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icecream (風聆) 看板: SD_Storykuso
標題: [長篇] 我的守護靈老媽(13)
時間: Sun Apr 30 00:46:35 2006

<13>




那天晚上爸是在醫院裡過的,而我則是自己搭了計程車回家。




雖然說自己一個人在家應當是很習慣的事,但這天晚上的氣氛

卻讓我感覺到害怕,於是我把客廳的燈和電視機打開,試圖用這些

東西讓房子感覺起來不那麼空曠。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腦袋充斥著各種不同的聲音與畫

面,包含了芷涵阿姨與老爸之間的對話、緊急轉彎的汽車、刺眼的

救護車燈光,以及群眾們的喧嘩聲。




「你阿姨還在昏迷中。」還記得電話那頭傳來爸的聲音,冷冰

冰的,感覺充滿無數自責。




我也不曉得該說什麼,而守護靈更是整晚都沒出現。




也不曉得在床上翻來覆去幾次,天色漸亮,而我也趕緊爬起

來,胡亂從冰箱裡翻出幾片土司,配著鮮奶吞了下去後便背起書包

出門。





就像以往一樣,我騎著腳踏車到兩個站牌以外的地方等車,而

若薇和她的朋友也早在站牌處拿著書邊看邊等。



「早。」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竟然主動打破這彼此的沈默平

衡。



若薇的態度倒是很自然,把書放低了些,對我微笑並點了個頭。




如果是平常的時候,或許我會為這個笑容感到興奮不已吧!但

此時的我滿腦子都是阿姨的事,實在高興不起來。這之後一整天,

我的腦袋也都是昏昏沈沈的,幾場小考也都亂寫一通(雖然這件事

跟我平常所做的並沒兩樣),直到放學。




回到家後,我發現老爸正坐在客廳裡等我。




「走,我們去醫院。」他見到我回來,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從

桌上拿起車子的鑰匙。換過衣服後,我們兩人默默地上了車,前往

阿姨住院的地方。




一路上,無數的問題充滿了我的腦子。我想問爸他對芷涵阿姨

的感受到底是如何?還想跟他說其實我最近遇到成為守護靈的

媽,更想告訴他如果他對芷涵阿姨真的有意思的話,不要在意我。




但我半個字都擠不出來,我知道這不是適合談論這件事的時

機,但恐怕在阿姨住院之前、之後,我也都不會有任何勇氣把這些

話說出來。我們所選擇的,只是把問題不斷拋向未來,然後假裝現

有的一切會無限延續下去。






進到病房時,阿姨所在的病房內已經有人在裡頭等。




「阿嬤。」我叫了外婆,她也轉過頭來,對我瞇著眼笑了笑。

看到她的笑容,讓我聯想到阿姨的狀況應當是好些了吧!




「怎麼樣?」老爸緊張地問道,看來他在醫院陪了一整夜,白

天還硬撐著去上班,所以不曉得目前的情況。




「醫生說應該是沒有大礙,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清醒過來。」外

婆深吸一口氣。




然後我注意到病床旁的花跟水果。




察覺到我的好奇,外婆緩緩地向我解釋:「下午有不少人過來

探望,主要是你阿姨的同事,還有一些朋友。」




「阿姨她……會醒過來吧!」我相當不安。




「我想她只是暫時去某個地方,一陣子後就會回來,然後清醒

過來。」外婆淡淡地說。「就好像芷翎當時一樣……」





「媽?媽以前發生過什麼事嗎?」雖然外婆最後的那句話刻意

降低了音量,但我還是確定自己聽見媽媽的名字。




「其實也沒什麼……」外婆嘆了口氣。「你媽年輕時……我想

是剛考上大學那時候吧!她跟朋友出去玩,結果發生意外,昏迷過

幾天,醒過來之後說她去了『某個地方』,但想不太起來她在『那

裡』發生過的事。」




「這不會就是瀕死經驗吧?」我小聲地自言自語,知道這個詞

不適合在醫院裡使用。




「我相信你阿姨很快就會清醒過來。」外婆看著床上的阿姨說

著。「你們先回去啦!這裡有我先看著,阿浩明天也要上課不是?」




「嗯,好,那……我們回去了。」老爸看來非常疲憊。




出房門前,有位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提著東西走了進來,我撇

了一眼,卻被老爸拉走。




「這傢伙該不會就是阿姨所說的,那個正在猛追她的男人

吧?」那一剎那間,我的腦袋浮現出這樣的念頭。






我很快便在接下來那幾天證實了這件事。






那個中年男子幾乎天天都來,每天也都會帶著一束鮮花或一些

吃的東西來探望,有一次我跟爸看到他在病房裡,還刻意在外頭等

了一陣子才進去。




三天之後,阿姨醒過來了,我見到她時她看起來相當疲憊,虛

弱地半坐在白色的床上。





「阿姨。」我叫她,語氣帶著喜悅。




「知浩,你來了啊!」阿姨用細微的聲音說著,然後抬頭看了

看老爸,笑了笑。




「我覺得我好像去某個很遙遠的地方旅行,做了一些事,然後

才回來的。」她揉了揉自己的額頭。




「外婆也這麼說。」我說。她正去醫院外的商店買東西,不在

現場。



「可是我不太記得自己遇到了什麼,感覺上好像參與某件跟我

自己本身相關、很重要的事,可是又完全想不起來。」她嘆口氣。




「外婆也這麼說過。」我又說。「她說媽以前也遇到過類似的

事。」



「是啊!」阿姨笑了起來。「你外婆一直這麼相信,她說她小

時候有次撞到頭昏過去,結果靈魂跑到古代,還遇到我們家族的祖

先。」




「她還沒跟我說過這個故事,聽起來像是很精彩的夢,可以寫

成小說的那種。」我期待阿姨把這個故事告訴我,但她實在太過疲

憊了。




「她很愛講這個故事,搞不好她以為你聽過了。」阿姨笑得很

開心。「我和你媽都聽到不想再聽,每次都叫她別再說重複的故事,

後來她就比較節制一點。」



「有段時間她還相信我們家族的女性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可以

靈魂離體跑到其他地方。」阿姨想了一下。「好像就是在你媽有次

出意外,昏過去幾天醒過來之後。」




「奇怪,我怎麼一直打噴嚏?」門外傳來外婆的聲音,我們兩

人立刻閉嘴,而爸則在一旁竊笑。




「你們不必老是跑過來,醫生檢查說沒什麼事啦!知浩還要上

課不是?」外婆說完後就坐到椅子上拿出水果刀跟剛買的蘋果,但

我懷疑「大人們」是不是只會拿「孩子要上課」當作客套話的主要

材料。




「嗯。」老爸沒說什麼,只是站在旁邊看著外婆削蘋果。




說起來我也搞不太清楚阿姨的傷是怎麼回事,只知道她還得在

病床上躺一陣子,連帶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檢查,或許這樣說也可能

是作者懶得想或查資料的緣故。




傍晚的斜陽隔著窗簾,從窗外透了進來,在白色的病床上映出

一方小小的黃色框框。病房裡除了外婆削蘋果的聲音外,幾乎沒有

什麼其他的聲音,而老爸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邊,望著外婆手上的蘋

果發呆。




我幾乎要覺得,牆上時鐘的指針就這樣停住了,永遠停留在此

時此刻。






「阿祥。」忽然間,我的耳旁冒出一句不適合在此時出現的聲

音。





「啊!」我嚇得叫了出來,這讓病房裡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

在我身上。



「沒……沒事……我只是忽然想到……想到那個……今天放

學後到現在還沒尿尿。」我實在很討厭自己每次都只能想出這麼蠢

的話來接。


  「我……我去廁所啦!」我趕緊低著頭跑到病房外,並拋下阿

姨那句「房裡就有廁所」的話假裝沒聽到。

  




  「妳幹嘛啊?妳知不知道在醫院裡看到飄來飄去的東西是很

可怕的?」我壓低了聲音,對著前方那位「飄來飄去」的守護靈老

媽表示抗議。
  




  「我只是忽然想問你,你爸跟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守護靈

老媽一改過去嘻皮笑臉的表情,這讓我感到有些訝異。

  


--
████︴︴︴███████████████████████
█████◤████▋icecream風聆的個版: █████
████ ███◤「無名小站」SD_storykuso版 █████
███ ∩ ∩ ███KKCITY「永恆的國度」icecream版█████
██ ◎ █http://www.wretch.cc/blog/icecream████
≡≡≡≡≡≡≡≡≡≡≡≡≡≡≡≡≡≡≡≡≡≡≡≡≡≡≡≡≡≡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 218-163-167-234.dynamic.hinet.net海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