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鑽出自己的狗窩,從門下的小洞鑽進房裡。對於擁有比一般

狗還要龐大身軀的牠而言,這不是很容易。


牠走到小男孩的房間門口。發現一切擺設都和小男孩發生車禍

的那天一樣,維持原狀。



時間像是停滯了似的。



牠明白,男人還在等待著自己的孩子回來,並且相信會有那樣

的一天。


等待,就像牠千百年來所做的事情一樣。





牠在房裡繞了一圈,一段又一段的回憶從周遭的擺設中被喚醒

了出來。那是小男孩抱著牠一塊洗澡、玩耍的浴室……那是小男孩

餵牠的盤子……那是小男孩最期待使用的書包……


忽然之間,一切和牠千百年間所經歷過的點點滴滴漸漸重疊交

錯在一塊……




牠想起一千年前,總愛帶著牠到附近河邊釣魚的老人,那是牠

所遇到過,最慈祥的老人。



牠想起八百年前,因為瘟疫而在牠面前死去的婦人,那是牠所

遇到過,最親切的女人。


牠想起四百年前,在寺廟裡收留牠的那個小和尚,那是牠所遇

到過,最善良的人。



牠想起五百年前,大鬧天宮的孫悟……不……一百年前,喜歡

帶著他到各個城市的街道上講述西遊記故事的中年男子,那是牠所

遇到過,最開朗的男人。





數也數不清的記憶擁了上來……




而一切,就將要結束了。




白犬從門口的洞鑽了出去,開始盡力地狂奔,衝向小男孩所在

的醫院。


牠明白,自己還是有某件事可以做的。



那是牠才能完成的任務。




「我有一個重大的任務要交給你,而且只有你辦得到。」




很快地,「溯」悄悄地避開人們的視線。對於活了上千年的牠而

言,這並不是一件太過困難的事。


牠找到小男孩的床。



男孩靜靜地沈睡著,時間彷彿停滯住了……



「溯,你擁有讓人過去的記憶覺醒過來的能力。」牠想起「獸

王」曾對牠說過的話。



牠啣起男孩的手指,輕輕地以牙齒咬破一個小傷。



在那一剎那間,牠明白,某些事情開始發生了,而某些事情則

是結束了。




牠轉了個身,悄悄地讓自己巨大的身軀隱藏在窗戶外的小平台

上,那不是很容易。




等待。




※ ※ ※ ※ ※ ※



清晨,護士打了一通電話給男孩的父親。而男主人也在數十分

鐘之內,飛快地趕來了。


男孩的父親站在床前,以一種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男孩。


「李先生,這實在是一件醫學難以解釋的事。」醫師在一旁說

著。「我們不是沒見過植物人清醒過來,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清醒過

來的人,身體所有的機能與記憶竟然就像不曾陷入沈睡過似地……」


「爸。」男孩望著父親,笑眼盈盈。


父親抱住男孩,完全無法再理會醫師的任何說明,只是一直抱

著、抱著。淚流滿面的抱著。



周遭的其他醫師與護士紛紛用掌聲來表達此時每個人所感受到

的感動。


「爸……」小男孩抱著父親,小聲地問著。「小白呢?」



「小白……」父親努力擦去眼角的淚水,但淚水卻仍不聽話地

掉落下來。「小白應該在家吧!就像以前一樣,在家裡等著你回去。」



「我……我夢見小白到我的床邊,將我從很沈很沈的夢中叫

醒。」小男孩抬起頭,替父親擦去臉上的淚。「牠還告訴我,不久之

後,我就可以背著書包去上學了。」




「是啊……是啊……」





白犬看著窗戶裡的景象,很久、很久。



忽然,他撇過頭,從三樓的窗戶邊一躍而下,巨大的身子在空

中畫出一道白色的弧線。





「我要賜給你永恆的生命,並且要你在等待千年之後,找到轉

世的我。」




牠明白,還有一個人等著牠去喚醒。


<白犬篇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