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弟!」熊八跟著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出聲喊了楊九,但
楊九還是頭也不回地繞過走廊邊角,跑出去追「偷水果賊」。



  
  「怎麼辦?」錢七望著楊九拋在地上的空袋子,臉色相當難看。



  
  「九弟一個人不見得能夠對付他們,我跟上去,你在這裡守著
我們的飯菜箱!」熊八當機立斷,先和錢七把三層飯箱放到地板
上,便跟隨著楊九的腳步追了上去。


  
  此時此刻的楊九已經繞過輔導室和四年級的三間教室,跑到升
旗台上方的二樓中廊。
  



  「可惡!」他大口喘著氣,環視周遭,卻找不到方才偷走香蕉
的人。
  



  「九弟!怎麼樣了?」熊八隨後趕到,險些撞上楊九。
  


  「沒見到人……呼!呼!」楊九一邊喘氣,一邊跑到女兒牆邊
察看情況。



  

  「等……等等!你在這裡,那……錢七呢?」他忽然想起一件
事,轉身抓住熊八的肩膀。
  




  「我叫他留在原地,看守飯菜箱……」熊八話還沒說完,楊九
便拋下他往錢七的方向跑了回去。
  


  「怎麼了?」熊八一見楊九又跑回去,連忙再度拔腿跟上。

  
  「陷阱!這一定是調虎離山之計!他們的目標恐怕不只是香
蕉,而是……」楊九的話還沒說完,一聲慘叫便從樓梯口傳了出來。
  





  「啊啊啊啊!」那是錢七的叫聲。每次辦完同樂會後,張三把
帳單拿給身為六年六班總務股長的他時都可以聽到這樣的聲音,所
以熊八跟楊九立刻可以辨識出來。
  



  為時已晚,當熊八跟楊九趕到樓梯口時,錢七癱坐在地上,三
個飯菜箱已經被打開,而其中裝有豬排的那一層已被小偷一掃而
空!
  




  「豬……豬排……」熊八雙手拉扯著自己的臉頰,整張臉同時
也因為驚恐而變形。
  



  「還有香蕉。」楊九說完,整個人跪在地板上,雙手撐地,頭
垂了下來。
  


  「熊八一離開,我立刻被人從後面摀住嘴巴、矇住眼睛,當我
好不容易掙扎開來時,豬排……豬排就全部被……被偷走了!嗚
嗚!」錢七哭了出來。



  


  這時,四年七班抬飯菜的小朋友正從樓梯口走了上來。
  


  「這……這不是六年六班抬飯菜的大哥哥嗎?」四年七班抬飯
菜值日生中那位額上貼著OK繃的小女孩驚訝地說。
  


  「不要看他們,小心被他們揍。」理平頭的小男孩慌張地說。
「我媽媽說,當有人在地上做出Orz的動作時,要快步離開,不可
以在原地逗留,因為『好人病』是會傳染的……」


  
  「香蕉……」楊九完全不理會四年七班的小朋友,逕自跪在地
上。


  
  「還有豬排……嗚嗚……」錢七依舊背靠著牆,摀著臉哭泣。
  


  「快走吧!」理平頭的小男孩催促。
  

  「等等。」OK繃小女孩把飯菜箱放了下來,然後從箱子裡用
夾子夾出一塊豬排,拿到錢七的面前。
  



  「大哥哥,這是我的份,給你。」小女孩說完,便將豬排塞到
錢七的嘴裡,讓他咬著。
  




  楊九抬起頭,望著小女孩。
  



  額上貼著OK繃小女孩跑回到另外兩位四年七班同學的飯菜
箱上,從上面的水果袋子裡拿出一根香蕉,遞給楊九。
  



  楊九跪在地上,伸出顫抖的右手接過小女孩的香蕉。
  



  「不過是一根香蕉而已,絕不能因此而喪氣啊!」OK繃小女
孩說。
  



  陽光從OK繃小女孩的背後透了過來,彷彿在她的身上鍍上一
層金黃色的光暈,此時此刻的楊九只覺得這個四年級的小妹妹就像
是女神一般,憐憫著地上頹倒失敗的他,帶來希望、勇氣和……香
蕉。



  
  「再見。」OK繃小女孩回到平頭小男孩的身旁,抬起飯菜箱,
一行人繼續往三樓走去。
  


  「等等!」楊九出聲喚住他們。


  
  小女孩停了下來,看著他。
  



  「告訴我……妳的班級跟名字。」楊九的嘴唇顫抖著。
  



  「阿花。」小女孩說完,便甩過頭繼續往上走。「我叫阿花,
四年七班,是轉學生。」
  


  
  「阿花……」四年七班的小朋友離開後,楊九看著手上的香
蕉,站了起來。
  



  「她竟然願意把自己的香蕉分給我們。」熊八站在一旁,眼眶
紅了。
  



  「海油租白……唔唔!」嘴裡咬著豬排的錢七說。
  


  「她說的沒錯,我們不能因此而頹廢喪志。」楊九握緊拳頭,
香蕉肉從手上噴了出來。
  



  「嗯!」熊八用堅定的眼神望著楊九。「我們要記取教訓!負
起責任!」
  



  「唔唔……嘔的嘴裡油動其縮不粗法……」咬著豬排的錢七也
站了起來。
  





  此時,陽光在三人的身上染出一道金色的光暈,那是勇氣,更
是新生!
  



  楊九抬起頭,伸出沾滿香蕉肉的右手指著太陽:「讓我們鼓起
勇氣,盡情用充滿熱血的心,揮灑著明日的青春吧!」
  



  「沒錯!」熊八也伸出右手,指向正午的豔陽。
  


  「唔唔!」錢七再度流下勇者珍貴的眼淚。
  




「……」
  
  



  「神經病。」一個低年級的小朋友從樓梯走了上了,看了三人
一眼,便離開了。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