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我才想起來,他們原本就是預定來文化中心參觀的。



這一定是我這輩子有史以來最尷尬的情況!



她和幾個美術社的社員,只是看了一眼,便匆促地走下階梯。

我呆站在原地,因為我真的理不清心裡的情緒應該是怎樣的。



「怎了?」巧靈疑惑的看著我的表情。


「沒事,回去吧。」我輕輕拍了拍她後腦袋的短髮。




明天早上搭公車時再趕快和若薇說清楚吧!我想。





可是,我們又不是什麼男女朋友,這樣的事為什麼需要特別說

明呢?想到這一點,我不禁又沮喪了起來。



至少要讓她知道我不是故意不和她們去參觀,而隨便亂編理由

的吧!站在往回家方向的公車站牌旁,我低著頭想著。



諷刺的是,那天我在公車上搭乘的位子,就是禮拜五時我們坐

在一塊的那個位子,但這次我的身邊不是她,而是一個戴著扁帽的

老伯。






回到家後,老爸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回來了。」我說。



「嗯。」老爸看起來無精打采的。



「阿姨她……」進房門之前,我開口問道。「出院了,是吧?」



「對。」老爸說。




「有……發生什麼事嗎?」




「有。」





「那……」我點有擔心這種簡單問答的對話會被讀者認為是

在湊字數騙稿費。「什麼事?」




「阿姨說,有人跟她求婚。」老爸用一種蠻不在乎的口氣說。

「很認真的一個男生,我們在醫院有見過。」




「然後呢?」




「你阿姨她還在考慮。」爸說。



「那……那你不覺得你該做些什麼嗎?」我很想說出這句

話,但想了想還是把它吞進肚子裡沒說出來,逕自走進房間。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