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可可………可惡的傢伙!」李太太全身發抖,幾乎就要爆發。

不過,或許是感應到太座背後靈傳過來的氣息,李先生和「歐陽語瑩」一邊聊著一邊經過這條旅館街,然後走到附近的國民小學門前。

「真意外,這間國小竟然還開著,沒關門呢!」李先生看了看鳥友國小的校門,似乎因為這天晚上有親師座談會還是班級活動的樣子,校門口並沒有關閉。於是兩人便走了進去,警衛也沒攔住他們。

「既然是進到國小裡,應該還好吧!」臺灣一路發試圖平復李太太的怒氣。

不過,讓李太太始終沒有爆發出來的,或許還是從之前就一直無法揮去的疑惑:眼前這個相處幾十年的無趣男人,為什麼會在另一個女人面前忽然又活潑了起來?

看著「歐陽語瑩」的眼神,李太太幾乎可以肯定:這傢伙似乎對自己這個地中海禿頭、厚邊眼鏡、不修邊幅的不值錢老公有好感。

「怎麼可能有人對這種男人感興趣了?」李太太想起自己之前所說的話。

但……這樣的男人,自己當初究竟是怎麼和他在一起的呢?

那是幾年前呢?究竟是多久以前呢?

「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喔!記得吧?」李太太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也曾經這麼說過,然後在新婚的那幾年和李先生一塊慶祝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但接踵而來的是孩子的出生、車貸、房貸、婆媳問題,而兩人的生活就這樣不斷被生活上的柴米油鹽瑣事給切碎,最後淹沒在時間的流中。

「今天孩子不在,我們浪漫點,去餐館吃個大餐吧!」偶爾兩人間也會有這樣的對話,但伴隨而來的往往是另一句話:

「不要啦!你看那些東西還不就是飯啊菜的!又那麼貴……我們還是在家裡吃一吃就好,晚上有齣連續劇很好看的……」

五年、十年、二十年……時間慢慢過去,而兩人之間除了孩子以外,就幾乎沒有其他話題了。

「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究竟是哪一天呢?」李太太瞇著眼,忽然發現自己竟然也遺忘這個重要的日子。

重要的日子……是嗎?

李太太將身子緩緩靠上一旁的銅像,抬起頭,聽著一旁自己先生與女同事之間的對話,忽然覺得有股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了上來。

自己有多久沒有聽李先生談過工作上的事呢?

而李先生又有多久沒有聽自己說話了呢?

每次自己所提的,不過就是小孩今天被老師念了什麼,要不就是連續劇播了什麼,或者看了哪件衣服很漂亮、那個親戚鄰居又發生什麼事。

而李先生通常會把頭埋進報紙裡,似乎對這些話題毫不感興趣。

而自己也是,當李先生提到工作上所遇到的事時,那總像是另一個星球的東西。因為與自己的生活缺乏交集,因此也勾不起自己絲毫的興趣去瞭解。

「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究竟是哪一天呢?」李太太望著夜晚的天空,忍不住喃喃唸著。

僵硬的銅像與石柱透過衣服,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冷意,李太太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究竟是哪一天呢?」李太太使勁地想,卻始終想不起那個日子。

那個自己曾經如此重視過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