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很快注意到聲音的來源,那是一向坐在我隔壁桌的「筱晴」。




坦白說,從進公司後我並沒有跟她說過太多話,或許是因為她一向很

安靜,同事之間只給了她一個「冰山美人」的外號。



「你……你看得到?我還以為自己發神經看到幻覺。」



筱晴點了點頭說道:「我從很久以前就看得見那條紅線了,那條綁在

每個人手上的紅線。」




我下意識地朝著她的小指望過去,上頭貼著一塊OK繃,並沒有瞧見

什麼紅線。



筱晴注意到我的視線,把手舉高了些,笑著說:「這是昨天搬東西受

傷的,如果像這樣用東西包住,或是戴手套、穿長袖的話,紅線還是會被

遮起來的。」



我把整個身子都轉了過來,企圖把話聽得更清楚。顯然眼前的這個傢

伙會知道這條紅線是什麼東西,而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忽然被宣布擁有成為

絕地武士的資格,然後有一個師父跑過來告訴你那種能力能幹嘛。


「那是姻緣線。」筱晴沈下臉,用一種相當認真的表情說著。「就像

傳說裡月老負責替情人牽起的那條紅線。」




我不由得伸長了脖子,瞧了瞧周遭其他也綁著紅線的同事。



「有些人手上會沒有紅線,或者紅線的頭沒有延伸出來;這表示他們

短時間內不會有什麼姻緣。」



我瞄了瞄角落邊那位已經四十好幾還沒有女朋友的老王,他的手上的

確沒有紅線。


「倘若紅線變長了,這表示姻緣近了,而且最近就會和紅線另一端的

人牽在一塊。你仔細瞧瞧每個結婚了的傢伙,他們的紅線都朝著某個方向

延伸出去,那另一頭就是他們的老婆或是情婦。」



「嗯……」



我試圖偷瞄坐在門邊,傳說中可能有外遇的阿德,他的手上的紅線就

分成兩條,沿著兩個不同的方向延伸了出去。



「你是說……我最近會遇到紅線的另一端?然後可能跟她來一段姻

緣?」我忽然興奮了起來。



「不要高興得太早。」筱晴用一種冰冷的語調說著,不知道是有意或

是無意,她的視線飄向那張放在我桌上的文案,上頭寫著的幾個大字就是

我所提議的那個廣告標語:「命運要靠自己去掌握」。




「牽著的另一端不一定是你期待的人,而且通常命運是很難改變的。」



「怎麼會呢?」我一邊搔著頭,一邊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一直期待會和未來的老婆來一段浪漫的邂逅!或許紅線的另一

端會是個漂亮的美女啊!」




筱晴悶哼了一聲,顯然有點不太高興:「去年我就是眼睜睜看著大鈞

跟阿凡手上紅線一塊變長,直到最後牽了起來。」




「大鈞跟……阿凡……」




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他們兩人的事沒有人會忘掉,基本上在大鈞忽

然在上班中對阿凡表白之前,我們沒有人會把阿凡跟同性戀聯想在一塊。


「那時候阿凡不是說,他原本不認為自己是同性戀,直到感受到大鈞

熱情的告白後,才體認到自己應該追求『真正的自我』?」筱晴的話雖然

講得很平靜,卻不禁讓我頭皮一陣發麻。



「我還看過上次被老媽逼婚的德偉,他的紅線也是這樣越來越……」



「不要說了!」



我趕緊伸出手阻止她繼續敘述下去,任何一個人聽完這些例子後,大

概都會對婚姻失去信心。



「總之,如果有另一個人手上的紅線變長的程度跟我一樣,那就極有

可能是她……」



筱晴點了點頭。



話才說到一半的我,忽然想起了某件事。




經……經理手上紅線的長度,不就和……




這真是晴天霹靂啊!




跟上司發生辦公室不倫戀情這種事,在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前,以一個

健康正常的男性(?)之身的我並不是沒有想過。只不過當發現現實生活

中的上司並不美麗之後,我就不再有這種念頭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