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報仇,我自願接受我們班導師——楚老師的特別教導。」

她咬著牙,憤怒地說。「從那之後,我必須每天留下來練習……練

習楚老師的絕招——彈指神功,她還規定當天沒彈進紅心的話,就

不能回家。」




「妳也學到一門絕技不是?」王五冷冷地說。對於受過白老師

荼毒的他而言,他並不覺得像王五這樣的遭遇有什麼值得同情之

處。




「但我也付出了代價……」龍五摸了摸鼻子。「從那之後,我

的鼻孔就愈來愈大……你知道鼻孔對於一個女人而言有多重要

嗎?」





熊八瞄了眼前的龍五一眼,說真的,這是一個外表蠻好看的女

孩子,只不過鼻孔確實稍微大了點。





「我也明白,歷史上任何一位練就這門絕招的人,鼻子都會有

些毛病。」龍五嘆了口氣,習慣性地又摸了摸鼻子。




「原來是這樣啊……」熊八跟著也嘆了口氣。「妳也經歷過這

樣的辛苦。」





「不過,」王五說:「無論妳的鼻子如何,我們今天的糖醋魚

都不能交給妳。」




王五說完,熊八、錢八跟在場的其他人才想起他們的真正目的

是護送午餐跟搶奪午餐,而不是討論鼻孔與彈指神功的奧妙之處。





「也罷,我今天也沒有什麼情緒繼續下去。」龍五說。「今天

就放過你們吧!但明天開始,我還是會繼續帶走你們的營養午餐跟

水果,而我也很想知道,我們之間到底誰的功夫比較厲害。」




「走!」龍五一吆喝,周遭其他六年九班的小朋友便跟著離去。






「我們今天真的守住了營養午餐……」熊八望著敵人的背影,

感動地說。「真不愧是王五。」








噹!噹!噹!耳邊,學校的鐘聲忽然響起。







「咦?午休了嗎?」錢七說:「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





「各班請到走廊上排隊,準備參加降旗……」當鐘聲結束時,

擴音器中傳來司儀同學的聲音。










「等……等等!」錢七整個人呆住了。「已經放學要降旗了?

不會吧!」



三人趕緊抬著飯菜箱,以最快的速度奔回教室。



當然,飯菜早就涼掉,而六年六班的教室裡,則有一堆餓了一

整個下午的同學。




「這……我們等營養午餐居然等了一整個下午……」眼神空洞

的李四癱倒在桌子上奄奄一息。




「不過今天的營養午餐連半樣也沒被搶走喔!」錢七試圖想要

為自己辯解。



「半樣都沒被搶走又怎樣?都要放學了,營養午餐吃個頭

啦!」伍五六六搖晃著身子,扶著前門的門框說。




「我……」熊八的臉色相當慌張。「我們只是一直聽一直聽那

一長串的『回想情節』,沒想到時間已經過了一整個下午了啊!」





「廢話……看那麼多『回想情節』當然時間會超過啊!」伍五

六六同學說完這句話後便倒了下來。





此時的熊八跟錢七抬著飯菜箱,呆呆地站在教室走廊上,也不

曉得該抬進去還是原地放下來。




「我要回家了,畢業典禮上見。」王五看了看熊八跟錢七,再

轉過頭去看了看教室裡「嗷嗷待哺」的同學,便轉身離去。





「降旗典禮開始,全體肅立……」擴音器再度傳來司儀的聲音。



「我的營養午餐……」楊九朝著熊八跟錢七的方向跪了下來。



「我的糖醋魚……」林三零跟著也跪了下來。





「一群笨蛋。」坐在導師位子上,肚子裡塞滿零食的上官老師

望著自己班上的學生,冷冷地說。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