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我手上的綠光怎好像螢火蟲一樣一閃一滅的?啊……哈啾!」

似乎是因為感冒的關係,李太太此時的神力有點失去控制。

「好冷喔!這時候怎麼不出個太陽什麼的……」李太太才剛講完,一顆金黃色的火球便從她的眼前冒了出來。


那是一個直徑大約三十公分的小火球,雖然不大,卻足以發出讓李太太感覺到宛若夏天的熱意。

唯一的問題是,現在是十二月天,而且是晚上。這顆小火球在漆黑的校園裡非常惹人注意。

「糟糕!這樣太過醒目了!」李太太伸手把那顆「小太陽」抓進懷裡,並且用外套整個包在懷裡。


「喔喔喔喔喔喔!」另一個「更醒目的東西」再度發出吼叫聲,而這個「更醒目的東西」卻不是可以輕易收進外套裡的東西。



蔣公銅像雙手搥了胸口幾下,便跳下石座,朝著校門口走去,而李太太也因為這樣劇烈的晃動而鬆手,整個人被甩到一旁的草地上,接著一陣強風掃過,李太太又打了幾個滾,撞到一旁的矮樹叢。

「哈啾!」禍不單行,此時的李太太不但感冒,還全身濕透。


只見蔣公銅像像是好不容易獲得自由似地,興奮地在校園裡跳啊跳的,然後使勁地在身上抓來抓去。



「看來他想抓癢想很久了……」臺灣一路發像是恢復了精神,再度扮演起說風涼話的角色。



「可惡!我只是想找著東西好好扶著!這傢伙卻跳來跳去,根本抓不住啊!」李太太拉著一旁的樹叢,努力穩住自己身子。

「明明是您開口說要它動起來的……」臺灣一路發後半句的「所以現在感冒還是不要隨便亂開口」的話還沒講出去,李太太的下一句話已經冒了出來:




「如果真要動起來的話,還不如一次弄多一點出來幫忙找我家那死鬼……」




李太太的話才剛說完,她手上的綠光便一下子「彈」了出去,然後再天空分開成無數的小綠光,散落到四面八方……


不祥的預感?不!此時此刻這個名詞已經不足以說明臺灣一路發的恐慌了。




轟隆隆……




雖然沒看到實際的情景,但此時的李太太與臺灣一路發都已經可以想像正發生的事情。



「我是不是……哈啾!是不是……做了什麼很不得了的事?」李太太看著臺灣一路發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漸漸曉得事情的嚴重性了。




臺灣一路發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點了點頭。




如果說每一部小說都可以搭配某首音樂的話,那麼此時此刻最適合這部小說的就是:「先總統蔣公紀念歌」了。

「怎麼辦?」李太太望著前方正手舞足蹈著的蔣公銅像「初號機」說道,手還不忘拉著樹叢以免被吹走。





臺灣一路發還是不講話。




「還是我找國父出來?他應該會聽國父的話……」李太太的話還沒講完,便被臺灣一路發摀住嘴巴。




轟隆隆……遠處傳來奇怪的響聲,但兩人完全不想去瞭解那到底代表著什麼。


李太太撿了草地上的幾顆小石頭,放在口袋裡,這也使她身體稍微沈了些,不致於再被風吹得東倒西歪。

「所以我家那個死鬼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哈啾!該不會……該不會跟那個死狐狸精一起去開房間了吧?哈啾!」她提起精神,隨著蔣公銅像走出鳥友國小。

「這時候您還有心情想這件事啊?」臺灣一路發已經哭出來了。




轟隆隆……



創作者介紹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