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小姐請留步!」



走在火車站附近地下道的我,並沒有想要回頭的打算。

畢竟,在這種地方擺算命攤的江湖術士相當的多,他們也總會試圖叫住每一個經過的人,然後在妳引起注意後告訴妳最近會出現的大劫難,最後妳必須要花點小錢解厄消災。



在這傢伙說出那句話以前,我是這麼認為的。




「小姐……妳最近三天就要結婚了喔!而且對象還是一位王子。」


我的確差點滑了一跤,不過還是穩住了身子,返回去滿足我的好奇心。

「少來,我連男朋友都沒有,怎麼可能三天內結婚?」或許帶了一點期待,我抓住算命攤桌邊的兩側,有點激動的說著。


「哼!打從我在這裡擺攤子以來,從來沒算錯過。」算命攤老伯相當神氣的抬起了頭。

「妳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問問看隔壁攤子的老李,看看他有沒有看過有任何客人跟我說過不準的?」


我轉過頭去,隔壁攤子後那位戴墨鏡的老兄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相信我,妳會在三天內結婚,並且嫁給一位身為王子的人。」算命攤老伯推了推眼睛,露出應該是相當神秘的眼神。


至於實際上神不神秘我也不知道,因為他也戴了一個墨鏡。


「是嗎?如果三天內我沒有結婚的話怎麼辦?」我把身子靠近了老伯,語帶威脅的說。


「到時候妳儘管來砸我的攤子。而且我現在不收錢,三天後看準不準再收行費怎樣?」


「好!」


既然不用先付錢,我當然就這樣坐了下來。




「那……讓我來算算。」墨鏡老伯伸出手,稍微拉了一下袖子。「請把右手伸出來。」




「右手?」

我有點疑惑,不過還是將手伸了出去。



算命老伯按著我的手掌,用食指跟中指在我的脈搏上輕輕的觸摸著。





「等……等等……這是在算命嗎?」




「別吵!我正在替妳把脈。」




「等……等等……我以為我是來算命,不是來看中醫的……」



「哎!別吵嘛!放心,我以前當過醫生,有醫師執照的。」



「這……這不是有沒有醫師執照的問題啊……」



「總之別吵就是了,這是我開發出來的『把脈算命法』,準確率高達99%!」



「那1%是怎麼回事?」



「喔……上次把到一個沒有脈搏的傢伙。」




想到現在是農曆七月,老實說,我太敢繼續問下去。不過一方面看老伯還頂認真的,另一方面不準的話又不必付錢,於是我就讓老伯繼續「把」下去了。


我隱約記得也有一種摸骨算命,這樣一想,或許把脈算命也不會是太奇怪的事。


「嗯。」老伯皺著眉頭,努力沈思著,一面還將右手手指在半空中掐了掐。


坦白說,我相當好奇他會算出什麼來。





「妳……」





「嗯?」






「妳的腸胃不太好,最近常熬夜對不對?我開給妳一帖降火氣的藥……」





「咳咳!」




「嗯……我是說,妳會在最近三天裡遇上一位王子,並且在很短的時間裡結婚,這是千真萬確的。」



「那……對方是哪裡的王子啊?」



我忽然想到,在這麼奇怪的算命方法下,會不會把名叫王子或是長得像王子麵包裝上面的人都當作王子,然後就算準確。



不過坦白說王子麵包裝上面的人畢竟不算帥,要我在短短的時間愛上他並且跟他結婚,那還早了些。至少要等到這傢伙長大一點,或是除了那顆頭以外還得長出相當重要的下半身再說。






「很遠……很遙遠地方的國家。」

老伯露出相當痛苦的表情,像是企圖用盡全力去看出未來將發生的天機似的。




「在歐洲嗎?」

我有點期待,畢竟小時候老爸老媽就替我算過命,說我將來長大可能會嫁給外國人。





老伯相當痛苦的搖搖頭。





「難道是什麼名字很難念的非洲小國?」






老伯額頭上的汗都滴了下來,還是使勁的搖著頭。






「大洋洲?」


我記得那裡有很多小島,或許當個島主也是不錯的事。






老伯還是搖著頭,然後使勁的擠出一句話:





「不……不在地球上。」






然後他就丟下我跑了出去。





我……




我看了看隔壁攤子的「老李」。




「他肚子痛,上廁所去了。」老李老神在在地說著。



「剛剛他不是很難受嗎?猛冒汗?就是因為肚子痛。」



我忽然對三天內自己可不可以嫁得出去這件事感到更加不信任。



「天哪……這傢伙真的在這邊擺攤子以來,從來沒算錯過嗎?」我問。



「老李」對著我再度點了點頭。





我看了看手錶,決定不等算命老伯了,於是起身準備離開。


當然,我沒有聽到「老李」說的最後一句話:





「因為他是今天早上才來擺攤子的……以前從來沒看過他,當然沒看過他算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