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很多熟人都曉得,最不該問我的問題就是:「這家店/這道菜好吃嗎?」因為我永遠只有一個答案:好吃。

是的,本人就是傳說中的「味覺白痴」。

白痴不算殘障

▲請注意,白痴是不能停殘障車位的,味覺白痴當然也是。

「我覺得這家餐廳的麵嚼感不夠好。」「嗯,他們的醬料偏鹹。」「不過海鮮食材算新鮮。」有時候聚餐的時候,大家會七嘴八舌討論食物,然後話題終於丟到我這裡。

「你覺得呢?」

「唔?」我總會嘴裡咬著食物,然後用困惑的眼神望著大家。

「問……問錯人了,對不起。」

是的,那些什麼新不新鮮、醬料或肉質什麼之類的,都跟我無關,我只知道這東西可以吃


很久以前,當時還是女友的太座有次幫我煮了麵。

「好吃嗎?」她問。

「好吃。」我一貫地回答。

然後她吃了一口。「等等,這好像還沒熟……」

「喔,是嗎?」我完全沒停下來,繼續把它吃完。


前陣子還發生過一件事。

太座幫我買了麥當勞,我邊吃邊看書。

「奇怪,這檸檬紅茶好像味道不太一樣?」(我點速食通常會搭紅茶)

是的,如果是正常人,這時候應該會停下來,研究一下到底怎麼了。

但我不是正常人,所以我繼續喝。

「這杯咖啡喝起來如何?」太座下樓,看到我把東西吃完。「我想說你喜歡喝咖啡,所以這次幫你把紅茶換成咖啡。」

咖啡?」

「……」

「……」

……是的,我居然分不出自己喝的到底是咖啡還是紅茶 orz (一個是葉子泡水;另一個是豆子泡水啊!)

196719240_x

更可怕的是,我居然一點也不在乎!!!


更有一次,我單獨一人在家,依舊在餐桌看書。

「有點嘴饞,找看看有什麼東西好了。」

然後我看到冰箱有一包乾燥香菇,那是我上次去新社演講時,半路買的。

20150117_034801151_iOS

簡單地說,就是烹飪前要拿來泡水,然後煮過的東西。

不知怎地,我忽然覺得這東西就好像那種可以直接拿來吃的水果脆片,想也沒想就拆開來,「一菇一菇」(這發音總覺很微妙)吃了起來。

「好難吃喔,乾乾的。」吃了幾菇後,我開始抱怨。(請注意,我是在吃了幾顆之後才意識到難吃的)

正常人這時候會怎樣呢?我想應該是把香菇乾封好,放回到冰箱裡吧?


但我不是正常人。


於是我配了白開水(這樣比較不會那麼乾),繼續一邊看書,一邊啃完半包乾燥香菇

「……」

太座回來後,看著那半包乾燥香菇,完全說不出話來。

姚明

順便一提,後來我有拉肚子,這是很稀有的情況,因為我向來是個鐵胃,不過即使拉肚子我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是的,身為一個味覺白痴,搭配鐵胃屬性也是一定要的。

有次去聚餐還是烤肉什麼的,周遭人吃了肉喊道:「這肉沒有熟啊!」

當服務生過來時,便看到一群氣沖沖要求重做的人,以及一個埋頭繼續吃飯的人。

「等等,你不覺得肉沒熟嗎?」

「咦?什麼?」我抬起頭,嘴裡咬著肉,困惑地望著大家。

回去後其他人都拉肚子,結果我一點事也沒有。


後來我想了想,我小時候也滿挑食的,為什麼長大會變這樣?這味覺到底是什麼時候崩壞的?

我猜,很有可能是當兵時壞掉的。

DSC04064

▲當兵時幫部隊設計的T恤,後來我們都笑說是名符其實的「陸戰鐵胃」。

當兵時的新訓中心在龍泉,印象很深刻,吃飯時一看,飯碗裡除了白飯外,還有一堆黑黑的米蟲。

是的,那是米蟲,滿滿的米蟲

還記得我看了看周遭鄰兵,他們也無奈地看了看我。然後大家試著想把米蟲挑出來,但實在太多了,根本挑不完,最後只好埋頭開始吃。

幾次之後,大家完全無視米蟲,彷彿牠是白飯裡正常的添加物那樣(好像現在流行把白飯跟糙米混著煮),就這樣連吃了好久的「米蟲拌飯」。

不過真正的崩壞點並不是在這時候。

下了部隊後,吃的東西變好,而且伙房裡有兩個滿會做菜的學長,所以雖然每天在那邊一二一二被操得很慘(印象很深,晚點名後,那運動場旁原本全乾的水溝,居然有一堆汗水在流動……是的水真的多到可以流動……),吃飯時還是吃得很高興。

就這樣過了很久,我也從二兵變成一兵,然後變成下士。(還是當兵要兩年的年代)

直到這天,某位天兵被分派到我們部隊。

所謂的「天兵」,就是那種唱軍歌慢半拍、走路會跌倒、掃地會受傷的傢伙。

有次半夜上哨,這位天兵騎著腳踏車,在原本應該左轉的地方右轉了(也只有一個轉彎啊拜託!),讓要換班的哨兵等了很久。

也因為這樣,我們都不敢讓他站拿槍的哨點,不,乾脆連哨都不要讓他站了!

但……部隊裡有什麼職務是不用站哨的嗎?

「呃,不然……讓他到伙房吧?」


是的,長官做了這恐怖的決定。

小便當湯大便當飯

於是我們叫外食的比例開始增加。

收假回來要帶宵夜幾乎變成傳統。

聽說某天晚上,一位大我兩屆的下士班長,吃完晚飯後,就蹲在營隊旁的水溝邊嘔吐。

但生命會自己尋找出路,這些經過「人擇」淘汰後的進化物種,個個都變成了鐵胃。

DSC04061

後來退伍前有段時間當哨長,我就跑去說服營部跟連部,讓我們的哨所改到營部去打飯菜,不要回連部。(距離也比較遠)

我還記得那天吃飯時,大家幸福的表情……

合理的猜測,我的味覺大概就是這時候壞掉的。


但身為一個味覺白痴,也不是沒有好處。

比方說,味覺白痴這種動物很適合自己做菜自己吃

DSC02709 DSC02717 DSC02774  DSC02720 DSC04732 DSC03608

▲幾年前剛搬家,當時常會自己做菜自己吃……呃,好像插進了奇怪的圖?有嗎?

反正就亂七八糟都丟進去,熟了嗎?大概。鹹淡剛好嗎?嗯,應該吧!好吃嗎?好吃。

這東西真的可以吃嗎?喔,什麼?

但缺點就是我不敢做給我以外的人吃


幸好這幾年來,在周遭眾人的調教之下,味覺慢慢有恢復的傾向,除了可以分出這是什麼肉以外,有時候也可以說出「不好吃」、「好像沒熟」、「太鹹」這樣的評論。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1217915495

味覺白痴的銀河歷史,又翻過了一頁。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ara
  • 強強強,一篇短文,嗆到兩次。
  • 感謝,這樣寫文有成功XD

    風聆 於 2015/01/18 00:26 回覆

  • 玉米虫
  • 文章裡面有我,所以出來回應一下(喂)
  • XD

    風聆 於 2015/01/18 00:26 回覆

  • 沐恩
  • 該...羨慕嗎....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