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伍寺山很難得的跟一個女同學一塊邊走邊聊天。

這讓龍頭相當不高興,特別是因為這位名叫珊珊的女同學還一

度拒絕過龍頭的追求。


「哼哼!醜八怪居然也泡得到馬子啊?」龍頭跟其他幾個跟班

就這樣擋在巷子口,相當不滿的說著。


「走開。」


珊珊暗地裡從口袋摸出兩顆粉筆,準備好飛天育嬰流的基本招

式「粉筆丟」。


想當然爾,眼前這位看起來既瘦弱又憨直的寺山同學,一定會

成為對方攻擊欺侮的對象。這讓珊珊相當無法接受,甚至打算做出

不合乎飛天育嬰流規定的舉動—除了與妖狐的行動有關外,絕對不

准許在任何外人面前做出會洩漏身份的動作。




  再怎麼說,身邊這位「伍寺山」同學,可是打珊珊入學到現在,

唯一被發現會去讀他們所辛苦編的校刊,甚至把文章剪貼整理的人。

  


  這可是需要加以保育的國寶哩!




「那個……我身上的錢都給你們了啊。」寺山同學摸著頭,帶著

歉意的口吻說著。


這個男的是自己作賤是不是?太沒用了吧!

原本氣憤的珊珊聽到這樣的話,一時之間覺得悲哀又生氣。


「哼!」


剛才的校狗忽然從路邊跑了出來,猛咬住龍頭的腿。


「不要……」


伍寺山相當緊張,伸過手去想要阻止那隻跛腳狗,卻已經來不

及了。龍頭粗壯的腿就這麼一踹,校狗就滾落到一邊。

「媽的居然還會有狗朋友來救你!」龍頭看著被踹到一旁而夾

緊尾巴的狗,大笑了出來。


看到這種情況的珊珊,實在是無法忍耐了。




「飛天育嬰流——粉筆……」



忽然一個人影擋在前面,使得珊珊沒辦法將手中的粉筆拋擲出

去。


那是伍寺山,那個笨蛋居然自己跑上前去,擋在她跟龍頭的中

間,還努力掏著口袋找東西。


「好吧!我還有兩百塊……先給你了。」


龍頭抓過伍寺山手上的鈔票。「早說嘛!這樣就好辦多了。」



「你……你幹嘛啊!」珊珊氣急敗壞的,對眼前沒有任何男子

氣概的伍寺山罵著。


「哼哼!與其跟這個醜八怪在一起,還不如當我女朋友吧!」

手中舉著鈔票的龍頭,順勢在經過珊珊之時,將手掌朝她的臀部捏

了一下。


「哈哈哈!」


「你……」珊珊露出相當生氣的神情,不過還是按耐住自己想

上前去幹架的衝動。


「哼!你怎麼這麼沒用啊!」無處可發洩氣憤的珊珊把鋒頭又

指向伍寺山。


「哼哼!不管你了!我家要往這邊走啦!」


她理也不理的,拋下伍寺山就從旁邊的分岔路跑了進去。打算

繞過一圈從龍頭的前面再出現,然後隨便用飛天育嬰流的任何一招

好好教訓他們。


這種動作,可不太適合在伍寺山的面前做——無論他是不是真

的「獸王」轉世,她都一定會挨幫主一頓罵。



只是,這次她實在是嚥不下這口氣。




刷!


經過訓練的珊珊腳程相當迅速,一下子就從街道另一邊跑了出

來。



「飛天育嬰流——榔頭閃!」


招式還沒喊完,眼前的情景卻讓她嚇了一跳。






這……這不叫「教訓」……這叫做「殘忍」!




滿臉是血的龍頭橫倒在牆腳,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動作。而其他

的跟班也一一伏在地上無法動彈。

街道的地上、一旁的電線桿都佈滿了血跡。




這……



珊珊走上前去,試了試龍頭的鼻息。





他死了。




其他倒在地上的男孩子也是,一共五具屍體,就這樣橫倒在校

門口附近的街道上。



「這……這太殘忍了……」珊珊摀住嘴,整個人不住地發抖,

手上原本要使出榔頭閃的武器也掉落到地上。


(作者按:原本用榔頭丟人的舉動就不殘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