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有位「番阿祖」,據長輩說是賽德克族的公主。

IMG_1910

▲ 唯一留下的東西,岳父說我太太小時候,這位番阿祖會用這個裹著背她。

其實沒有血緣關係,這位番阿祖沒生小孩,岳父的父親是另一位客家阿祖生的,但戶籍上是登記在番阿祖這裡。岳父他們不是學文史的,對這件事也不是那麼清楚,再者也搬離開那裡很久了,直到前陣子《賽德克‧巴萊》的電影正紅,科博館便舉辦了一個「賽德克巴萊特展」……

有一天,兩個小朋友去科博館玩(我們家常去科博館,家庭卡不知道續幾次了),外公外婆也一起去,兩人就這樣隨意走走看看,然後逛到「賽德克巴萊」的展覽區……

「咦?這地方……怎麼那麼熟悉?」當時岳父看到牆上的照片,驚訝地說:「這不是我們以前住的地方嗎?」

DSC01711

▲ 我找不到科博館那裡拍的圖,這張是昨天去當地的展示館看板拍的,岳父指著老照片裡的吊橋。

然後他說了很多以前住在那裡的事,岳父說他爺爺因為做生意的關係,跟這裡的一位泰雅族女孩子結婚(當時賽德克族還被歸在泰雅族裡),但照族裡的規定,如果跟漢人結婚,就要搬離部落,於是這位「番阿祖」就住在外頭管制站附近的房子。

岳父說他就是在附近的溪邊出生的(岳父的爺爺據說娶了好幾位),岳父的媽媽是助產士,據說她還自己接生!還常說「我臍帶剪得很漂亮」,現在聽起來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他算是最大的孫輩,所以那位「番阿祖」很疼他(岳父習慣叫番阿嬤),後來結婚後,也常帶著我岳母到那邊,當時還有不少原住民的朋友。

我太太出生後,番阿祖還會背著她來來去去,還送她一條自己織的布。

IMG_1911

▲他們說布比較粗,我想這是用麻做的,不是現在那種棉線。(昨天去清流部落時,問一位當地賽德克族的阿嬤,她跟我們解釋了不少)

岳父說他小時候也不懂,只知道管制站不太讓漢人進去(但他們去的時候,會跟管制站的人說來找阿嬤),八月十五過節時,「番阿嬤」(岳父對她的稱呼)就會帶年幼的他到部落裡參加祭典,他記得大人們本來在跳舞喝酒很熱鬧,但喝完就之後竟然就哭成一團,嚷著「死了好多人」、「很可憐」。

岳父說「番阿祖」是賽德克的公主(我想或許是那抗日六社中某一社頭目的女兒?),因為跟漢人結婚所以搬出來。

很可惜的是岳父並不記得番阿祖的名字,或者她原本是屬於哪一社,所以我也沒辦法繼續查相關資料,也暫時存疑。

DSC01538

其實岳父只是很純粹的口述出來,至於查資料的部分,那就是我的工作啦!

當初岳父提到科博館的那張照片時,我就聯想到,那裡指的應該是「川中島」,也就是在「第二次霧社事件」後,日本人將抗日六社的遺族,遷到「川中島」,合為一個「川中島社」。

顧名思義,川中島聽起來就是「河川中的島嶼」,當地指的是南港溪、眉原溪交會處的「清流部落」。

image

▲ 點圖連到google 地圖

※ 維基百科「霧社事件」條目:

http://zh.wikipedia.org/zh-tw/%E9%9C%A7%E7%A4%BE%E4%BA%8B%E4%BB%B6 

霧社事件發生後,抗日的六社(賽德克族霧社群的「馬赫坡社」、「塔羅灣社」、「波阿崙社」、「斯庫社」、「荷戈社」及「羅多夫社」)死傷慘重,一千兩百多位族人中有六百多人因戰爭或自縊而死去,日本人把五百多位遺族安置在五處「保護蠻收容所」管控。

不過,1931年時,日本人煽動道澤群的賽德克族人,對這些倖存的霧社群賽德克人發動攻擊(第二次霧社事件),最後當初抗日六社的霧社群賽德克族人只剩下兩百多人。日本人又再將這兩百多位遺族,遷移到「川中島」,也就是現在南投縣仁愛鄉的「清流部落」。

DSC01537 

▲ 岳父說這裡本來是吊橋。

DSC01671

▲ 從「霧社事件餘生紀念館」往下拍。

看完這些事覺得很感慨(後來日人還在這裡徵召賽德克族人參加「高砂義勇軍」),岳父他們原本雖不熟悉這些歷史細節,但提到這位「番阿祖」時,總會說是「很可憐的番阿嬤」,直到最近才慢慢知道這些發生過的歷史事件。

DSC01616

DSC01623

▲清流派出所前看到的景觀

從資料上看,村子在九二一地震後整個又重建,已經跟岳父記得的樣子很不一樣了。

DSC01630

▲村子較裡面的地方,有個「餘生紀念館」,有不少霧社事件相關的看板資料。

DSC01634

▲ 日本當初建的神社當然被拆掉了,改成紀念碑。

DSC01703

▲ 紀念館中的神社舊照片。

DSC01633

DSC01644

DSC01643

DSC01687

DSC01697

▲ 紀念館主要呈現的是當時的一些資料。可能跟一般那種DIY旅遊性質的展覽館不同,裡頭感覺來訪的人並不多。(我自己是看了很久)

DSC01578

DSC01576

▲當地還有一個「川中島工作室」,寫著歡迎參觀。一位賽德克族的阿嬤會展示織布機以及她手工完成的各種編織品。


岳父的口述歷史故事當然不是只有這樣,他父親當時跟當地的賽德克族人很要好,後來在二二八事件時,還參加過謝雪紅的「二七部隊」。

二二八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www.google.com.tw/?gws_rd=cr&ei=CWPvUtC5J4n0lAWpn4H4Cg#q=%E4%BA%8C%E4%BA%8C%E5%85%AB%E4%BA%8B%E4%BB%B6&safe=off

image

這裡寫的是「霧社泰雅族原住民」,因為當時賽德克族仍被歸在泰雅族中。

據說當時他們幾個年輕人似乎因為某些狀況,沒參加到一場戰役,回去時差點被謝雪紅槍斃,被放走後,又被國民黨抓起來。岳父的父親是透過一些關係,才被救出來的。

後來他們好像還繼承了一些土地,當初泰雅度假村在營業時,還有一些族人來找他們。

我太太也不是很清楚這些事,不過她說小時候常覺得奇怪,自己明明是臺中人,為什麼身份證字號會是南投?

DSC01667

這趟旅行讓我覺得很感慨(大概最興奮的應該是岳父跟我吧?其他人跟小孩都很累),其實很多歷史一直靜靜躺在那裡,知道的話,就會有很多不同的感觸。

或許在那些「從一個庭園咖啡到另一個庭園咖啡」、「從一個DIY到另一個DIY」的旅遊行程外,我們其實可以多一點敏銳度,去覺察身邊發生過的許多歷史。


最後附上「搜秀資源網」的「清流部落」相簿:

https://plus.google.com/photos/103769348165725339984/albums/5976114766413055217?banner=pwa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inlee
  • 看來歷史真的與切身有關,
    格主講的這段真的好有意思,你寫下來也算是記錄另一段歷史了。
  • 其實後續岳父又有跟我提到不少資訊,也知道名字了,再來還得查一些資料。寫一寫覺得很有趣,想或許再來寫一篇爸爸跟媽媽這邊的家族。

    風聆 於 2014/02/11 23:06 回覆

  • s140ig74
  • 〇#☉A裝﹉飾燈♀p.tl/B3r0

    #A泰山﹎LED燈http://Qt

    #〇Ahttp:□//x.co/3k


    #~Ahttp:◇//snipurl.com/28很~多□
  • 維大力?

    風聆 於 2014/04/08 20: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