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習慣看著窗子,彷彿窗外會有什麼她所期待的事情將會發生似的。


就這樣,兩年了。


「奶奶究竟在等什麼呢?」她最喜愛的小孫子側著頭問著。

沒有回答,只有她平和的微笑。

小孫子鑽到她的身旁,拉著她那佈滿皺紋的手,學著她注視著窗外,等待將會發生的事情。圓都都的紅臉頰,鑲著兩顆咕嚕咕嚕轉來轉去的大眼兒,好動的他很難得像這樣靜靜地坐著。

雖然不耐煩,卻喜歡奶奶手心傳來的那股溫暖 儘管在他的記憶裡,奶奶這兩年從不曾跟他說過什麼話。


窗外落雨了。

水汽蒸融在玻璃的周圍,他好喜歡這種感覺,整塊玻璃就像是一個大電視機螢幕似的,朦朧中播放著路上行人們的點滴故事。

來來往往的車輛,在積水處濺起好看的水花。

綁著公主頭的女孩坐在麵包店前的椅子上,直到男孩撐著傘,笨拙地跨過積水趕來,然後兩人一塊兒靠著肩,走入斑馬線的另一頭。


奶奶總是靜靜地坐著,像這樣。

他想,奶奶一定在等什麼很重要的人來訪。不然為什麼奶奶總要堅持穿著那件紅色的套裝坐在窗前,他知道那是奶奶最喜愛的衣服,也是衣櫃中最漂亮的衣服。


奶奶很珍惜那件衣服,捨不得穿,像是收藏品般地,偶爾只拿出來看,但現在卻經常指著要穿它,他想,奶奶所等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兩年前,爺爺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他不明白精明能幹的奶奶為什麼會忽然變了個人,不但忽然沉默了起來,生活上的大小事也都要尤爸爸媽媽來打點。

是因為爺爺不在身邊的關係嗎?

可他記得他很小的時候,爺爺也曾到很遠的地方住過一陣子,他記得那裡有大大的白色房間,還有很多白色的床鋪,更有穿著白色衣服的叔叔阿姨走來走去,就像是一座童話中的白色城堡。


可是,那時候的奶奶還是什麼事都喜歡自己來,一旦媽媽做了什麼奶奶平常會做的家事,奶奶還會生氣呢!

後來爺爺回家了,或許是因為這趟旅行太勞累了吧,他總愛賴在床上休息。

好幾次他跑到爺爺的床前,央求著他帶自己出去玩,但爺爺只是靜靜地笑著,伸出大大的手掌摸了摸他的頭,不發一語。

沒過多久,喜歡到處釣魚的爺爺又跑出去玩了。

他不知道爺爺這次去了哪裡,他只知道爺爺去玩的時候,家裡面好熱鬧,好多好多不認識的親戚都來了,連他最喜歡的堂姐也回來陪他。

從那時候開始,奶奶就不再說話了。

每天每天,奶奶只是坐在藤椅上,靜靜地望著窗外,等待著。


他感到相當好奇,奶奶究竟在等待著什麼?

是在等著爺爺回來嗎?爺爺這次也真的離開太久太久了。


他抬頭望了望大時鐘,差不多是卡通要開始播的時候了。興奮的他掙脫奶奶的手,跑到客廳裡,轉開了電視機的開關。

卡通裡的主角還是那麼厲害,他想到班上的大胖帶了漂亮的卡通貼紙來,下課時總會有一大堆小朋友圍著他。

他也好想像那樣的卡通貼紙,以前奶奶都會買給他的。

廣告上好多穿著時髦的大哥哥大姊姊跑來跑去,他也好想穿。不過那要長大才能穿吧,他想。


他想要的東西太多了。

那奶奶呢?

他從來不知道奶奶想要什麼,他只知道奶奶喜歡那件紅色的衣服。聽爸爸說那是爺爺年輕的時候買給她的,奶奶總捨不得穿而收藏在大箱子裡。

只有爸媽結婚的時候奶奶穿過一次。

他想,奶奶要等的人,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不然奶奶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衣服幾乎天天都穿在身上。

那個人一定是跟奶奶約好要出去玩,所以奶奶才會穿著紅衣服等他。

想到這裡,他瞇著眼打了一個哈欠,不經意的轉過去看奶奶。



奶奶不見了!

那個總是坐在藤椅上,靜靜望著窗外的奶奶竟然不見了!


吃驚的他趕緊跳下椅子,四處找著奶奶的身影。他知道奶奶從來不曾靠自己的力氣離開過那張椅子。

會是奶奶等的那個人來了嗎?他好氣自己太專注在卡通上面,而沒有看到這個奶奶等了兩年的重要客人。

他慌張地跑遍家裡的每個地方,臥房、廁所、頂樓……可是怎麼樣也找不到奶奶,那原本總要爸媽扶著才能走動的奶奶,此時就像憑空消失了般。


窗外的雨停了下來,他抬起頭。

金黃色的陽光從窗櫺間灑落,將原本雜亂的街道渲染成一幅美麗的畫。


他發現窗子外面站了兩個人,那是爺爺跟奶奶。


爺爺回來了!

他看到奶奶的臉笑得好開心好開心。

爺爺一定是來帶奶奶去玩的,因為奶奶正在窗外向他擺著手,嘴唇輕輕動著,像是在對他說再見。

他也對著窗外擺著手,大聲地跟奶奶說再見。

只不過,不曉得為什麼,他總覺得這次奶奶會去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


奶奶跟爺爺緩緩走在金色陽光裡,肩靠著肩,靜靜地走著,直到消失在街道的那一頭。

他從窗前的小椅子上跳了下來,不小心碰到奶奶的藤椅。


忽然,他的視線被藤椅上坐著的人給吸引住了。

那是一個長的很像奶奶的人,可是他知道他不是奶奶。奶奶可能是怕走了以後爸爸媽媽會寂寞,所以找一個很像奶奶的人留下來陪他們吧!

但他知道,那不是奶奶。


然後……

然後那些好久不見的親戚又回來了,家裡又變得好熱鬧。只是他不懂為什麼每個人的眼睛都紅紅的,堂姐還對著那個像奶奶的人一直哭一直哭。他好想告訴堂姐,那個人不是奶奶,奶奶早就跟爺爺出去玩了。

然後…

從那時候開始,他也習慣望著窗。


很久很久以後,奶奶一定會回來看他的。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