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一的公車上,她依然沒有出現。



我覺得自己像極了一個傻瓜,每天每天騎著腳踏車到兩個站以

外的地方等車。只為了等待捕捉一個不會出現的影子。




這一天,我試著說服自己死了心。





書包裡那封永遠不會有收信者的信……像是一個諷刺的存在。







回家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了。





「同學!」我喚了總是一塊下車的另一個女同學,那是若薇的

同班同學。記得守護靈一開始的時候,好像還有告訴我她的名字

吧,但我有點忘記了。





她緩緩的轉過身,困惑地看著我。畢竟我們除了在同一個站牌

上下車外,實在找不到什麼交集。無論我或她,都不太相信我們會

有對話的一天。





「那個……總和妳一起下車的若薇……陳若薇……」我深吸一

口氣,提起勇氣說了出口。





「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她住在哪裡?」




我想起我們總各自騎腳踏車分開的那個巷道,這位總和她走同

一個方向的同學應該會知道吧?





「我不知道。」她冰冷的口氣扼殺了我最後的希望。





我垂下頭。








「她很奇怪,她明明不住在這附近,卻每天要騎腳踏車到這個

站來搭公車。」 她指了指巷道裡的角落。



「她都是把腳踏車停在這邊,然後從那條路騎回去。」









望著她的手指,我確定那是另一條我平時不習慣走的路。





咦?我們的方向竟然是一樣的!






難道……她也和我一樣,每天騎車到離家更遠的公車站牌,只

為了能夠和某人見面?一起上下學?




我想,這個她想一起上下學的人,絕對不會是正跟我說話的這

位女同學,或是早上總會一塊等車的阿婆跟她的孫女。






那……









「聽她說,她們家好像應該在兩個站牌以後才下車的吧!」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我就是每天提前兩個站牌來這

邊等車的!








  ※







第二天,我起了一個大早。




我在玄關處等啊等的,直到隔壁陳太太門口傳出了有人離開家

關門的聲音。




「老爸,我走了。」我緩緩地推開門,繞過那台陪伴了我一年

半上下學的腳踏車。




「今天,讓你休息喔!」我對腳踏車說。




我偷偷撇了隔壁一眼,她們家騎樓下也停著一台淑女車。




我一步一步數著,直到走到我們家附近的公車站牌為止。


  




  那是原本我應該要搭車的地方。






然後……




  然後我見到了一個很熟悉……很熟悉的身影。






她也見到了我,有一點兒訝異。





我打開書包,慢慢的,把信交給她。





那個留著清湯掛面,卻有世界上第一美笑容的女孩,緩緩地打

開了信。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已經喜歡上妳了……」









<完?No!還有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