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巧靈,沒錯,就是她。




此時這位穿著紅色套頭毛衣、綁著馬尾的學妹正坐在我們對面

那桌,高興地對我搖著手。



我注意到那桌還有一對中年夫妻,看來他們也是家庭聚餐。



「你認識?」芷涵阿姨露出曖昧的眼神。「很可愛的女孩子

啊!」



「嗯,同社團的學妹。」我尷尬地點了點頭。



「這小子,難怪忽然說要加入美術社!」老爸也趁機損我。



完全不是這樣子的啊!此時的我好想抱住頭往地下找個洞

鑽,但巧靈學妹卻在我找到洞之前便走了過來。




「伯父伯母你們好!」她眼珠子咕溜咕溜地轉了轉,然後很有

禮貌地向老爸還有阿姨點了個頭,算是敬禮。



「妳好!聽說妳跟我們家知浩同社團啊?」老爸說。



「是啊是啊!我叫楊巧靈。」她停了停,像是在比對我跟老爸

的相似度。「學長跟伯父長得很像呢!不過沒有伯父這麼帥就是

了。」




「哈哈哈!」老爸笑歪了,話說這個年紀的「長輩」就是吃這

一套。




「伯母也很漂亮,又有氣質呢!伯父跟伯母真是我見過最匹配

的兩位俊男美女!」這丫頭果然拍馬屁拍過了頭,說出最禁忌的那

句話。



「呵呵……呵呵……」老爸跟阿姨雖然還在笑,我卻可以感受

到有隻烏鴉飛過兩人的頭頂,這種時候你要澄清也不對,不澄清也

不對。







「啊!」我意識到此刻是「化解尷尬超人」該現身的時候了,

於是隨便指向一旁的落地窗,大喊了一聲。






  「那是什麼?」






眾人隨著我手的方向望去,只見有隻無辜的白狗正經過餐廳的

落地窗外,抬起腳,正要在一旁的電線竿下留下「永恆的印記」。





「嗯……」我開始努力運轉這顆裝滿色情書刊和垃圾的腦袋,

努力思索接下來該說的下一句話,而那隻身上有著滿身皮膚病的白

狗也意識到從餐廳內投射出來的目光,抬起腳呆立在原地,一時之

間也忘了自己原本要進行的「排水動作」。






「好……好可愛的狗喔!」我不禁後悔自己平時沒有多讀書,

在這種緊要時刻竟然只能擠出這種笨話。





「如果沒有皮膚病的話,應該……是……是算得上可愛啦!」

楊姓學妹接上我的話。






語畢,小白狗正好灑下那在路燈下呈現出晶瑩色澤的……水

柱,那完美的弧線宛若勾月般,在寂靜的夜裡畫出一道映照出金黃

絢爛色彩的……尿。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尿,這「畜生」所帶給我的,是足以撼

動我內心的感動與羞愧。





或者說,我從來沒感覺自己這麼白痴過。






「咳!」此時此刻,貼心的服務生清了清喉嚨,讓我們從這造

物主所賜予的偉大感動中回過神來。




「先生,您的牛排。」他熟練地將牛排放到老爸的前面。





我愛死這位服務生了。





「所以,」老爸看著牛排上滾著的醬料說。「我們剛剛說到哪

裡?」




「說到……知浩參加了美術社。」芷涵阿姨也相當合作。



「我是他學妹。」巧靈更是進入狀況。




「下台一鞠躬。」我差點以為我在說相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