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異象嚇著了所有的人,電視上開始出現許多試圖解說這個現
象的專家們。

「或許是今天寫的是小字?」

「事實上,神童正是要表現出『空』的意境讓大家思考。」

「大家放心,這只是偶爾發生的現象,明天就好了。」

電視上的專家信誓旦旦地對著鏡頭拍胸脯說著,不過他錯了。


第二天,被單上仍然是空白的。


這件事再度嚇到了所有的人。


「根據我的觀察,神童具有『通靈』的能力,許多陰間的靈體紛
紛藉由他表現出所想要表達的東西,並且以特定的某種方式表現出
來。這也就是為什麼神童的被單上會出現許多前人藝術的結晶……」

在CALL IN節目中,一個觀眾是這麼說的,王先生記得這通電話
撥進節目中時,主持人與周遭的現場觀眾都皺起了眉,露出神色凝重
的表情。

那或許也是他們聽不太懂這段話在說什麼的關係。

「事實上,倘若有一天神童的被單上忽然開始不寫任何東西,只
有三種可能性……」


「我們謝謝台中的張先生,一分鐘已到我們下一通接的是彰化的
林先生……」

可憐張先生的電話被硬生生掛斷,不過顯然他並沒有放棄。二十
分鐘後他又撥了進來。
對於這一點,王先生蠻高興的,因為比起其他專家的亂扯如「把
被單用火烤後就會浮現出字」、「放心這一切都是幻覺騙不倒我的」、「明
天就會出現了」之類的推測,感覺起來這位台中張先生的話似乎比較
有道理些。

通常,人對於比較聽不懂的話總會覺得道理多些,對於好笑或輕
鬆的東西比如說這篇小說則是持著相反的看法。

那不重要,總之這位張先生又再度打了進來。

「主持人好!我是之前話還沒說完的那位張先生……」

「哪位張先生?」

「就是剛剛說通靈的那一位啊!我說神童具有『通靈』的能力,
許多陰間的靈體紛紛藉由他表現出所想要表達的東西,並且以特定的
某種方式表現出來。這也就是為什麼神童的被單上會出現許多前人藝
術的結晶……所以神童的被單上沒有字的原因有三個……喀!」

「謝謝台中的張先生,一分鐘已到。我們歡迎台北的李先生……」


王先生等了很久,終於在節目最後這位張先生又再度打了進來。

「我一定要說!這是一件相當重大的事!你們都不瞭解這件事情
的嚴重性!」

「您是哪位?」

「我……我是之前台中的張先生……」

「哪位張先生?」

「我就是說剛剛通靈……等等這次我不要再重複一次了!我要說
神童的被單上沒有字的三個原因,這是我經過精心研究才得出的結
論!其一就是如同各位所說的只是想要表現虛無的這個訊息,但是如
果持續到第十天這些訊息依舊是空白的話,可能就是第二或第三個原
因……」

「什麼原因?」

這次主持人似乎也起了興趣。


「第二個原因就是,被單上表現出來的是未來的預言,也就是……
世界末日!」



「事實上,原本我是一直認為著『神童』會在世界末日前十天出
現『十』、『九』、『八』……一直到『一』的倒數計時字樣。」



這位「台中張先生」的口氣聽起來相當令人不舒服,但卻有一股
很容易讓人將每一字每一句刻進心裡的那種能力。


「看來是主張『不是倒數計時,而是連續十天空白』的這種理論
對了。」


當這個字眼從擴音器裡發出時,在場的人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氣。

「還有第三種原因,就是……」


「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

忽然跳進來的廣告把剛剛那一段話給卡掉了。


事實上,昨晚收看到這段節目的人比王先生想像中還要多很多。

第三天,被單上依舊是空白的。



股市大跌。

北美發生規模七級的大地震。


王先生可以感受到這一天氣氛相當的不安,儘管他和王太太或許
是至今對他「大寶是不是神童」感到最懷疑的人。

第四天,被單上依舊是乾淨的,儘管如此王太太還是應全國觀眾
的要求將大寶的床單拿出來曬。

這一天,中共宣布要在台海附近再次進行飛彈試射。

中東再度傳出恐怖份子爆炸事件。


最糟糕的,還是某週刊忽然刊出前兩天那位「台中張先生」的身
份資料。王先生並沒有看到那篇報導,只聽同事說那位「台中張先生」
竟然是位德高望重的學者,不過竟然在打完CALL IN節目後的隔
日因為心臟病而過世朋友整理房間時發現大量有關「神童」的資料與
其他古籍堆放在書房中。

這篇報導的威力相當的大,因為對方竟然是個學者教授,而不是
那種街頭隨便出來晃兩圈那種跟你我一樣的路人甲、路人乙之流。

王太太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這股影響的勢力,是在第五天的早上。


她從來不曾看過這麼多人期待著她將被單晾出來,畢竟現場除了
SNG連線報導外,還擠滿了凌晨三點就來排隊看現場的民眾。

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王太太打消了「既然被單是乾淨的,那麼
今天就不要晾出去」的念頭。


第六天,大洋洲某小島發生火山爆發。

美國太空總署宣布,三日後將有一顆小行星接近地球,雖然不至
於撞上,但距離相當的接近。

第七天,王家外圍出現了攤販以及一群跪在地上祈求上天停止對
人類懲罰的團體。

好幾天沒去上班的王先生清點了一下捐獻箱,發現今天有人丟寫
著髒話的紙條。

人心惶惶。


第八天,全國各地的民眾開始請假,趕回家去跟親人們相聚。警
方在王家外圍設置了一道封鎖線,以確保屋內居民不會受到民眾的騷
擾,這也使得媒體必須從更遠的地方將鏡頭拉進。


「我說……」

王太太看著抱著粉紅兔玩偶的大寶,忍不住對王先生開口了。

「大寶真的預言了世界末日嗎?」


「我們不是討論過這件事嗎?」

王先生放下報紙,抬起頭對王太太說。


「可是你看這麼多人都相信了,就連住在鄉下的媽都打電話來。
你說我能夠不開始緊張嗎?」

王太太有點激動。


「那些都是媒體的噱頭,我們只要照著我們自己的生活步調就好
了,不要去相信那些有的沒有的東西。」

王先生正色道。

「我從來不相信大寶跟一般五歲了還會尿床的孩子有什麼不一樣
的地方。」


「可是這些呢?這些怎麼可能解釋?」

王太太拿出之前的舊報紙,頭版上刊登著寫著「E=MC平方」痕
跡的被單。


「那些只是媒體隨便拿尿床的形狀來做附和。」

王先生有點企圖逃避現實,再度舉高了報紙。


「可是之前天天尿床的大寶卻忽然如那位『張教授』所說的忽然
不尿床了,這難道不令人覺得奇怪嗎?」

王太太有點著急了。

「難道真的如教授所說,世界末日來臨了嗎?你看最近這幾天的
新聞,火山爆發、小行星接近地球、股市大跌、中共飛彈試射、大地
震……這難道不是世界末日的前兆嗎?」

王太太激動的站了起來,這使得一旁玩玩具的大寶有點驚訝。


「那……妳想……怎樣?」

王先生這次真的把報紙放下了,他的表情透露出「事實上我也覺
得很不安」的訊息。

「我……我好想回鄉下,我們不要在這裡住了!到處都是世界末
日之類的消息跟電視……」


王先生輕拍著王太太的背。

「傻子,如果真的是世界末日,住哪裡都是一樣的啊。」



大寶的被單上持續沒有任何痕跡的第九天晚上,各地的人紛紛請
假回家,跟自己的親人在一塊,等待著末日的來到。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