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但只要會遇到那種在某件事情上很龜毛的人,我都會打從心底佩服他/她。

我希望自己在某些事情上,也能被這麼看待。

創作者介紹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沐恩
  • 我應該也有資料保存收集癖
    我只要預期跟別人講話會超過十分鐘就會開錄音筆錄音
    不過檔案沒有像冰老師整理的那麼好
    最後常常己G幾G的殺
  • 唉之前問題在硬碟不夠大,但後續更大的問題是整理與分類。過去我是用「年」來分,但資料量愈來愈龐大後,我發現我自己也常想不起某個資料是在哪一年,現在都靠搜尋。(想起有本《Google時代一定要會的整理術》)
    就怕再來有一天連自己有這個資料都想不起來唉orz

    風聆 於 2012/12/06 22:34 回覆

  • 沐恩
  • 建目錄啊
    我記的有幾個軟體可以把檔案夾還有子檔案夾
    跟檔案名稱全部列出來
    沒事看看索引回復記憶就OK了
  • 是個好方法呢......不過目錄愈來愈龐大了,光是拍搜秀資源網的那些照片就......XD

    風聆 於 2012/12/08 21: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