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各縣市教育局做類似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這種東西就像放煙火一樣,「咻」的一聲,很好看,但只是煙火。
怎麼說呢?

當你宣示「零體罰」,然後又說不出「體罰」的定義時,
每個老師都知道這只是上面在做宣傳,接下來殺幾個人,
好像執法甚嚴,但其實還是不敢碰觸最敏感的地方。

因為「體罰」經過宣傳之後,變成可怕的洪水猛獸。
但每個人其實都知道,「處罰」卻是不能免除的,
結果就是猛烈地批判體罰,卻始終不敢在體罰跟處罰間畫一條線。

這種事發生太多了,我們還可以來看看還放過哪些煙火。

最有趣的例子就是小班教學精神。

既然要照「小班教學」的「精神」跟方法去教,
卻又沒辦法給予「小班」。

這……就好像叫士兵雖然沒有船,
卻還是要像有船一樣快速地遊到對岸。


還有這句:「把每個孩子帶上來」。

很好聽,那就跟「零體罰」一樣冠冕堂皇,
但到底「怎麼帶」、「帶到哪裡算上來」,
卻不了了之。

如果要把每個孩子帶上來,
那得先訂定出明確的標準,
期望每個孩子在畢業前都一定要達到這個標準。

再者,你得給基層足夠的彈藥去做這件事,
包括提高師生比、設置足夠的特教資源、
培訓足夠的教師或相關人員、給予足夠的人手與時間去進行補救。

很遺憾,並不是沒朝這方向去做,
只是距離「足夠的彈藥」還遠得很。

你原來雙手空空,現在給你一顆手榴彈,
就要你假裝自己開著坦克車去滅掉敵人基地。


說好聽的話、做宣傳,簡單的很。
現在也非常流行,因為愛做這種事的人,
官位總是節節高升,
就好像告急鬼跟作秀鬼老是選上立法委員一樣。

不過,可別當觀眾都一樣沒腦子。
煙火放多了,看的人總會知道:

「這只是一瞬間好看,卻沒辦法讓風景真的漂亮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