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就要開始下了,他知道的。


父親曾經這麼告訴過他的,當山頭的那邊攏起一堆堆的烏雲時,雨就要開始

下了。


然後這塊他們代代祖先傳承的田地就會再度活了過來,不久之後,將會是一

場大豐收。



到了那時,不但有著吃不完的米,還可以買好多好多的糖兒。




小時後的他,總是想著那種滿手滿嘴都是糖兒的夢想。

但不知怎麼的,雨總是隨著夢被時間投到好遠好遠的那一端。




村子裡總有個習俗,大夥聚在一起慶祝豐收時,總會跳上那麼一段舞蹈。


他最喜歡看的。




爺爺曾經跟他講過舞蹈裡的故事……




很久以前,這裡是一片荒蕪。


祖先們來到這裡,卻總苦於每一陣子就會出現的旱災。

有個老人來到村子裡,告訴大家只要有人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雨神,旱

災就會結束。




但是,總沒有人敢這麼做。



直到有個勇敢的孩子,將自己奉獻給雨神……

在火化的儀式中,村人看到雨神將孩子化身成飛翔的龍……





而他總要問,後來呢?村子是不是從此沒有旱災了?



爺爺點點頭。




但那個化成龍的孩子呢?




他總在想,那個孩子或許到了更寬廣的天上去,每天每天看顧著他們村子。

雲上是怎樣的世界呢?





他想,他很快就知道了吧。





村人在久旱不雨所造成的飢荒下,做出了瘋狂的事。



活人祭祀!


而他,一個爹娘在飢荒中喪生的孤兒便順理成章似的成為祭祀品。





火,開始蔓延起來。

他安詳的笑容,像是可以再見到久違的親人般。





不久之後,雨就要開始下了吧!他想。

他開始感覺自己的身子延長了起來。


化成一道煙霧……一道長著鱗片與長角的煙霧。灼熱的割傷在皮膚上開始蔓延

開來……





他闔上眼,想像著自己與故事中那個孩子一樣,便成能夠翱翔藍天的龍。

能夠降下甘霖的使者……




不知怎麼的,身子開始清涼了起來。

所有的灼熱感也都一掃而空!




好奇的他想睜開眼。

但他聽說過,在變成龍的過程中是不能睜開雙眼的,不然就會掉落下來。




身旁的喧嘩聲越來越大。

他想起進入火堆前望到山頭的烏雲。





會不會?他正化成雨降落在村人的歡呼聲中?




然後,又過了好久好久……

直到所有的喧嘩聲緩緩停了下來。




他忽然覺得好累……好累……

於是他睜開了眼。





整座大地躍進了他的眼裡!

這是……他正翱翔在天上?


前頭帶領他的,是一條像虹彩一樣的長龍,閃耀著炫目的光芒。



他認得的,是故事裡那個勇敢的孩子!



掛心著村子的他趕緊像下望了望。

是啊!那是狂歡在雨中的村人們!




他安慰的笑了。



他想,我也要這樣永遠守著村子。

於是化成龍的孩子抬了頭向著他所崇敬的前輩。





但……




那條像虹一般的龍忽然間已消失無蹤影?




身後,又傳來一陣一陣的哭聲。

是旱災?恍惚的他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記憶。這麼一下子,晃動的時間似乎早

已過了數十年。



他拼命的想降下雨來,因為他總不忍那飢荒帶來的哭聲。

但他發現他什麼也不能做!




直到瘋狂的村人在一次重複著恐怖的儀式。


他想大喊著:錯了!錯了!這樣的犧牲造就不了什麼的!

但村人們怎麼也聽不見他的聲音。




然後那個孩子就像重複著他的影子一般,隨著他到了天上。



這時候他才發現。

那個可憐的孩子並沒有化身成龍,他只不過是個孤單的魂魄。




而他也是!



然而瘋狂的村人這次卻沒得到任何一滴雨。




他開始慌張起來,四處找尋著那條像虹一樣,能夠降下甘霖的龍,卻怎麼也

找不著。



直到,他見到了山那頭堆積的烏雲。他終於才明白。




那虹,不過是雨後總有的虹。



而龍,卻只是一條不止息般的命運輪迴。

反覆重演的歷史與孤魂,在天上舞著熟知的故事。




他的眼框不住紅了起來。



這一代一代不能停止的詛咒,就是從這樣的一個神話開始。


那個孩子,化身成詛咒的輪迴,反覆上演著村子一代一代的悲劇。







他的淚,滴落下來,化成村人們的狂歡。


但他知道的,還有很多很多的淚,還要在祭典裡流下。






雨,就要開始下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