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除了黃老師以外的每個人都瞪大了眼,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

象。


工友陳先生緩緩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擦了擦額頭上的血跡,接

著向獸王的方向吐了一口帶著血的唾液。


「戰神!你是覺醒過來的戰神!」珊珊興奮地大喊了出聲。

工友陳先生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像是對自己的力量仍感到不太

信任似地。


「自從我們發現還沒覺醒的戰神之後,就特別請他加入我們,

並替他在這邊找了工友的職務。」黃老師露出淺淺的笑意。


「這間學校裡,還有許多飛天育嬰流的老師跟學生。」


「好像比較有趣些了呢!」獸王扶住趕緊跳到他身邊的白犬站

了起來。「原來那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蠻力傢伙還在,她可帶給我

過不少樂趣。」



「銀!」他對著阿花的方向喊道:「看來妳還沒想起過去的一

切,包括這些人類對我們的所作所為!等妳想起來,妳就自己會過

來找我了!」




「銀?他在叫誰?妳嗎?」阿花轉頭過去問了問美穗,而美穗

也只能搖搖頭。





唰!


獸王身邊的白犬忽然對著阿花跳了過來,速度之快使在場的每

個人都來不及反應。白犬瞬間化成一道白箭,對著阿花筆直衝來,

工友陳先生企圖想伸手抓住牠,卻完全來不及。


白箭在阿花的面前瞬間停了下來,接著躍過她的頭,只在阿花

的額頭上留下輕輕的一道血痕,正好就是在「封魔咒」所在之處。



「血!」伸手摸了摸額上的咬痕後,阿花整個人幾乎要暈了過

去,因為這是她從小以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上流出血。



雖然只是淡淡的血跡,卻讓阿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血!」美穗摀著嘴,將阿花的手拉得更緊了。


「只是小傷,應該不礙事。」黃老師看了阿花一眼,接著回過

頭去,卻發現獸王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了,而躍過阿花頭上的白犬看

似躍過破裂的女兒牆從頂樓跳了下去,當他們湊身過去看,卻發現

下方完全沒有任何白犬的蹤跡。





「血!」阿花不斷地喊著。



「沒有什麼好怕的,只是小傷。」戰神瞥過頭來,似乎對眼前

這兩個大驚小怪的女孩子感到無奈,尤其他身上還滴著因戰鬥受傷

而不斷沿著手臂流下的血。




「血耶!」這時他們才發現,阿花的語氣其實帶著興奮的成分。

「是真的血耶!」




「好棒!」




正被黃老師從地上扶起的珊珊再度跟著黃老師跌回地上。


「我真的流血了!真的流血了耶!」阿花興奮喊著,還拉著搞

不清情況的美穗又叫又跳。「快恭喜我!快恭喜我!我終於流血

了!」


「恭喜呢……」美穗雖然覺得有點疑惑,還是照著阿花的要求

向她道賀。


在場的其他人紛紛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知該怎麼應答。


「啊!我真的流血了!」阿花閉上眼,再度大喊了一聲。「太可

怕了!」




跟著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沈默了很久後,在場的其他四個人才從困惑中清醒過來。



「把妖狐帶回保健室。」黃老師發了口令。「然後召集校內所有

的飛天育嬰流幹部及弟子,我們要開一場會。」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