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應該好好記一下(其實這天很有感觸,不過很多重要的事跟人不會寫出來)。

簡單地說就是前天去參加麻辣天后宮的錄影。

其實前面還有一些陰錯陽差的事件(一開始要參加的也不是我),不過事後回想覺得自己表現雖然很差,但卻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

無論如何,前一天工作人員很認真的跟我討論到時候要說什麼,可惜我好像都沒有什麼勁爆的事情(害對方很辛苦,真是不好意思),而我可能平常太少看電視吧!原來我覺得有趣的事情,在這個節目上都變成很平淡的小事...... Orz

隔天早上想說表現一下自己的特色,除了書以外,做一個人物紙雕送主持人吧!
於是我就開始做了。(請參考紙雕製作教學篇

然後在書上簽名跟加上畫像(事後覺得一直照相是對的):




然後我就出發了。
到台北後,跟編輯還去了一趟出版社(之前一直很好奇想參觀)。
大約三點的時候到台視錄影準備。


一樓有警衛跟感應門,進去要先換證件,嗶一下才可以出入。
我們是在五樓,一路上有很多神奇的道具堆著,比方說佛像(?)、奇怪的樹人、兒童卡通人物之類的。(電視裡常見小廟裡的佛像?XD)


到達太平......不,我是說化妝間,旁邊還有大大小小各種房間,比方說演員服裝間。


在化妝室跟其他網路小說作家照相:

這是藤井樹和我


這是敷米漿,上次書展我們錯過,網路上雖然認識卻是第一次見面。


這是美女作家咖啡因

在這裡工作人員還跟大家溝通了很久,花了不少時間。
我始終覺得他們很用心的跟我們每個人聊天說話,讓我們可以模擬到時候的情況。
(覺得對他們很不好意思,因為我好像真的沒有什麼有趣的點 Orz )


一陣子後就開始錄影了,其實錄影時間並沒有很長。

後面架了許多攝影機,工作人員則是要在旁邊舉牌子、出聲音做效果,事前還跟我們解說圈圈牌子跟麥克風的用法。
不過有件事不太習慣,就是說話時可以直接看著主持人,不用找鏡頭什麼的,他們會幫忙用攝影機來調。可因為以前大學戲劇社跟上課練習過太多要看鏡頭跟面對台下的人,甚至說話習慣頭轉來轉去(因為上課時不可以針對一個定點,而是要環視全班),所以反而覺得怪怪的。

工作人員這時跟我們一一測試麥克風以及待會節目上的注意事項,也跟我們一個個聊天,一方面算是減輕我們的緊張感,另一方面可以模擬練習一下待會的對答方式。

其實我上台不太會緊張(可能因為常演講、上台,很習慣了),只是覺得很焦慮,因為想不出什麼有趣的爆點可以講,所以看起來可能呆呆的。



有一位明星特別來賓跟我們一個個聊天,我覺得她真的好漂亮,但......很對不起的是,我實在很少看電視,所以不太熟悉。(或許我是居住在山洞裡的人?=_=)

比較困擾的是椅子有點高,我想這對腿短的人實在會很辛苦(淚),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轉到另一個方向。
我們先戴上面具等待,但因為眼鏡要拿起來,所以接下來一直到面具拿下來之前,我的眼前都是一片模糊 XD,所以連對面工作人員舉什麼牌子我都看不清楚。

接著就開始了。

因為利菁姐是隨機問的,所以當舉圈圈牌時我沒舉到,就一直到最後才問到我(所以眼前模糊了很久XD)。

這時候覺得自己真的不太適合這些問題吧?因為問題是「是否把親身經驗寫到小說裡」?可我想我的小說是…...奇幻世界裡的小孩去找魔王爸爸?用屁唱歌的少女?變成神的歐巴桑?在尿布上寫字預測世界末日?這些......根本都不可能在現實生活發生啊! >_<

不過其他人的回答蠻有趣的,我也始終覺得自己像是在看節目,而不是節目的一部份(不過心裡則是想著糟糕那換到我時恐怕會變得很冷吧?)。直到後來終於問到我時,很不巧的我面具後的橡皮筋竟就這樣正好斷掉! 所以當利菁姐幫我扶住一邊時,我以為乾脆要直接拔下來了......

不過是無所謂,總之胡亂講了一堆話,卻忘記送紙雕。

接著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比方有沒有遇到瘋狂或愛戀的讀者之類的。(對不起,我是寫惡搞小說的,所以並沒有這樣的情況啊~)

還有一題是為了想靈感,有做過什麼奇怪或勁爆的事情。這個事前練習問我時,我的回答其實是超級無趣的:我的靈感向來就是想來就來,沒有去勉強做什麼事才可以得到過。反正就都先定一個題目,然後根據這個題目就可以想出某種樣子的點子出來。

這樣當然不行!所以我努力想一下,想說不然就寫蹲馬桶好了,畢竟好多小說都剛好是蹲馬桶的時候想到的,或許順便還可以扯一扯我那篇「馬桶上的阿拉丁」,簡單地說就是摩擦馬桶就可以跑出馬桶神燈巨人的怪故事......

這是錄影唯一暫停的一次,工作人員給了我們每個人紙跟筆,於是我就在上寫了「蹲馬桶」。可大家彼此看了一下,發現涼(敷米漿)也寫「馬桶」,這時我們兩個你看我我看你,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結果工作人員說兩個都不適合,因為感覺不像他們要的爆點啊!看了一下其他人的:大體解剖、去talking bar......果然比起來是不一樣的東西啊!=_= 於是我們兩個終究還是含淚修改(並沒有含淚,只是很傷腦筋)。

只是最後我寫出來的其實還是頗無趣的東西就是......(結果我忘記涼後來改成什麼了)

不過裡頭有件事讓我事後感到很後悔,就是在問書銷售量的時候,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楞了一下,居然笨笨的就舉牌了。其實並沒有賣那麼多啊!
這件事讓我事後忍不住一直想到,雖然說可能沒有什麼人在意,因為只是咻一下的時間罷了!但我卻忽然覺得自己為了去「成為節目想要的樣子」,好像被魔鬼附身似的,一直想努力把自己沒有的經歷吹漲誇大出來,感覺變得一點都不像自己了!弄到事後一直很後悔,因為原本一直被要求要有爆點時,還差點想把一些說出來可能不太妥當的事情都堆上去(比方編教科書偷加kuso的事,這個其實想隱瞞起來,不過這個梗好像還是不合乎他們覺得是爆點的標準,幸好後來沒說)。

事後還是很在意,因為覺得自己好像說謊了,背叛了自己。不過一直到回來後太座跟我說了句話,我才釋懷:「其實我之前寫的小學教科書,確實是有超過那個數字的啊!其實並沒有說錯,甚至還說得太少了!」

後來一想也對啊!說起來如果以「我寫的書」來算的話(問題也是這麼問的),其實光是教科書的數量應該就印到暈掉了吧?那跟小說的印量完全不能比啊!照這樣來看,確實在節目上說的,還少說很多哩。

不過無論如何,自己都覺得在那樣的氣氛下,自己實在不像自己,所以回來之後檢討了很久,想說如果再有這樣的情況,寧願變得很無趣,也不要勉強自己去想一些不適合自己或不適合現場說出的東西,還是表現出自己原本的樣子就好。(雖然對工作人員很抱歉,選到不適合上這個節目的人)

一直到結束之後,大家開始送簽名書,這時我才想到我的紙雕忘記送(不過看來大家的書也都在當時忘記送 XD),拿給利菁的時候,她說怎麼不早拿出來啊?(應該在節目中拿出來的)

不過倒也無所謂,要贈送別人一個東西,不該為了節目效果而做,而應該保持它原本的目的:為了贈送給那個人而送。所以後來倒覺得這樣反而也好,不然可能又要多一件自己覺得太過刻意而為的事。

雖然覺得自己表現得很不好,不過倒是一次很愉快的經驗,因為無論是利菁、工作人員與邀請的明星、其他網路小說作者,大家都很親切。

而且可能最可惜的是涼,因為他這次講到話的機會也不知道怎麼的,總是太少了點,看來比我還少啊!(他本身是一個很好玩的人啊!)

事後還跟咖啡因、藤井樹一塊去吃飯,聊到店都打烊了才走,有不少很深的感觸。很可惜的是沒聯絡到九八(松音),不然應該會更有趣吧?

我忽然覺得,每個人其實都不像表面上我們所以為的那樣,其實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故事與他們執著在意的事(不知道怎的,我總會覺得很執著某個理念實現的人很值得敬佩,無論這是什麼樣的理念),儘管在人與人彼此的接觸過程中會有些誤會甚至不合,但很多事情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都會改變甚至消散,或轉化成其他的東西。

回來之後最大的心得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更加謹言慎行,並用自己的方式作自己。待人更要真誠,日後才不會有任何後悔。很多事情或許會吃到虧,但時間久了,真正的好或不好、吃虧或佔便宜,可能標準放長遠來看,利與弊還是很難說的。至少讓自己心安理得吧!

然後我也更加確定我的小說之道:他會是輕鬆愉快的、會是沒有壓力的、會是可以成為朋友的、坦白的,而不會是一個宗教,或任何一種帶有虛偽的刻意運作。

我很慶幸有這樣的一天,雖然表現得好像不太好,雖然覺得自己不太適合這個節目,雖然覺得對工作人員有點抱歉,但我總覺得自己得到了經驗以外,很多很多的東西與想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