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之後,我跟巧靈拋下那一堆「長輩」,兩個人在餐廳外

的庭院裡邊散步邊聊天。



「所以,其實裡頭那位伯母是你阿姨?」她帶著滿臉歉意問

道。「我不知道你媽媽已經……」



「這件事說起來頂複雜的。」我抬起頭,看了飄在正上方那位

「母親」一眼,她正望著自己的妹妹與自己不認識的老公,不發一

語。



「我明白,這種事做子女的總會覺得很尷尬啊!」她低下頭,

長長的睫毛垂著。




「還好啦!」我又瞄了一下正上方的「母親大人」,恐怕看不

到的部分要比看得到的部分還要更尷尬呢!




「我爸媽要走了。」她指了指餐桌那邊,巧靈的爸媽正向她招

手。



「掰。」我擺了擺手。





望著她們一家人,我忽然覺得羨慕了起來。那是一個很平凡的

家庭,但它卻有著我從小便無法擁有的某種東西,我明白老爸一直

很努力,但我們兩人都明白,無論我們盡了多少努力,這個家還是

有彼此不願碰觸的傷口。





如果可能的話……




餐桌的另一頭,老爸跟芷涵阿姨還說著話。我搖了搖頭,試著

讓自己脫離那道想像的畫面外,然後緩緩地朝著他們兩人走過去。

或許是我的腳步太輕了,以致於他們兩人並沒有察覺到我的靠近。




「有一個人,工作時認識的。」此時的芷涵阿姨望著窗,刻意

將視線移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不錯的人……最近很積極。」




老爸沈默了一陣子,然後開口應了一聲:「喔。」




芷涵阿姨轉過頭來,像是還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很……」老爸用一種毫不在意的口吻說。「很好啊……妳也

老大不小了,如果是個好人的話。」




「是啊。」阿姨又低下頭,將咖啡攪了幾回。




「笨蛋老爸。」我在心裡暗罵。






兩人又陷入漫長的沈默中。






「咳!」我清了清喉嚨,讓他們兩人察覺到我的存在。



「喔!知浩,你在這啊?」芷涵阿姨抬起頭,對我笑了笑。


「小女友走了啊?」老爸不忘損我一番,這或許算是化解尷尬

的方法之一吧!



「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兩人站了起來,拿完外套和皮包後

便跟著我往門口走去。老爸在服務台停了一下,準備結帳,而阿姨

則是直接朝著門外走去等車,不知怎的,我忽然有一種「這次是真

的要離開」的念頭。




生活中本來就存在著無數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像是老爸床

頭那張有媽的相片,像是每個禮拜總會來幫忙打點家裡的阿姨,像

是每天都要搭乘的公車、遇到的人,我們習慣了這些事,甚至以為

這些理所當然的事會永遠存在、持續下去。





但我們卻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阿姨答應那個男人的追求呢?如果媽沒去世的話?如

果……如果……生命中有太多的如果可以改變這一切。






「不行。」忽然間,我頭頂上的守護靈老媽出聲了。




「什麼不行?」我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她。





「不能過去!危險!」她大喊。







砰!







緊接著一道炫目的白光閃過餐廳門口,尖銳的煞車聲響起,然

後是巨大的碰撞聲!




「芷涵!」守護靈老媽衝了出去,穿過玻璃門,我也趕緊跟上。



只見一台銀色的轎車斜停在綠園道上,馬路上則是有輛摩托

車,一男一女騎在上頭,兩人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住了,綠園道的草

地上還躺著一個女人。





「阿姨!」我整個人慌了,站在原地大喊。聽到聲音的老爸也

衝了出來,越過馬路跑到對面的綠園道上,一把抱起昏迷過去的阿

姨。




「快叫救護車啊!」他對著圍觀的群眾大喊,餐廳的服務生則

是趕緊轉身跑進去打電話。




「剛剛那台摩托車忽然從巷道裡衝出來,轎車閃避不及……所

以轉彎衝到草地上,然後……那個女孩子正好站在那裡……」一旁

的歐巴桑緊張地說。






我的腦袋一片慌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