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當這個剛出生的女娃兒被抱出來時,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


這一定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美的嬰孩!


擁有豐富接生經驗的護士長推了推眼鏡,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即使見過了無數的嬰兒,她還是忍不住對這個嬰兒的魅力感到驚訝不已。

本來嘛!剛出生的嬰兒那樣小不拉幾的,怎麼看,臉就是皺在一塊,好看不到哪去。這時還得要勉強自己跟嬰兒的父母說:


「恭喜!是個可愛的男孩!」(恭喜!是隻可愛的沙皮狗!)



或是……


「恭喜!是個和媽媽一樣漂亮的女孩!」(恭喜!不可以餵這隻小猴子香蕉喔!)



那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通常的情況下,只有嬰兒的父母會覺得自己剛出生的小怪獸覺得好看。但怪獸就是怪獸,要是放到並排的保溫箱裡的話,那恐怕就變成是「怪獸對打機」了!



可這個嬰兒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護士長從來、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的嬰兒!

雖然,女娃兒的臉也是皺在一起的,而且也和其他的嬰兒一樣發出「哀傷頭上無毛、嘴裡無牙、沒有香蕉吃」的哭聲。



但……



那是為什麼呢?


護士長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娃兒的臉皺得那麼美,而哭聲宛又若黃鶯出谷、大珠小珠落玉盤、像一線鋼線拋入天際、讓人聽了像是吃人蔘果一樣,讓三萬六千個毛孔無不暢快的!


天哪!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聽到這麼美妙的哭聲呢?要是以後聽不到怎麼辦?


抱著嬰兒的護士長站在嬰兒母親的面前,忽然淚灑護士服、流了滿面……


「好可愛的孩子喔……」

嬰兒的母親無暇注意護士的表情,伸出手抱過嬰孩,相當疼惜的說著。



護士長看著這位相貌平平的母親以及一旁的父親,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抱錯嬰兒的可能,但是這東西明明就是從「那裡」跑出來的,實在不太可能抱錯。


「嬰兒好像媽媽喔!」

護士小姐盈盈的笑著,努力的說出制式化的標準句子。



人們就是喜歡聽這個。


說真的,就算是裡頭跑出了一隻河馬還是麥當勞叔叔、粉紅色兔子、皮卡丘、可達鴨、Qoo之類的玩意兒,你都還得說出這個嬰兒像爸爸或媽媽之類的客套話。



「這麼美的女孩,一定要取個好名字啊!」


任何一位看到的人,都會在心裡頭有一種「這個女娃兒長大後,一定是足以傾城傾國的絕世美女」的感覺。如果在古代,她一定是某朝代最後一位皇帝的妃子;如果在現代,必然會是可以傲視國際的模特兒、大明星。



當然,有這樣偉大未來的這個女娃兒,一定會有一個好聽的名字。



就在這個時候,嬰兒的爸爸說話了:

「親愛的,我已經請算命先生幫她取好名字了。」


「真的嗎?」


「這麼美的女孩,照愛情小說或武俠小說的公式,都要有兩個字的複姓——正好我們就是!」


周遭的人不禁開始想像這樣一位將有絕世美貌的女孩,竟然還有一個複姓的名字,儼然就是只在愛情小說中出現的夢幻人物?


「這是一個容易上口、又能顯示出我們的女兒人如花之貌美的好名字。尤其它還擁有一個能榮華富貴的好筆畫呢!」


所有的人都豎高了耳朵,想要知道這個有史以來最美的嬰兒會有什麼樣的名字?





「張廖阿花!」




從那天開始,那間算命攤子就因為沒有客人上門而搬走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