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回來的路上,我接到大哥的電話……媽又忽然昏迷過去,聽說忽然又惡化了!」

回到家後,李先生心情沈重地說著。

「晚上你先看孩子,我要到醫院那邊。」


李太太回頭看了一下佳龍跟佳萍,想了一下,然後說:「不!我也要去。」

「那……小孩先請王太太照顧好了。」李先生說。


在到醫院的路上,李太太不斷看著自己的手。

那能夠使蠶寶寶死而復生的手。


「或許……」她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

「或許我真能做些什麼啊!」


她想到小佑,想到自己的父親,想到……在醫院裡躺著的婆婆。




趕到醫院時,婆婆已經被送進加護病房急救了。

大伯、大嫂都早已在病房外等著,一見到李先生到達,便把他拉到一旁小聲地講話。

李太太並沒有聽得很清楚,總之大概就是老人家忽然又陷入危急情況,護士則趕緊把她送回到加護病房急救,而且情況看起來很不妙。

「上午時還好好的啊!」大嫂搖著頭,似乎很不能理解這種無法預測的情況。

李太太拍了拍大嫂的背。

「會沒事的。」

她平靜地說著:「媽她福大命大,神一定會保佑她。」

「會沒事的。」

大嫂點了點頭,似乎因為李太太的話而感到較為安心。



「會沒事的……」李太太站了起來,走到加護病房門口,朝上頭的小窗戶望進去。

「我說了算!」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幾個人原本還試著尋找話題來沖淡緊張感,但漸漸地焦慮掩蓋過理智,眾人最後也只能默默地望著時鐘。

白色的鐘面上,黑色的時針與分針、秒針以不同的速度在運轉著。

不停地轉著。

像是被某種未知的力量給操控著,就這樣毫不在意周遭所有發生著的事,持續不斷地轉動著。

李太太想起那個夢,那個從父親死後,自己就經常夢見的惡夢。

一群人被某種黑色的煙霧追著,每個人都不斷地奔跑、逃走,但「某種東西」卻愈來愈近、愈來愈龐大……

「追著我……不……追著每個人的『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呢?」李太太喃喃唸著,心裡似乎有了答案。

那是時間。


那是不斷追逐著每個人,始終不曾停息的的時間。

那是時間,也是死亡。

每個人在生命裡不斷被死亡的陰影給追逐,而每個人也企圖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去逃避死亡,以各種藥物、各種進步的科技、各種方法去延長與死亡之間的距離。

但每當時間往前走一格,死亡就接近自己一格。

每個人不都是在慢性死亡嗎?依照自然的規律被操控著,像棋子似地在既定的棋盤上走著早已注定好的步伐。

有些人走的早些,有些人走的晚些。

但……終究都會被追上的,不是嗎?


李太太閉上眼,試圖平復自己激動的心情。

如果……如果這世界上有一種力量,有一種改變自然規則的力量,你會去使用它嗎?

身為一個操控者,還是一個被操控者呢?



轟!

加護病房的門被推了開來,醫師用一種急促的步伐走了出來,看得出他相當疲憊。

李先生、大伯、大嫂……每個人都紛紛抬起頭,等待著醫師口中即將要被說出的那句話。

那句即將決定一切的話。

無法逆轉的話……




「很抱歉,李先生。」醫師露出哀傷的表情。

「我們盡力了……」




接下來的一切,就好像無聲的黑白片般被冷冷地演出著。

大嫂掩面哭泣,大伯則是拉著李先生,緩緩地走進病房中,要看母親的最後一面。

奇怪的是,李太太完全聽不到醫師、李先生、大伯、大嫂接下來所有的對話。

原本藏在世界中的「聲音」就像完全被抽離走似地。



無聲無息……

等到周遭的一切再度恢復色彩時,李太太發現自己正一個人站在婆婆的面前,其他人像是在跟醫師討論某些事而不在身邊。

「會沒事的啊,媽。」她伸出手,讓手掌攤開,放置在婆婆的身體正上方。

「我說了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