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 A [狗血版]




夜裡。




「你確定嗎?」

即使知道這一切只是法術造成的情迷,我還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想留下他。



「嗯。」

他慣有的笑容中似乎藏著一絲悲傷的影子。



扁帽老伯伸出右手,看了一下錶上的時間。

「午夜十二點整,時間到了。」

他從身後拿出了一張符咒。




「現在進行封印的話,你就完完全全的消失了,而永遠只是個人偶。」

老伯像是在做最後的確認,對著他說著。

「也不會再有任何機會尋找替身化為真人了。」



「嗯。」

他點了點頭。




我看著他,從心中湧出一股不能自己的悲傷。

夜裡的星子慘白的搖搖欲墜。





沒有木椅,於是他擺了一個眺望遠處的姿勢。那是在一般麥當勞速食店前,

坐在木椅上的麥當勞叔叔姿勢以外的另一種姿勢。


老伯開始喃喃吟唱起咒文。






當然,那是以前沒有所以沒有出現的新歌。





「啊你等鯊魚游泳,一片天空,

任瘋狗浪潮動~都有你掉在水中

自然而然的輕鬆,


一路倒,下水的人肉~無調味,到過於急凍,

我們有消融,我們曾解凍,不再是~無動於衷!


無條件餵魚~不顧明天的安穩為你變飼料,相信你的眼神~

不敢想,不敢問,有一天壞肚子的可能~


無條件餵你,放棄生命的旅程~為你堅強,就不怕犧牲~

魚的靈魂,如此沸騰,為愛我肉的魚。」





隨著老伯的咒語以及貼在他額上的符咒,他由腳漸漸開始出現普通的人偶色

澤……緩緩向上擴散……擴散……


我忍不住不斷由內心湧出的傷悲。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會愛上我,都是因為法術的關係。」



「都是因為法術的關係……」







「因為,沒有道理讓人會真的愛上一個人偶的。」




他冰冷的話,像是一道利刃,劃進我的心臟。

可不是嗎?我在悲傷什麼呢?


這一切,不過是一種虛幻罷了。





就像在這個時代裡,被美化的,許許多多數也數不清愛情故事。



有什麼道理呢?


有什麼……道理呢?


人可以愛上鄰座的男孩、便利商店的店員……

可以愛上網路上未曾謀面的男孩、可以愛上家財萬貫的富豪……


還可以……愛上……




一個人偶……?





我的淚,





滴落。






而這一切的悸動,只是一場鬧劇嗎?

或者,在愛情的質與量上,又和一般人的愛情有何不同呢?



或者……

每一場一場為人所陶醉迷惑的愛情,都不過也是這樣莫名其妙的魔法?


又有什麼不同呢?



有什麼不同呢?


難道,只因為一個對象身份的荒誕不經,就要注定這是一場鬧劇嗎?



讓我真正傷心的,或許不是這一切的虛假與真實上的定位。而是對於這樣單

方面的付出後,他有過什麼樣的回應嗎?


或者,一切只是我單方面的付出……



在我生命裡的第一次戀愛。


第一次……感受到那種為一個人心動的感動……







「別哭了。」



他不顧原來的姿勢,伸出僅能動的一隻手輕輕拭去了我的淚。



那是第一次,我查覺到他身體中所擁有的體溫。






我抬頭望起他與老伯。

在熟悉的,他的笑容裡,一切化歸於原狀。






「那是……他的體溫嗎?」

我輕輕觸著臉頰上殘留的溫度。




「是法術。」

老伯冷冷的說著。

「封印法術中,總會產生熱能。」



「人偶精是不會有感情或體溫的。」





「是嗎……」



我望著因為要拭去我臉上的淚,而出現不同於一般麥當勞叔叔站立姿勢的人

偶,嘆口氣說著。



是嗎?





「吃下這顆藥,那會讓這道法術消失。」

老伯取出一粒藥丸,遞給我。




「謝謝。」

我接過藥丸,上頭在路燈的殘光下,透著微亮著的藍色。




該吃嗎?

就讓這一切荒唐結束。




我閉上眼。




可是這一切一切因為一個人而忐忑不安、因為一個人而無條件的喜無條件的

憂……這許多許多的深刻感受與記憶,是不是就要這樣隨風而逝?




「對了,老伯。」

我忽然想到還沒問過老伯的名字,趕緊出聲喚了正要轉身離去的他。



他轉回來面對著我,遞給我一張寫著潦草數字的卡片,只留給我一句話。

「以後如果想要連絡我,就打這隻電話,找一個叫做……的人。」



「萊恩?」



「喔不。」

他緩緩的說著。

「但很接近了,他是萊恩的雙胞胎弟弟,一向在外頭流浪的,他叫萊西。」




汪汪!



我聽見附近電線桿旁的小狗叫了兩聲。










然後……



然後……





那之後有多少個夜晚,我坐在臥室裡不協調的那張木椅上發征著。


除此之外,一切都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我還是一樣上班,還是一樣做我的女強人,還是一樣在中午與梅姐談論著公

司的八卦,還是一樣拒絕掉那一卡車一卡車來追求的邀約。



一切,都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




除了偶爾,我會在速食店的門口,對著那座姿勢與其他麥當勞叔叔不同的人

偶,讓視線停留上久一點。



偶爾……







我會打開臥房裡的抽屜。


對著那顆泛著微微藍光的藥丸,猶豫著。






~END 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