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誰?」


  黑暗中,有著一道很細微很細微的聲音在問著。阿花豎起耳朵

努力尋找聲音的來源,卻找不著一個確實的方向。


  
  「妳是誰?」


  
  阿花伸出手,企圖在黑暗中尋找任何可碰觸的東西。


  
  「妳是誰?」聲音越來越急促,也越來越大聲,這使得阿花心

裡湧起莫名的壓迫感。


「誰?是誰在說話?這裡是哪裡?」阿花抬起頭,想向著聲音

的主人詢問,卻發現自己的嘴彷彿被封印住了,發不出任何聲音。


「妳是誰?」那道聲音仍緊跟著她。不知怎的,阿花忽然覺得

這道聲音很熟悉,很熟悉。


前方不遠處隱約透出了一點光,阿花伸出手,讓身體朝著光的

方向前進。




「妳是誰?」




那是一扇老舊的門,門把上鎖著一道生滿鐵鏽的鎖。門邊的縫

隙微微透出白色的光,這讓阿花確定門外有著一個不同於門內黑暗

的世界。



她伸手去推,破舊的鐵鎖在拉扯中輕易地被扯斷了,一瞬間又

像是被風化了似地,整把鎖化為紅色的鐵鏽,散落在空氣中……





「妳是誰?」




  好熟悉的聲音……好熟悉的聲音……阿花幾乎要想起這道聲音

的主人了。




「銀。」她發現自己的嘴不聽使喚,以一種陌生的聲音說出這

個名字。「我叫銀。」




「九尾狐,銀。」



幾乎同時,她發現自己擺放在門把上的手,竟長滿了白色的狐

毛!



就在門外的白光一下子照住她的身體時,她忽然想起那道從剛

才就存在著的聲音……那個反覆問著「妳是誰」的聲音……




  竟然就是她自己的聲音!





※ ※ ※




轟!




阿花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座森林中,身旁跟著的,是一

隻有著白色毛皮的狐狸。


「銀,跟好我,當心被那些人類給發現了。」白狐低下頭,對

著阿花小聲地說著。「妳的父親,便是被這些人類給殺害的。」


阿花忽然發現到,自己此時竟然是另一頭同樣有著白色毛皮的

小狐——「銀」!


母狐狸走在「銀」的前頭,這讓阿花很快注意到母狐身後,那

宛若白雪般的九條尾巴。



牠們很快穿過無數的樹林,來到一座擁有上千年歷史的巨大神

木底下,四周早已有許多動物在等著。而其中最讓阿花在意的,是

盤伏在神木樹根的大洞裡,那一雙巨大的眼睛。看起來,是一頭和

「銀」的母親一樣,長年修練成精的動物,在人類的口中,他們都

被歸類在「妖怪」這樣簡單的詞彙中。

  

  那是一雙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眼睛。

  

  「我說是誰?」九尾狐舔了舔前足,漫不在意地說。「原來是你

啊!怎麼?還是像以前一樣老愛躲在洞裡面?」

  「放尊重點!」一旁幾隻體型較小的動物紛紛跳了過來,豎起

尾巴、拱起背對著「九尾狐」。


  「銀」注意到,帶頭的那隻動物,看來跟她差不多年紀。

  「哼!你們這些晚輩我還不放在眼裡。」九尾狐捲起尾巴,似

乎打算打上一架。

  

  「住手!」一道巨大的響聲從樹洞中發了出來,跟著白光閃過

九尾狐與動物們的面前,將中間的地畫出一道裂痕。


  「啐!鐮鼬。」九尾狐舔了舔自己的尾巴。



  「妹喜。」樹洞中,那隻巨大的妖怪開口喊出了一個名字。


  「別用那個名字叫我。」九尾狐似乎對被喚作這個名字感到相

當不悅。


  「哼……對於我們而言,這可是一個充滿敬意的名字呢!」巨

大的妖怪說著。「當初要不是修練百年成精的妳潛入人類的宮殿裡,

假扮成名叫『妹喜』的絕世美女,這些可惡的人類也不會滅亡。」

  

  「啐。」



  「九尾狐,我代表著林子裡眾多為人類所害的動物們,來請求

您的協助。」巨獸雖然使用敬語,眼神中仍透露出一股傲氣。


阿花透過「銀」的眼睛朝著外頭望去,發現原本茂盛的山林早

已被人類砍伐了一半,而巨獸的後頭,還跟著許多在人類捕捉下倖

存的動物,有的只剩三隻腳,有的後腿上還插著箭,傷口化膿得厲

害。


「你不是很行嗎?」九尾狐冷冷地說著。「我不相信那些人類能

拿你這頭修練了八百年的鐮鼬怎樣。」





「人類的力量,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可怕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