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醒過來了?」



再度張開眼睛的阿花,努力確認自己是不是還在夢境中。直到

見到眼前的小香時,她喘了一口氣。


「發生……發生了什麼事?」


「從昨晚開始,妳就好像一個空殼子一樣,怎麼跟妳說話都不

回答。」小香聽見了阿花的說話聲,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直到今天早上升旗時,妳忽然倒了下去,然後就在保健室裡

躺了兩節課。」



「啊……兩節課……」


阿花努力回想著,發現自己並沒有任何有關那天晚上回到宿

舍、上床睡覺、起床、甚至升旗的印象。



她伸手摸了摸額頭,夢境裡那道白光所發出的地方。


那是一道淺紅色的傷疤,又像是長在額頭上的痣。在阿花的記

憶裡,這是從她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有的東西。



「那……那是?」小香也注意到阿花額頭上的「傷疤」,露出相

當驚訝的表情。



她很快從書包裡翻出了一本小冊子,那是她去社團時總會用到

的筆記本,裡頭密密麻麻地記錄她在超自然研究社裡所聽得的東

西。阿花總覺得小香若能把這種精神用在課堂上,那她的成績恐怕

就不會像現在這麼慘了。



「封魔咒!」小香迅速地翻到筆記的某一頁。「這道傷疤雖然很

小,仔細看後卻能發現是一個字。」



「封魔咒?這是幹嘛用的?」阿花抓了抓頭,但她總覺得自己

曾在哪裡聽過這個名詞。


「這是古代中國的一種符咒。」小香瞪大了眼努力看著。「我記

得我讀過一本由明民書房所出版的『中國古代符咒傳說』。裡頭說上

古時候有些高等符咒會變化成極小的一個字,然後固定在被封印的

對象身上。」



「喔?」阿花怎麼想也想不出誰會在她的身上放這種東西,再

者,她記得自己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有這個東西了。


「封魔咒……」小香忽然想到了什麼,退了幾步。「是用來抑止

或封印某些妖怪的特殊法力的咒文,通常需要由許多道行極高的人

合力才能發動……」



阿花還聽不太懂小香話裡的意思,只是摸了摸額頭上的小紅點。



「為什麼妳的身上會有這個東西呢?」小香的聲音開始顫抖。

「對了……這麼說起來,昨天妳也有到召喚妖怪儀式的現場……」



「妳是說……我是妖怪?」阿花忍不住笑出了聲。「我怎麼可能

會是妖怪?」



「說的也是。」小香嘆口氣。「如果妳真是傳說中的九尾妖狐,

那麼妳不但會擁有超越常人的媚惑能力,輕易地就可以迷惑其他

人,甚至還有著一身宛如不死之身的金剛不壞之身,或……」






「對呀……」阿花搔了搔頭。「我也只不過有兩次從陽台摔下

來,或者從樓梯上滾下來,甚至被砂石車碾過去四次都沒受傷的記

錄而已,根本不是什麼金剛不壞之身……」




「是啊!聽起來就跟平常人一樣,怎麼會是妖怪!」小香笑著。

「呵呵呵……」





「呵呵……」阿花。





「……」








「……」









「我的天哪!妳真的是妖怪!」小香跳了起來。


「我的天哪……原來我是妖怪?」阿花似乎受到很大的打擊。





事實上,長這麼大才發現自己是笨蛋,這種打擊或許要比發現

自己是妖怪還要大些。




「我……」小香瞪大著眼看著阿花,聽得出她的聲音不斷在顫

抖著。



「我……我還是阿花啊……我並不會怎樣……」阿花有點著

急,深怕失去眼前這個唯一可以幫助她的朋友。






「我好興奮喔!」小香跑了過來,拉住阿花的手。「從小我就聽

說了好多妖怪的傳說,好想真的抓一隻……不……真的遇到一個妖

怪來認識認識!」



阿花雖然差點從床邊翻了下去,還是儘量努力坐正。


「優賦學長說,其實在我們平常生活的世界裡,存在著很多妖

怪的後裔。甚至還有可能是過去著名妖怪的轉世……」小香很快從

身後抽出了一把放大鏡,開始端詳阿花的全身。「雖然妖怪們自成一

個系統,甚至其中還可能有統領。但很多妖怪其實都不曉得自己有

妖怪的血統,甚至就這樣很平常的生活下去……」


「妳是說我就是那種搞不清楚自己血統的妖怪嘍!」阿花抓了

抓頭,老實說她也覺得自己有點奇怪。


她經常想不通,為什麼小孩不能到大人池去游泳。因為她總是

直接從大人池的這一頭「走」到另一頭,還有救生員曾因為她潛到

水裡太久都沒起來,趕快跳下去救她的。


她也不太理解,為什麼在飲水機喝熱開水的時候大家要用杯子

裝,不像喝冷水時直接用嘴巴或手掌接。更不用提國中自然實驗時,

她總是等不及燒紅的鐵架冷卻,就直接把鐵架拿去放。



更奇怪的,是她小時候經常到一個阿姨家去玩。阿姨的床頭總

放著一罐奇怪的藥,她見過阿姨睡覺前吃那個東西,就學著整罐吃

下去,卻也沒怎樣,只覺得一點都不好吃。但沒幾個禮拜後,媽媽

說那位阿姨因為失戀所以吞了整罐藥,所以去了很遠的地方。





「原來……我是妖怪啊……」阿花嘆口氣。不過此時此刻的她

究竟瞭不瞭解「妖怪」是什麼意思,這還是個問題。



「其實一般人都會怕妖怪,但如果沒有什麼傷害的話,其實都

不必怕啊!」小香說。


  「我記得唐朝的玄奘大師就曾說過,『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怪是

妖怪他媽生的;所以妖怪如果有了人的心,就不再是妖怪,而是人

妖。』」






「……」


阿花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她跟玄奘大師實在不熟。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