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囧囧教育獎的話,這個獎肯定是要頒給胖虎市長的。

我一直在想,有沒有什麼很簡單的話,可以把北北基一綱一本自辦基測背後的荒謬說得清楚?(要解釋一個「常識」,其實是非常困難的)

或許這樣講會稍微簡單一些:

1.如果學生的壓力來源是來自於一綱多本(因為需要讀很多其他版本的知識),那麼北北基一綱一本自辦基測就是在靠「減少學習量、降低北部學生的程度」來減輕他們的壓力。

2.如果學生的壓力並不是來自於一綱多本(而是來自於升學主義與過量的考試),那麼北北基根本沒有必要推一綱一本跟自辦基測。



我還記得一開始胖虎在選市長時,曾說要推一綱一本自辦基測,那時候我就在笑,然後說不可能,一來技術上有困難,二來這件事在道理上根本站不住腳,它很單純就是一項政治操作。
但卻沒想到這件荒謬的事竟然一路持續發展,北北基不顧規定,更不顧中央政策,開公聽會時也不顧反對意見,就這樣一路朝懸崖開過去……直到總統選完後,我想這種政治操作總該停了吧!(不然會開到懸崖下的)新上任的教育部也改變態度,給了北北基一個台階下,但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北北基不但沒趁機踩煞車,還加足馬力繼續往懸崖開過去……

原來,他們是真的搞不清楚狀況。

這很可怕,因為笨蛋造成的災害,有時候會比壞人還要大

稍微google了一下,光從標題就可以看到最近這一路荒謬的情況:

北北基聯測、全國基測撞期! (10/13聯合)
北北基聯測100學年上路採單一版本與現行基測同日家長團體怒轟:聯考復辟  (10/13台視)
北北基自辦聯測北市: 非重回聯考走回頭  (10/13中時) -->睜眼說瞎話
北北基聯測一試定終身挨轟 (10/30蘋果)
北北基一綱一本全教會:補習變多 (11/4聯合)
北北基一綱一本縣府調查7成7滿意 (11/6自由) 
北北基聯測100學年如期實施 (11/6國語日報)
北市一綱一本後國一補習增 (11/10東森)
一旦升學綁教學衝擊多元教育 (11/10中時)
100年基測升學委員會傾向中央先辦 (11/10聯合) ->新聞末段很耐人尋味
北北基堅持立場家長團體憂心 (11/10中廣)

可以發現我有故意安排偏藍或偏綠的媒體,尤其很多反對的新聞都是在偏藍的媒體上報導的。(所以這件事已經不是藍綠問題了,而是黑白問題。)

這裡面有一些很有趣(但也很可悲)的地方,比方既然滿意的多,為什麼補習會增加?還有,他為什麼可以一邊說不是走聯考舊路,一邊又把它視為聯考?
而且這個新聞也讓人看了很不舒服:北北基聯測10%名額給外地生  (11/10自由),這代表胖虎不但想把北部原本就較豐富的教育資源給圈住,還想搶走中南部的資優學生。(不過這件事幾十年來一直都在發生,所以並沒有很大的差別orz  至少之後十二年國教這種現象會趨緩。而且一間學校優不優秀,不該只因為他的學生優秀,反而能讓中低程度學生大幅度成長的學校才該算優秀。不然,學生要學校何用?)

可以觀察到,其實中央一改之前強硬的態度,換成委婉、柔軟的態度,還一直找機會給北北基台階下,可是北北基一直不領情。(尤其11/10聯合的那篇100年基測升學委員會傾向中央先辦 )

這時其他縣市也在觀望,尤其是中中彰投,因為如果北北基這種違規的行為真的得到比較多的支持與選票的話,就像很久以前曾寫過的,復僻之後的下個戲碼?軍閥割據嗎? 

不過補習班增多的那個新聞,應該會幫其他觀望中的縣市踩踩煞車,而且我也不會太擔心中中彰投會不會跟著衝懸崖,因為在沒「自辦基測」下進行「統一版本」,其宣示效果要遠比實際來得大。(學校不見得會理,再說,台中的教師會團體向來是不會乖乖聽話的)

補習班增多,與其說是因為學生升學壓力變大,不如說是在反應「家長的焦慮」。

這種焦慮可能來自很多地方,一種可能是根源於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相對就會期望自己的小孩可以擁有比較高的學歷;另一種則是根源於反覆不定、充滿爭議的政策,在這種不安的情況下,家長發現自己無能為力,也不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只好按過去的模式把小孩往補習班送,或是買更多的參考書與題本(但其實小孩大部分都不會去寫,買心安的成分比較大),這樣或許稍微可以減緩一下自己的不安。

可以想見的是,如果北北基繼續跟中央槓,再加上十二年國教的變因,家長這種不安定的焦慮感肯定只會增多而不會減少,而補習班也會更加開心。(一方面在民調時說支持,但心裡卻更加擔心,這是不是跟「口嫌體正直」很像嗎?)


我還是想說,北北基要改就要趁這時候趕快改(不過最佳時機已經過去了),不然將來會下不了台階。
為什麼呢?因為北北基推一綱一本自辦基測,背後的理由是為了要「減輕學生壓力」。但學生壓力的主因其實不是因為一綱多本,而是升學跟大量重複性的考試。

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是:仔細回想一下當年統一版本的聯考時代,你有覺得壓力比較小嗎?

但北北基推一綱一本自辦基測,只不過讓版本減少而已,真正的壓力來源還是在升學主義與重複性的考試訓練,再加上「自辦基測」的不確定感(教師學生跟家長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慢慢稍微適應基測的走向而已,現在你忽然冒出一個新的東西,而且背後的理念也說不清楚,只會讓大家更加焦慮),演變出來的恐怕會是對單一版本的過度重複訓練。

一旦大家發現學生壓力並沒有減輕(甚至可能增加),反彈回來的怪罪聲浪,恐怕會比當初胖虎市長砲轟教改還要更加猛烈。

那麼,如果學生壓力減輕,補習班減少的話,是不是就沒事了?(雖然我不覺得這件事會發生,但我們稍微假設一下好了,根據大清律令,公堂之上假設一下是沒罪的)

如果學生壓力真的減輕了(比方重複性的考試真的減少了),那麼胖虎市長接著要面對的是「學生能力與程度下降」這個更可怕的議題。
(我本來就覺得,一邊說現在學生程度下降,又一邊說現在學生學好多壓力很大,這兩件事會被同時拿來講,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無論是哪一種,稍微操作一下都可以把他打成千古罪人。


加油,好嗎?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