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看看這幾篇新聞: 民國100年 北北基自辦基測 
(其他延伸:兩邊都考 教部說「行得通」   選錯基測 考生恐高分落榜

好,今天要來罵北北基。不,與其說要罵,不如說是想為北北基專業的老師、行政人員感到惋惜,因為這個新聞實在是令人又好氣又好笑。

事實上,當我第一次看到這篇新聞時,我腦海中最先浮現出來的字是「笨蛋」,然後是「惋惜」,最後是「聯考復僻」。

為什麼說惋惜?我來打個比方,諸位就清楚了。

秋冬交界之際,感冒病毒肆虐。
此時三大電腦公司的經理、高層決策人員、工會代表忽然開了一個聯合會議,開完之後發表一項公開聲明:

「為了消除民眾的擔心,我們三家國內著名的電腦公司將全面清查公司內的電腦病毒,並請所有的員工到衛生所注射疫苗,以免電腦病毒經由我們的員工傳染給家中的老人、婦女、小孩。」

好,我想問您,如果您是這三家電腦公司的員工,你發現上頭的老闆竟講出這種話。您是該笑呢?還是該哭?

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不過幸好我不是這三家電腦公司的員工,所以笑比哭要多)

郝冰冰跟一般民眾搞不清楚也就算了,今天掛著頭銜的竟然是「台北市、台北縣、基隆市教育局、家長和教師團體及學校代表」!我的天哪!這是在開玩笑嗎?這些人接觸教改、執行教改幾年了?竟然會說出這麼好笑的話!

一綱多本從來重點就不在「多本」,而是那個「一綱」。(請參照之前的文:郝市長的教育政策)這件事很多民眾不清楚,因為他們本來接觸就少,這就像要學化學的人精通古文一樣,不用太責備;而就我知道聯合報(因為常看,其他家恐怕也好不到哪去)的社論也常在搞不清楚的狀況下評論這一點,這該罵,卻還情有可原。

可這個新聞是怎麼回事?這是教育局!教育局耶!我的媽呀!(這教師團體學校代表也令人搖頭)該不會弄到現在,你們還以為九年一貫等同於「版本開放」吧!(昏)

好,你們硬要幹,如果真幹得好,當然不是不行嘍!
但這件事的邏輯是這樣的:如果幹得不好,那叫聯考復僻,是千古罵名;如果幹得好,那叫多此一舉、疊床架屋。

先從「幹得不好」來說:

但我得說,這件事表面上看是「減輕學生壓力」,骨子裡其實是「聯考復僻」。

怎說呢?

基測其實跟聯考有很多不同之處:
其一,他有兩次機會。(之所以列在第一項,是因為覺得這點很無聊,不想詳述)
其二,基測是根據「一綱」(也就是能力指標)來出題的。(至少出題小組自己是這麼說的,關於這點其實我蠻有意見的,但主題不同,在此先略過)

其三,也因為基測是在「一綱多本」的情況下設計考題的,所以他不可能根據「單一個版本」去考裡頭純認知性的知識,他只能以「共通性」的東西為主,也就是「能力」。所以最常出現的題型就是「設計一種情境,讓學生嘗試運用所學到的知識去解決問題」。(不過一般民眾大概只會用『題目很活』帶過去,其實說穿了哪一次的題目不是這樣?真相是『本來就該這麼出』。)

當然上面這句有點倒果為因,而且在不同領域的試題上還是會有些差異,但概略的意思是這樣沒錯。

我們來看看在「北北基」現有的觀念下,這「一綱一本」的基測會變成什麼樣子?
也不用想太多,兩個字說明一切:「聯考」。

因為一綱多本考的是一綱;如果一綱一本考的也是一綱,那沒必要搞一個不一樣的東西出來,所以呢?我們用膝蓋想也知道,照這個概念去出題目,考的會是「一本」。
考一本是什麼意思?說穿了就是聯考嘛!
要不要乾脆把64年的版本再拿出來用算了,反正老說現在學生程度降低、教材很差、以前多好多好的,不是嗎?(我相信上面有人還真的會點頭......唉!這玩笑不能亂開的)

第四,其實我覺得,目前基測是過渡時期的產品,他像是一座橋,想搭起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世界是教改想塑造成的「反惟智主義」的世界;另一個世界是過去過份強調填鴨的「惟智主義」世界。

我們不能不搭起這座橋,然後讓他慢慢修正,因為很多人不習慣也不太能理解另一個世界。(說穿了,就算再好的教材交給這些人教,他們也是照著『知識』在教,把東西念一遍,叫你照著做)

上述這些「局長」、「團體代表」,就是這類人的寫照。我們或許不該太苛責他們,因為他們這輩子從來沒被這樣教導、培訓過,就像前面那個例子中,三家電腦公司的老闆一樣,他們平常可能很少接觸電腦,也不習慣,都是秘書代勞的,他們覺得「決策者」不用瞭解那些「操作上」的東西,因為他們是更偉大的「決策者」嘛!(難怪那種經營勵志的書總是大賣)

不過,在這三家電腦公司老闆下的員工就真的很可憐了。因為您知道的,很多事情不是那麼單純的「決策」跟「操作」,很多決策其實得根植於「概念」之上。(就像當年毛澤東為了防麻雀吃農作物,所以叫人民大舉撲殺麻雀,結果反而造成大飢荒)

我必須要說,對這三個縣市裡真正專業的老師、行政人員、輔導團,您們真的辛苦了!請保重!





好,話其實還沒說完(我很囉唆的XD),當然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如果辦得好」呢?

這當然不是不可能,我相信這個怪異的大政策被上司決定之後,總還是得交由下面比較專業的人來處理,所以這北北基的基測若真要幹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真照「一綱」來出。

但如果真的可以照一綱來出,那......用哪個版本有差嗎?(說穿了,基測說一綱多本,但各校其實也是選其中的『一本』啊!今天會造成壓力,是因為以為基測要考『多本』,所以笨笨的叫學生每本都要背。)

我打個比方好了,大賣場裡有四種不同品牌的冷氣機供消費者選擇。
這天老闆叫事務組去買冷氣機回來,因為要讓公司不那麼熱。

「不管你買什麼牌的冷氣回來,我只要辦公室可以涼爽就好。」

而且還派了一位檢查人員,到時候要拿著溫度計檢測辦公室氣溫有沒有真的變涼爽。

結果事務組一到賣場後就開始抱怨:「那麼多牌子,我該怎麼選啊?我得要每個牌子都買回來試試看,這可會增加我們的經費負擔啊!為什麼不像以前一樣只賣一種牌子就好?」

於是他們回來之後,決定把老闆派的檢查人員廢掉,自己重新組織檢查小組,用自己的檢查人員(但還是拿一樣的溫度計);並且規定只能用其中一個品牌的冷氣機。

(是的,問題的焦點在『溫度計』,如果你用的不是溫度計而是體重計,那很奇怪;但你用的如果是一樣的溫度計,那......這更是多此一舉)

大費周章後,他們很滿足的說:嗯,這樣我們的經費就可以省下來了,而且不用再煩惱要選哪一個牌子,這樣省事很多呢!


好笑嗎?不,如果我是這個公司的員工,我還蠻想哭的。

很多事其實就是這樣,就像我最常講的那句老話(您可以發現到,其實我的小說經常在講這件事):

「很多事其實並不合理,但我們之所以不覺得奇怪,是因為我們習慣了。」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