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總統,已經確認張上校是CIA的間諜,美方已經掌握我們核武計畫的消息了。」

被喚作總統的老人沒答話,只是望著書櫃上父親的照片發愣。

「父親……我還是沒完成任務。」他嘆了口氣,神情十分難過。

「報告總統……我們、我們還有備用計畫!」

「備用計畫嗎?」老人抬起頭,望向眼前這位曾擔任自己英文秘書的年輕人。

「院長說,雖然核武計畫暴露了,但美方並不知道我們秘密研發的生物武器。」年輕人激動地說。

老人沈默,他知道那個計畫,只要研發成功,身上裝載了這種武器的人類,將可以透過雙手攻擊特定對象,這可是幾乎可以比擬核武的可怕生物武器!

但……身上裝配這種武器的人,恐怕將不再有正常的人生,甚至體內還可能積存毒素,必須靠大量的運動來排出,才能繼續活下去。

再者,這種暗殺武器若裝配在無名小卒身上,恐怕根本沒辦法接觸各國的重要人物。但若是有光明前途的年輕人,恐怕也不會冒著危險成為志願者。

「總統,我……」年輕人看出了老人的疑慮,將雙手的袖子拉了上來,露出手術後的痕跡。

「你……」老人的眼框泛紅。「你真的願意如此為國家奉獻?」

「是!」年輕人激動地說。

「很好,很好……」老人握住年輕人的手,久久不能言語。

 

那是1988年的1月13日的早上,也是臺灣歷史永遠無法忘記的一天。

 

 

 

----

有點不敬(反省中)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