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等!」

我大聲抗議著。

「妳憑著一支鉛筆就說世界末日來了,有沒有問題啊?」



老婆婆不悅的看著我。

「你認為我的占卜有錯?告訴你!我幾千年來從來不曾出過錯!」



「可……可是……」

我看著老婆婆手上的利百代小天使鉛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老婆婆沈了臉,接著說著。

「千年前在某個小村落,我從石獅子的嘴巴告訴一個年輕人他們城市即將滅

亡的消息之後,第二天村子附近的火山就爆發了。」


「那時候我用的占卜道具就跟這個籤桶很像。」

老婆婆相當嚴肅的說著。

「什麼都可以懷疑,就是不要懷疑占卜婆婆的預言!」



「可……可是……」

我還努力想要說些什麼,卻馬上被老婆婆打斷了話。


「你是不是想要問『未來可不可以改變』這件事?」

老婆婆放慢了速度,繼續說著。

「是可以的!」



「那……怎麼改?」

我一邊望著小天使鉛筆,一邊忍不住要覺得疑惑:剛剛她還說看到天使飛翔

應該是個吉兆哩!怎麼馬上又變成世界末日了?

不過,看起來還是小心點的好。



「請交一百塊。」

她相當平靜的說著。



我耐住想要第二次衝上前去扁人的想法,伸手在所有的口袋裡找著零錢,想

要湊出一百塊。


「只有三十六塊,可不可以?」

我伸出手掌,數了數上頭寥寥可數的硬幣。



「一定要一百塊。」

老婆婆很不高興的把臉撇過去。



「世界末日會不會來臨,就看你了。」




這……

我抱住頭,考慮著該像個傻瓜一樣去找出一百塊?還是關上冰箱回到床上去

睡覺?


不過說真的,一百塊就可以解除世界危機的這種事,還是蠻划算的。

萬一這個老傢伙說的是真的,那可就不好玩了。



「好!你等著,我去領錢。」

我找出外套裡的皮包,確定郵局的提款卡在裡頭之後,就打定了到學校附近

的提款機領錢的念頭。


「你最好趕快,因為只剩三個半小時我就要掰掰了。」

她慢理斯條的說著。



「還有,我不找零的。」



我把冰箱很快的關上,然後忍住想要把冰箱從三樓丟下去的慾望,很快的離

開了寢室。


所幸提款機距離宿舍並不是很遠,出了宿舍之後,大概兩分鐘之內的路程就

到了。於是當我走到提款機時,時間還很早。


不過,隨即我就發現一件不妙的事:這個提款機的錢已經被提光了,所以沒

辦法再提錢。

這讓我有點猶豫,因為走到最近的銀行有一小段距離。


那個愚蠢的預言值不值得我走這麼一段路去領錢?



不過我畢竟是個小心的人,再說今天接下來也沒課了,走過去倒也不是什麼

嚴重的事。畢竟萬一預言是真的,那就糟糕了。


於是我往著附近的銀行方向走去。


很不巧的,路口的紅綠燈故障了,因此要在那些拼命似的車陣中走過大馬路

花了我不少時間。接著,銀行的提款機前居然排了一堆人,看起來就像是老天想

要考驗我的耐心似的。


「哼哼!」

我耐住性子,開始在隊伍後頭跟著排了起來。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我終於排到隊伍的最前面。


「呼……」

我喘了一口氣,順勢將提款卡插進提款機中。



畫面上出現了一個相當不妙的訊息:

「很抱歉,本提款機暫時停止服務,請稍待幾分鐘或使用其他提款機。本行

人員會儘快進行補款動作,在這段時間請勿使用本機器。」


啊……


接著又折騰了十幾分鐘,銀行的行員才將提款機的錢補齊。


我看了看錶,看樣子時間只剩一個多小時了。


不過,我可沒有忘記要把大鈔找開這件事。即使是世界末日來臨,我也不想

留九百塊當作那個怪婆婆的小費。


於是我又走進了便利商店,隨便買了一碗泡麵,然後又排了好長的隊等著付

錢。

不知道為什麼,從出門到現在,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在想盡辦法拖延我的時間

似的!這讓我有點焦躁,不過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


而唯一知道這件事,能夠拯救世界的我竟然還在便利商店排隊買東西換零錢




不過顯然事情還不夠糟,因為外頭忽然又下起大雨。





總之,當我全身濕透拿著新買的雨衣回到宿舍時,已經剩不到三十分鐘了。



我拿起毛巾擦了擦頭髮,然後慢慢的再打開冰箱……



「少年仔!」

占卜婆婆正拿著鉛筆在白紙上隨意塗鴉著,如果我沒弄錯的話,那應該是我

剛剛抽到的「籤」。

「回來啦?」



我掏出一百塊,擺在桌上。

「告訴我,世界末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婆婆收了錢,緩緩的再把剛剛的籤桶……筆筒拿了出來,然後看到我相當

不悅的臉色,又把筆筒收了下去,換成一張白紙拿出來擺在桌上。


「來,寫個字我測測。」

老婆婆攤開白紙。


「用什麼寫?」

我看著白紙,考慮是不是要咬破手指在上面「血書」?



「奇怪,我的毛筆怎麼不見了?」

老婆婆歪著腰,在桌子底下四處尋找著。

「不然用這個好了。」

接著她拋出一隻原子筆。



如果我沒弄錯的話,那好像是去好樂迪常偷A 回家的那種,蠻好寫的原子筆



我雖然有點猶豫,還是提起筆很快的在白紙上開始寫字。



「咦?我看到了一片空白!」

老婆婆瞪大了眼睛,努力注意著前方白紙。



「這枝筆沒水了!」

我抱怨地說著。



「天哪!我竟然無法從白紙上看出任何字跡!」

老婆婆激動的用雙手抱住了頭。

「這一定代表著這次的世界末日將在一次大爆炸的白光中開始……」



「那是因為你給了我一枝沒有水的原子筆!」

我有點生氣的大叫,不過老婆婆還是老樣子,完全不理會我的抗議。



「不過,未來不是不可以改變的。」

占卜婆婆向後伸了伸,把腰桿打直了坐。

「只要給我一百塊,我就告訴你該怎麼樣化解這場災難。」



「我~不~會~再~付~妳~任~何~錢~了~!」

我的忍耐終於潰堤了!於是我將雙手撐著桌子,伸進冰箱裡大叫著。



占卜婆婆很快的拿出之前綁了膠帶的水晶球準備自衛。



「就是這樣!我完全不相信妳!」

我將雙手放開,卻不小心把剛剛手上握著的錢留在桌子上。



「刷!」

占卜婆婆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錢收了起來。

「好吧!我就教你怎麼解除世界末日的危機。」



「喂!那是我的錢……」

我激動的再度向前,想要拿回剛剛的錢。老婆婆立刻再度舉起水晶球預備。


「等等!就算是我決定要繼續占卜,你也不應該把全部的錢收走!」

我想起剛剛的鈔票算是這次提款所剩的所有錢了,當然那是一千塊還扣掉了

剛剛給怪婆婆的占卜費,以及買泡麵、輕便型雨衣之後剩餘的錢。



「我說過,我不找零的。」

老婆婆抱著水晶球相當冷靜的說著,一邊把身後「不准退錢」的旗子露了出

來。





「快!寫個字。」

占卜婆婆再度拿出那隻沒水的好樂迪原子筆。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想再換一種啊?沒關係!沒關係!」

老婆婆又再低下頭,換了另一個東西出來。



那是一台筆記型電腦,IBM X21的。

她很快的將一台印表機接上,然後開機。


「告訴我你幾月生的。」

她一邊看著螢幕的開機畫面,一邊對我說著。



「六月……」

我還沒說完,就聽到她一陣咒罵。

「該死!又當機了!」



「六月初嗎?」

她趁著電腦重開機時,戴起老花眼鏡。



「嗯。」

我點了點頭,一邊注意到一旁的時鐘。如果沒算錯的話,距離十二個小時只

剩下十分鐘了。



「所以,你是雙魚座的……」



「雙子!」

我趕緊糾正她,誰知道她這次又要出什麼怪招。

「雙子座!」



她把眼珠子往上轉,從老花眼鏡上頭的空間看了看我,然後繼續回到她的電

腦上。


「等等我,執行了這個程式之後就可以了。」

她移過滑鼠,點了點某個壓縮的檔案。



「該死!」


「又怎麼了?」

我側著身,仔細瞧了瞧電腦上的螢幕。


「這個程式有病毒!」

她很快的用滑鼠點了掃毒軟體,打算修復中了病毒的檔案。

「可惡!清除不掉!這樣子不能執行啊!」



我有點無奈……

時間只剩下五分鐘不到……



然後她把掃毒軟體關掉。

「管他的,先解掉把程式執行完再說。」


「好了。」

電腦上出現某個程式執行的畫面。

「你剛剛說,你是天秤座的對不對?」



「雙子!」

我忍不住又大喊了起來,畢竟這個怪婆婆實在太讓人無法信任了。

「雙子座!」



「好好好!雙子就雙子。」

她一邊嘀咕著,一邊在程式的選項裡點選了「雙子座」。

「那麼大聲幹嘛?反正又沒差幾個月……」



接著畫面上跑出一堆字和選項:

「請問您需要解決的狀況是?」

「1.夫妻不合」

「2.便秘」

「3.考試被當」

「4.世界末日」


……


占卜婆點了「世界末日」之後,印表機就開始嘎嘎的響了起來。

「等一下印出來之後,記得對著西方把它燒了。」

她忽然轉過頭來對我說著。



我還是無法生出足夠份量的信賴感。



「該死!卡紙了!」

她一邊罵著,一邊從印表機裡硬扯出一張油墨都擠在一團的紙張。

「時間就快要到了!」



我看了時鐘一眼,看來只剩不到二十秒鐘了。



「不管了!就這張吧!再印就來不及了!」

她很快的把那張亂七八糟的紙丟了給我。

「記得要把它對著東方燒掉!」


「剛剛不是說西方嗎?」


「喔!對對!是西方!是西方才對!」

她抓了抓頭,趕緊說著。



「那就再見了!我下次出現就是十年後了!」

她一邊將電腦關機,一邊對著我微笑的說著。

「下一次我也不知道我會出現在哪位幸運兒的家裡。掰掰嘍!」



「拜託快走吧!」

我抓著那一團油墨還會沾手的印表紙,忍不住嘀咕著。



刷!

忽然冰箱的門自動關上了。




當我再度打開時,裡頭已經恢復成普通的冰箱了。

我暌違已久的牛奶正在裡頭好好的被擺放著。



當然,我還是把那張奇怪的紙給燒掉了。畢竟我是個小心的人,而且萬一世

界末日真的會發生的話,後悔也來不及了。

當然,我猜那本來是一張符咒。不過經由印表機這樣子印出來到底有沒有效

果?我實在無從得知,也不抱任何期待。畢竟被吞了一千塊之後,要是不照著把

這張「符咒」燒掉的話,總覺得白了了那些錢。



雖然燒掉以後,還是覺得白了了那些錢……



我沒有太多的期待,不過當我看到今晚的電視新聞時,還是忍不住要產生聯

想。



「隕石差點釀成大禍。」

新聞報導中,出現這樣的標題。

「今天台北時間下午兩點左右,一顆隕石掉落在太平洋中。根據科學家表示

,原本隕石的掉落地點會在美國本土,幸好該隕石在接近地球時忽然分裂,也改

變了方向而掉落在海中。」

「科學家經過計算後竟然發現,要是照著原本的軌道。隕石有可能擊中美國

的秘密核武發射基地,甚至可能引發嚴重的核子爆炸……真讓人喘了一口氣。」





當然,我只是聯想。


不代表我相信這兩件事是相關的。





我想我很快就會忘記這件事,或是開始懷疑這整件奇怪的經過只是一場夢境








直到十年後……






「大寶在廁所好像有什麼事!我抽不開身,你去看一看!」

綁著馬尾巴的妻在廚房裡喊著。




於是我從沙發上站了起身,走到寶貝兒子正在上的廁所門前,敲了敲門。

「大寶啊,怎麼了?」





兒子打開廁所的門,驚魂未定的說著:

「馬……馬桶裡有一個奇怪的老婆婆!」




我拍了拍他的頭安慰他,然後打開馬桶蓋。







「嗯……」










我很平靜地,蓋上剛剛的馬桶蓋,接著按了一旁的沖水按鈕。








「嘩啦嘩啦咕嚕咕嚕~哇~」

從馬桶裡出現了奇怪的聲音。






我不理會寶貝兒子望著馬桶的驚訝表情,逕自從一旁的櫃子上拿出了膠帶,

開始將馬桶上下各纏繞了幾圈,直到確定馬桶蓋無法再掀開為止。


「這個馬桶,十二個小時以內都不要用。」

我拿著膠帶,對著寶貝兒子笑了笑。



「走。爸爸帶你先跟隔壁鄰居借廁所……」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