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孕了。」





  在考慮了很久之後,于馨才提起勇氣對「他」開了口。從面前
這個驚慌的男人眼中,她彷彿看到了昨天剛在醫院看到報告時的那
個自己。




  
  「這……」一時之間,男人支支吾吾著,說不出什麼話。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貪戀著一時的歡愉,卻寧可假裝這些
高風險的可能性是不存在。而這種自我欺騙總會在事情發生時的那
一刻起才會清醒。




  
  「我明白,打從我們一開始交往,就說好不打算太快結婚,更
不打算一下子就被小孩或家庭、婚姻給牽絆住。」于馨閉上眼,很
快地說出練習過好幾遍的話。



  「我也不願意勉強你,雖然我也一樣的害怕驚恐……但我需要
一個答案。」
  


  
  「拿掉他?或者……」于馨沒有把話接著說完,那是他們都瞭
解也討論過的事。
  






  一條是像他們現在一樣,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
的路:工作、狂歡、旅行,以及給予彼此足夠自由空間的感情;而
另一條路是跟周遭的許多人一樣:結了婚、有了孩子,然後永遠被
這些負荷牽絆著到一輩子,並且完全變成另一種人,完完全全馴服
在這些生活的枷鎖中。





  
  于馨是個女人,她不是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忽然披上婚紗的樣
子。但伴隨而來的承諾、責任、牽絆……以及即將劃上終止記號的
青春,都叫她一時之間無法想像。
  



  也是這樣的原因,他們兩人才會在一起這麼久。即使如此,一
個女人多少還抱持著一點點的期待,無關於理智。
  




  她只是需要答案,需要在這讓她感到驚慌失措時的一個答案。






  
  
  「馨,我想我們討論過這個問題了。」惟智很快地冷靜了下來,
這是于馨之所以欣賞他的原因之一。
  


  「我想你應該也同意的。相關的費用就讓我來支付,我認識一
家醫院,然後我們找個時間一起去那邊把小孩拿掉……」
  



  



  砰!
  





  沒等惟智將話說完,于馨就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逃?我為什麼要逃?」聲音在腦海裡不斷響著,但于馨不明
白,她不是很早以前就贊同了嗎?她不是也因為不願意被婚姻跟家
庭限制住,才和他在交往前約法三章的嗎?



  
  即使如此,于馨的腿完全不聽使喚的逃、逃、逃……
  



  像是要找到一個地方躲藏起來,好能夠整理一下自己所有的情
緒。一個人真有決定阻止另一條生命出生的權利嗎?她完全沒有答
案。




  
  直到那家咖啡廳躍入眼簾裡—那家他們兩人初次約會的咖啡
廳,於是她直覺地推開了門找到座位,並且點了一杯咖啡。




輕酌了一口咖啡後,她讓液體停留在舌根,讓苦味在嘴裡蔓延
開來,像是可以暫時麻痺掉現實裡的煩悶般。
  










然後……然後這一切就發生了。







于馨很快抹去眼角邊殘留的液體,試著讓眼前小男孩的事轉移
自己的注意力。於是她環視了一下店內其他的客人,想找出是否有
因為孩子不在身邊而著急的父母。
  



  「妳找不到的!媽媽現在不在這家店裡面。」小男孩拉了拉于
馨的裙擺。
  



  「你等一下。」于馨拍了拍小男孩的頭,然後站起身子。
  


  「對不起,請問一下!有沒有哪位認識這個小男孩的爸媽?」
于馨指著小男孩,並稍微放大了一些音量。
  




  店裡的人紛紛轉過頭來,眼神中露出不解。
  



  「看樣子,他的家人是真的不在這裡吧!」見到眾人的表情
後,于馨小聲地自言自語著。
  




  「對不起,小姐。」一個原本正端著盤子的服務生開了口。「您
剛剛說,是……哪位小男孩?」

  
  「就是他啊!這個穿著吊帶褲的小孩……」于馨轉過頭,用右
手指著那位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小男孩。她不明白為什麼服務生要問
這樣的問題,畢竟小男孩不就好端端地坐在那邊嗎?
  



  「小姐,」男服務生的臉上一陣錯愕,但還是很有禮貌地說著。



「沒有任何人在那張椅子上。」
  
  





  于馨完全被這句話給嚇住了。
  





  她努力朝著小男孩的方向看去,無論多少次,那個兩手懷抱著
胸、露出神氣樣子的小男孩就是坐在那裡。
  



  「小姐,那裡的確沒有任何人。」隔壁桌的先生也開口了。「您
還好吧?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這不對啊!
  


  于馨忽然想起小男孩剛剛所說的話。
  




  
「阿姨,我會變魔術喔!你看!」



  「我可以變消失!這樣每個人都看不見我了!」
  


  「現在除了阿姨以外,沒有人看得見我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