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會變魔術喔!你看!」







一個小男孩吸引了于馨的注意,那是一個穿著吊帶褲的小男
孩,膝蓋上還沾著灰塵,這代表著他應該會是一個蠻好動的小傢伙。




小男孩的身邊沒有任何大人,就這樣一個人坐在于馨旁邊的椅
子上,和咖啡廳裡的景物十分的不搭調。





于馨覺得有點奇怪,坦白說從剛剛進咖啡廳開始,她就不曾感
覺到有人靠近她,更不用說竟然會有一個小男孩忽然坐在自己的位
子旁了!即使如此,她還是無法對一個露出笑臉的可愛孩子板起臉


——即使前一刻她還為著某件事而感到憂心忡忡。







「你會變什麼魔術?」于馨順著小孩的話問著,這似乎讓小孩
感到滿足。




「我可以變消失!這樣每個人都看不見我了!」小男孩忽然伸
出短短的小手在空中胡亂比劃了一番。



「現在除了阿姨以外,沒有人看得見我了!」



「喔,是嗎?」于馨勉強笑了笑,小男孩的童言童語的確讓于
馨原本皺緊的眉頭化解了開來。







「阿姨,你是不是有傷心的事?」小男孩裝出老成的口氣,將
整個頭伏在咖啡桌上看著于馨。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媽媽呢?」于馨望了望左右,似
乎沒見著因為小孩不在身邊而顯得著急的大人。




「我坐在這邊很久了!阿姨你都沒有發現!」小男孩嘟著嘴,
將兩手抱住了胸。


「老實說從剛剛開始,我就用魔術讓自己隱身起來了,直到剛
剛才解開讓阿姨你見到!」




「是……是這樣嗎?」于馨當然並不把小男孩的話當作一回
事,不過說坦白話,剛見到小男孩時于馨實在是嚇了一跳。因為從
剛剛她就一直不曾感覺過有誰靠近過自己,或者說從進到這家店開
始,她就一直沒把注意力擺放在身邊其他的事情上。




「你媽媽呢?」于馨站了起來,再度在店裡面四處張望一番。


「我媽媽說他不要我了,所以我就自己隨便逛。」小男孩的臉
上似乎沒有任何一點傷心的表情,故作成熟的樣子讓于馨感到有點
好笑。






看來,這八成是個愛搗蛋的小孩,然後他媽媽喊了一句「你再
調皮媽媽就不要你了」之類的話,接著小男孩就走散了。






「阿姨你一定是有感情上的問題對不對!坐我隔壁的張廖阿
花說,大人會哭都是因為感情有問題才哭的。」




于馨這才把手往臉頰上一抹,上頭的確有著濕濕的液體,而她
竟然自己完全沒察覺到。







「首先,我是姊姊不是阿姨!」于馨彎下腰,把臉湊近眼前的
小男孩。她忽然想到不知誰曾說過,年紀足夠當人家阿姨的女性都
喜歡被叫姊姊,而年紀只夠當人家阿姨的女性都喜歡被叫阿姨。





「再來,姊姊還是要問你媽媽在哪裡,一個人在外面跑來跑去
是很危險的!」于馨伸出食指輕輕點了一下小男孩的鼻尖。





「我早就說過了!我媽媽不要我了。」小男孩嘟著嘴,做出生
氣的樣子。「所以我就自由啦!愛去哪裡就去哪裡,也沒有人管
我!」







「笨蛋!世界上不會有不要自己小孩的媽媽的!」于馨親親敲
了一下小男孩的頭。






是嗎?





才講完這句話,她自己就陷入沈思中。





  眼前不就有一位不要自己孩子的母親嗎?或許幾天之後,她肚
子裡的孩子就要被他們兩人給扼殺……




自己當初是為什麼會踏進這家咖啡廳的呢?才十幾分鐘前的
事,于馨倒是還記得很清楚,即使她多麼希望自己忘掉這一段記
憶……







*** *** ***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