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那天晚上實在是個恐怖的晚上,因為接下來的時間,除了哨所外的蛙鳴,就只有阿山的哀嚎聲。

「好難過!好難過啊啊啊啊!」

「救命啊!」

「快放了我!快放了我!」

「啊啊啊啊!」


「這樣下去好嗎?」老吳終於忍不住,坐了起來,用力搖了搖小黑。

小黑當然也沒睡著。事實上,阿山的嗓門並不小,所以我們全哨所除了炸彈炸到也會睡死的小胖之外,每個人都還醒著。

「其實我今天晚上就跟他說過,我願意中止這個賭注了!」小黑揉了揉眼,跟著坐起來說。「可是他那個死腦筋還是堅持說,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去,那還算什麼軍人。」

「是這樣啊!那個傻瓜……」老吳嘆了口氣。

「得香港腳不抓癢跟軍人有什麼關係啊?」我當然感到困惑,但畢竟我是二兵,所以這個疑問還是沒有說出口。

「阿山!加油!撐下去!」小黑忽然喊了出來。

「加油!」受到小黑的話影響,我也忍不住喊了出來。

「加油啊!我們和你在一塊!你一定可以的!」幾乎所有沒睡著的人(事實上只有小胖睡著)都坐了起來,握緊拳頭對著阿山喊了出聲。

「喔唷啊啊啊啊!」阿山持續地喊著。

「巨神兵……不可以殺人……」


「……」

或許是因為理解最後那句話意思的關係,我很快做了一個假設:「阿山其實根本就是在說夢話」。不過看著一旁正熱著的學長們,我實在不便打擾他們的興致。

第十一天,當電視再度播出莒光日的歌時,大家都無精打采的,只有小胖的精神還不錯,而阿山則是握緊拳頭在對抗著自己的癢意。

「已經長出東西來了!」小黑望著阿山的腳,喊了出來。

那的確是一件相當詭異的景象,因為「吸收日月精華」、「餵養以人類怨念」的香港腳,竟然從之前的凸起物,長出一跟長長、肉色的怪東西來了!而且是左右腳都有!

「這……我多年來的理論即將要得到證實啊啊!」小黑興奮地嚷著。

我們之中開始有人相信小黑了。


那天晚上,兩株『怪東西』愈長愈高,比較高的那一株幾乎要有十公分長,而且頂端還有一個雞蛋形狀的迷你小圓球。

「要好好保護這個東西!這可能是足以得到諾貝殼獎的重要發現。」小黑興奮地說著。

「並沒有那種獎,是諾貝爾吧……」我很想說,但礙於二兵的身份還是沒說。

事實上,連同阿山在內,每個人也都開始感到好奇:這玩意兒真的是小黑口中的『香港腳完全體』嗎?

當他長成時,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這是劃時代的大發現。」小黑說。

而這次我們卻開始相信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